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重庆人谈反思 聚焦以黑打黑


许多重庆市民仍然对前领导人薄熙来称赞有加。图为重庆市熙熙攘攘的街道资料图

许多重庆市民仍然对前领导人薄熙来称赞有加。图为重庆市熙熙攘攘的街道资料图

薄熙来事件发生后,许多重庆市民仍然对该市这位前领导人称赞有加。与此同时,一些知识分子开始进行反思。重庆到底应该从中吸取哪些教训?

孙发荣是重庆一名律师,也是中共党员。两、三年前,打黑除恶行动正在进行当中,她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句话:忧党之心长存,现在更甚。薄熙来倒台后,孙发荣的心也未能完全放下来。

*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她认为,重庆应该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她说:“因为现在实际上这样情况给人们的思想还是造成了相当的混乱。这样的混乱就一定需要正本清原、拨乱反正。理清思想,应该说在重庆来讲非常重要。要不然的话,党中央做出这样重要的决定,能不能得到很好的落实,说实在的,我觉得都可能打问号。”

孙发荣说,打黑是应该的,但打黑应该是公安机关和有关部门的常态化工作,不应搞成声势浩大的折腾,以致在很多方面违背了法治精神。

她说,要让老百姓知道这些人违反法律、忽视法治的行为。

她说:“当时王立军把所有的处长全部就地免职。我们的公务员法,干部管理条例,组织部对干部一步一步的公示考核,一个人就可以把它否定了,还要法律干什么啊!”

*人大政协旁听作秀*

打黑过程中,法院部门曾组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庭审,庭审后还邀请他们座谈。这种做法受到法律界人士的批评,被指违宪,干扰法院独立审判。

针对此事,周立太律师表示,他虽然没有看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与讨论,但是他们旁听却是他亲眼所见。

他质问道:“公安怎么抓,检察院怎么诉,法院怎么审,律师怎么辩,法院怎么判,以法律为准。有必要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吗?这就是纯粹的作秀!”

谈到打黑,民间学者王康表示,一些勤俭起家、比较遵纪守法的企业家也被统统打成黑社会,破坏了法治。

他说:“王立军当时给这些办案的人说,你们不要有任何的法律障碍,也不要有任何的政治障碍,也不要有任何的人道上的障碍。该怎么弄就怎么弄。”

*自由空间受限*

重庆市民对于薄熙来、王立军赞扬最多的是,社会治安的明显好转。博客作者Alan Zhang同意,小偷确实少了一些。

但是他说:“另一方面讲,并不会感觉到真的是一个很自由的空间了。街上小偷是少了一点,但是你有可能在网上说了一句话不小心惹到他们中的某个权势者,可能就会被带走。这是另外一种不安全。所以这是要让我们反思的一个地方。”

有人认为,在中国这样的共产党国家,唱红歌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可是批评人士指出,薄熙来在重庆搞红旗漫卷、大唱红歌,甚至想把它推广到全国,无外乎是想树立自己根红苗正的正统地位。

Alan Zhang说,推行唱红的具体做法也很成问题:“比如,你那个区县没有做好的话,就说你的政绩不好。学校的学生不参加,评优秀学生之类的,入党都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挺狂热的。唱歌很正常,但是他用行政力量,然后强迫你去唱指定的那些红歌。不去唱就不行。”

一些人还对中国媒体提出批评,认为媒体在唱红打黑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盲目崇拜*

Alan Zhang说,在官方媒体的宣传下,薄熙来成了一些重庆人的精神寄托,有人对他的依赖和崇拜已经到了盲目的地步。

他说:“虽然他没有在大街上树立他的雕像,但是达到的效果是这样的效果,比如说媒体每天的版面都有他的重要的讲话,经常会推出很多的宣传的理念出来。所以唱红打黑这些都成了人们对他崇拜的一些因素。”

分析人士说,在官方媒体上,薄熙来就像当年的周恩来总理一样,每天工作到凌晨一两点钟,为人民付出了许多,牺牲了自己的时间和家庭,而其他私下生活到底怎样,则无人知晓。所以,薄熙来的倒台使很多重庆人大为震惊,无法接受。

*如何反思?*

王康认为,薄熙来工作能力强,英语很好,也有世界眼光,比北京那些庸碌无为的官员有个性得多。

他说:“他不是一个平庸的官员。他确实是敢做敢为。我不是全盘否定他。我否定他的是,他误判了中国,他对中国开的药方,包括重庆模式的本质,是回到毛泽东时代。我是绝对不赞成的。”

至于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在进行哪些反思,其详情无从得知。美国之音曾联系当地官员,希望进行采访,可是他们只请记者喝茶,却不愿回答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