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毒药与学费


中国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儿子薄瓜瓜(资料照)

中国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儿子薄瓜瓜(资料照)

在过去的一天里,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解职、停职、并与官方所说的涉嫌故意杀人犯罪的妻子被双双查办的戏剧,再度呈现引人瞩目的多头新发展。

所谓的多头新发展,一头是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据报道在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被毒杀的时候就在犯罪现场,另一头是博谷的儿子薄瓜瓜通过他所在的哈佛大学学生报纸发表声明,声言他的高昂学费不存在来源不正的问题。

*戏剧般的毒杀场面*

星期二晚间,英国《电讯报》发表记者达米恩·迈克尔罗伊和马尔科姆·莫尔联合署名的报道。报道援引外交界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的话说,薄熙来的前心腹,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在2月6日突然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寻求庇护的时候,对美国外交官说,谷开来亲口多次对他(王立军)承认她毒杀了海伍德;海伍德把强灌的氰化物毒药吐出来,于是被再按倒强灌,当时的场面很是恐怖。

《电讯报》的报道说,王立军对美国外交官所说的这些话,跟他后来对中国当局所说的完全一样;这些说法已经在中国官员当中传达。

*官方说法及疑点*

英国《电讯报》的最新报道星期三被国际媒体广泛转载。其他国际媒体显然正在竞相跟进挖掘,预计在今后几天里会有进一步的详细报道。

迄今为止,在薄熙来和谷开来问题上,中国官方对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所公开发表的说法一直是笼统含糊,充满令人好奇和令人生疑的悬念。

对被解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随后被停止中共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职务的薄熙来,中国官方的说法是薄熙来“严重违纪”,即严重违背中共党纪。中共以及中国政府一直没有说明薄熙来究竟在什么时候,在什么事情上违纪,违纪严重到什么程度。

对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中国官方通过其通讯社新华社在4月10深夜所发表的迄今为止的权威说法则是:

“据调查,薄谷开来(薄熙来同志妻子)及其子同尼尔·伍德过去关系良好,后因经济利益问题产生矛盾并不断激化。经复查,现有证据证明尼尔·伍德死于他杀,薄谷开来和张晓军(薄家勤务人员)有重大作案嫌疑。”

*官方说法一系列疑点*

中国官方的说法展示出一系列令国际社会和中国公众好奇的明显疑点和悬念,其中包括:

1)“有证据证明尼尔·伍德死于他杀”,证据是什么?证据在哪里?
2)“薄谷开来和张晓军(薄家勤务人员)有重大作案嫌疑”,如此说法的理由是什么?证据在哪里?
3)谷开来为什么变成了新华社电讯中的“薄谷开来”?
4)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为什么变成了新华社电讯中的“尼尔·伍德”?
5)为什么、以及有什么必要把薄谷的儿子薄瓜瓜扯进薄-谷-海伍德案中?

面对全世界如此这般的严重不解和好奇,新华社对那些疑点和悬念一直保持着沉默。

现在不清楚新华社上述权威报道之所以充满这些长期没有任何解释的疑点和悬念,究竟是因为难言之隐太多不便说出;还是出于蓄意,目的是吸引读者持续关注;抑或是新闻写作过于欠缺专业水准或专业精神。

*薄瓜瓜发言打破沉默*

自3月15日以来,薄熙来和谷开来已经失去了对外发言的自由。

但薄-谷在自由世界的儿子薄瓜瓜星期二打破沉默,通过哈佛学生报纸《哈佛红》网站发表声明,对他所说的“种种谣言和指控”(rumours and allegations)进行了一些澄清。

薄瓜瓜的英文声明写得文从字顺,措辞周全,大方得体,作文水平明显高于报道他父母情况的新华社新闻稿。薄瓜瓜声明的第一段是:

