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香港举行大规模核事故演习


扮成伤员的人士参与香港举行的核事故疏散演习

扮成伤员的人士参与香港举行的核事故疏散演习

香港政府举行多年来的首次大型核事故人员疏散演习。批评人士说,当局在远离市区的小岛上举行市民参与程度低的演习意义不大。

港府星期四上午在距离本港人烟密集区至少15公里远的偏远小岛东平洲上展开为期两天的核事故人员疏散演习。这个人烟稀少的岛屿是距离深圳大亚湾核电站最近的香港社区。当局称,参照国际原子能机构设立的核电站周边20公里为紧急区的标准,东平洲是香港唯一属于紧急区范围的社区,因此安排在这里举行人员疏散演习。
绿色和平组织到演习现场抗议

绿色和平组织到演习现场抗议

演习在中午开始,身上贴有演员标签的参与人员在警员的带领下分多批缓缓步行到达码头,再乘船离开。另外,有多架直升飞机将人员撤离该岛。当局还在演习期间对空气、水源和从中国大陆进口的食物进行测试。

*政府组织演习被指公关动作*
香港东平洲(前)与深圳大亚湾(后)只一水之隔

香港东平洲(前)与深圳大亚湾(后)只一水之隔

香港政府新闻处组织大批记者到东平洲采访这次的人员疏散演习,但大多数记者只能在码头记者区采访,不得进入村庄近距离观察人员撤离情况。记者在现场试图采访官方安排的演习观察员、现场执勤的警方人员以及参与演习的演员,但都遭到政府保安局官员不同程度的阻止。

在现场示威的环保团体绿色和平资深项目主任古伟牧批评政府组织这次演习是为了搞公关,认为在这样的偏远小岛举行很少有平民参与的演习对民众应对核事故的实际意义不大。
绿色和平的古伟牧批评演习不够真实

绿色和平的古伟牧批评演习不够真实

古伟牧说:“我们觉得这次的演习跟现实、真实的核灾难是完全不同的故事。我们可以从福岛核事故吸取教训。这次演习,政府事先安排四间中学的学生上岛,再安排搭第几艘船,逐批地离开,还分配哪些人搭直升机,哪些人搭船,在现实的核灾难里面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安排。”

*港府:演习有实质意义*
香港保安局长李少光称演习具有实质意义

香港保安局长李少光称演习具有实质意义

香港政府保安局局长李少光说,本次是香港历年来最大的一次核事故演习,政府各部门都积极参与,为提高香港政府部门应对核事故的能力具有实质意义。

李少光说:“我们这次主要想测试几个项目,第一是我们的反应,我们的沟通,以及各部门的配合。当然,如果那些观察员觉得我们可以在哪些地方可以改善,我们很欢迎他们的意见。”

政府向媒体分发的资料显示,多名本地和国际观察员在演习现场观察了这次行动,他们包括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顾问、英国和法国等国家的核技术专家,以及来自中国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的专家。

据香港媒体报道,过去几年,大亚湾核电站发生多起核事故,但中国大陆当局和香港政府都没有及时通知香港民众,引起民众的不安和不满。一些香港议员指责港府不敢向北京反映港人对核安全问题的忧虑。当局称,大亚湾核电站过去发生的几次事件不足以对香港公众构成威胁。

*港人对中国大陆核电感到不安*

不过,去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在大地震和海啸引发的严重事故后,香港立法会亲北京议员罕见地与民主派议员联手通过一项议案,敦请中央政府全面审查目前正在实施的核能发展计划,以最严谨的标准对兴建中的核电站进行安全评估。

环保人士古伟牧说,当局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减少对核能的倚赖,从根本上解决核安全问题。

香港政府环保局局长邱腾华曾表示,新界和九龙的电力供应有三成来自从中国大陆引进的核能,香港目前无法摆脱对核能的需求。

立法会议员陈伟业说,距离香港两百公里以内、中国大陆目前正在营运、兴建或者筹划兴建的核电机组多达二十个,他说这是威胁香港的定时炸弹。

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曾宣布对在建的和正在运行的核设施进行了全面安全大检查,并暂停核准新的核电项目。但是,全国政协一名官员上个月透露,政府会在近期内恢复新的核电站审批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