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广州举政改牌示威者有望近日获释


一个月前在中国广州市大街上打出要求政治改革标语的几名活动人士有望陆续获得释放。据信,警方曾诱迫家属不要请律师。

今年3月31号,几名活动人士在广州市天河区龙洞街头聚会,并在大街上打出了要求中国高层官员公布个人财产、推动政治改革的标语。一天后,参与者相继被警方刑事拘留。

据信,一共有六人参与了举标语牌的行动。他们被一些网友称为广州举牌六君子。

上星期天4月29号,最先被拘留的青年黄文勋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获得释放。另一位活动人士肖勇据信也会在今天5月1号获释。不过,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二打给肖勇和他妻子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黄文勋:举牌内容和方式合法*

已经回到广东省惠州家乡的黄文勋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几个人提出的政治诉求和提出的方式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当局将他们拘留是违法行为。

黄文勋:“我们只是行使公民的权利,而我们所聚会的内容、所举牌的内容,全部都是支持政府政治改革,没有任何反对国家、反对政府、反对人民的内容。我们所有的活动内容都是合法的。”

广州举牌六君子被刑事拘留的消息在网上传开后,一些公益律师分头与他们的家属取得联系,希望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

*当局诱迫当事人及家属不请律师*

广东省江门市律师王全平说,他经过一番波折到惠州市弗罗县乡下找到了黄文勋的家,家中年迈的父亲在律师委托书上签了名,可后来发生的事情令王律师深感不安。

王全平说:“我们律师把手续交给办案部门之后,办案部门没有安排我们会见(当事人),而是跟家属做了很多工作,跟当事人做了很多工作,说不需要律师去帮助他们。有这种情况出现。(结果)几个律师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当事人。”

黄文勋获释后回到家,才从父亲和其它亲属那里了解到,当局派了人到家里诱迫父亲签署辞退律师的声明。在那之前,他已经拒绝了当局提出的同样要求。

黄文勋说:“我刚刚回到家里,向家里人了解到情况。国保他们来过我家,在律师来之前已经到过我家了解情况。大约22号,他们跑到监狱去询问我,对我说,‘你要交5000块押金,还要签一份不请律师声明,你才可以出去。’我表示抗议。我说:‘一份钱也不会交,你们要我就继续坐在监狱,要么将我无罪释放,要么判我刑’。”

王全平律师说,执法当局诱迫家属不请律师的原因是不希望让熟悉法律的律师看到他们在办案时的违法行为。

王全平说:“律师对法律比较专业。办案部门如果有什么违反程序的情况,或其它违法办案的情况,律师一下可以看出来,所以他们不想要律师介入。 我估计这是主要原因。”

*采访公安局受阻*

美国之音星期二下午致电对黄文勋实施刑事拘留的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了解情况,派出所值班民警说记者可以致电海珠公安分局公关科。公关科的张姓警官又对记者说,需要查验记者身份并报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宣传科批准,但他称一时找不到上级单位的传真号码,要记者稍后再打电话要号码。可是记者稍后再致电张警官时,他再没有接听电话。

根据中国法律,公安机关对重大犯罪嫌疑人的刑事拘留可以长达30天,之后必须向检察机关申请对嫌疑人实施逮捕,检察机关在7天内做出批准或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王全平律师认为,司法机关很难为这几名活动人士定罪,因此黄文勋获释后他的几位同伴都应该会在未来一个星期里陆续获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