“近来,新闻界对我的私生活给予了越来越多的注意。由于这类传闻,我感觉有责任向公众说明一下事实。我深深关注我家人的情况,但我对正在进行的调查无可奉告。现在不可能一一回应有关我的种种谣言和指控,但我愿意针对某些最为相关的说法陈述事实。”

在这里顺便说一句,哈佛大学学生报纸《哈佛红》(The Harvard Crimson)当中的“红”,所指的是哈佛大学在1875年正式采纳的官方颜色。“哈佛红”与重庆“唱红”的红不是一种红。哈佛红的红有非常具体严格的技术参数(有关参数可见于此处链接),重庆的红则没有,至少是目前没有,今后在可见的将来也不太可能会有。

*对薄瓜瓜声明的评论*

目前尽管中国国内外人们议论纷纷,薄熙来一家是否确实有违法或犯罪行为,有关的事实或证据依然包裹在重重迷雾之中。然而,目前毫无疑问的是,薄瓜瓜明显是一个让父母很操心的孩子。

在最后一次有机会对中外记者发言的时候,也就是3月9日在北京的记者会上,薄熙来特意为薄瓜瓜进行了强力的辩护。薄熙来声言,1)薄瓜瓜不存在学费来源不正的问题;2)薄瓜瓜没有开过超豪华跑车法拉利。

薄瓜瓜在星期二发表的声明回应了父亲薄熙来先前的说法,强调自己没有学费来源不正,也没有开过法拉利,更没有开法拉利去过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薄瓜瓜的这一说法,跟先前报道他开法拉利的美国《华尔街日报》形成了对立。

星期三,《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裴杰(Jeremy Page)发表报道。该报道没有对薄瓜瓜声明的说法提出正面的反驳,而是平铺直叙地陈述了《华尔街日报》方面的事实:

“在去年11月,《华尔街日报》根据了解当时事情的人提供情况,报道了他(薄瓜瓜)开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到美国大使官邸接当时的大使洪培博的一个女儿去参加一个晚餐。”

日本共同社报道说:“这是薄熙来倒台之后,薄瓜瓜首次发表评论。但是,薄瓜瓜只是说‘对正在进行的调查无可奉告’,没有提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是针对薄熙来违反党纪进行调查,以及针对母亲谷开来涉嫌杀害英国商人进行的司法调查。”

*薄瓜瓜学费问题*

在英国留学期间,薄瓜瓜的一些荒唐举止行为(即英语里所谓的antics)流传到互联网上,成为中国国内外许多人饭后茶余品头论足的谈资,以及小报可以用来大报特报的好素材。

但从公共利益的角度出发,严肃的媒体更为关注的是,名义工资有限的薄熙来如何支付薄瓜瓜在英国和美国私立学校高昂的学费。支付那样的学费即使对一般英美中产阶级人家来说也是不容易的。

在最后一次对中外记者发言的时候,薄熙来表示,薄瓜瓜学费没有来源不正的问题,因为他的学费全部都来自奖学金。但薄瓜瓜本人在星期二发表的声明则提出了跟父亲不同的说法:

“我在哈罗学校、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学费以及生活费完全是来自两个来源,即独立挣得的奖学金,以及我母亲慷慨提供的积蓄。那些积蓄是她多年来作为一个成功的律师和作家获得的。”

(My tuition and living expenses at Harrow School, University of Oxford and Harvard University were funded exclusively by two sources─scholarships earned independently, and my mother's generosity from the savings she earned from her years as a successful lawyer and writer.)

薄瓜瓜的这一声明跟他父亲薄熙来先前的声明一样引起疑问。

英国大报《卫报》驻北京记者塔尼亚·布拉尼根星期二就薄瓜瓜的这一声明发表报道说:“他(薄瓜瓜)没有就那些将奖学金的来源做出任何说明。迄今为止,他所就学的学校也拒绝作出评论。”

美国彭博社的报道说:“他没有说那些奖学金来自何方。哈佛大学方面则表示不会评论有多少中国学生获得(哈佛的)就学资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