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阿富汗政治发展滞后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5月2日在喀布尔签署战略伙伴协议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5月2日在喀布尔签署战略伙伴协议

阿富汗和美国的领导人签署了一项战略伙伴协议,为美国作战部队撤出阿富汗之后美国继续致力于阿富汗的工作规划出大纲。美国和盟国在阿富汗的大部分工作一直都与安全有关。但是阿富汗的政治发展却没有跟阿富汗所得到的安全协助同步并进。

新协议要求美国和阿富汗在2014年底前美国作战部队计划撤出阿富汗之后,两国继续保持伙伴关系。协议内容包括美国继续为被统称为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阿富汗武装部队和警方拨款,协助他们进行训练,提供装备、顾问以及维持国家安全部队的持续发展。协议还呼吁强化阿富汗的政府机构。

*批评:美国没有为阿富汗政治发展作投资*

前阿富汗驻美大使贾瓦德说,美国对阿富汗政治发展所下的功夫与经费远远不及建立安全机构。贾瓦德说:“把安全责任转移给阿富汗安全部队,把阿富汗经济逐步从契约经济转移到私营带头的经济,目前正在进行之中,而且要比政治过渡来得更有条理,更为蓬勃。”

*阿富汗政府问题重重*

阿富汗政府结构是2001年的波恩协议制定的。这个协议是塔利班被赶下台之后签订的。波恩协议要求阿富汗采取总统制,并且设有国会和司法部。但是分析人士指出,阿富汗政府腐败充斥,政府在全国许多地方无法执行命令,甚至是西方国家所支持的区域。

美国陆军战争学院的拉里古德森教授表达了他的个人观点。他说,北约过度地将主要目标放在安全进展方面,目的是让西方国家的部队能撤出阿富汗,而不管阿富汗的政治体制稳固与否。

古德森说:“重心一直都放在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发展上,我把它称之为安全进程或安全部队阿富汗化。 如果这种状况达到了北约愿意保证的程度,而且有一个政府,那么不论这个政府是否能运作,是否有能力治理社会,西方国家都可以撤出阿富汗,这种方式会有意义的。“

*卡尔扎伊后继无人*

波恩协议制定之后,阿富汗有一位主要的执行人那就是卡尔扎伊,但是他的任期到2014年届满,美国作战部队也要在同一年离开阿富汗。根据宪法,卡尔扎伊不能寻求第三任。分析人士说,现在大家还没有看到一位能取代卡尔扎伊的人物,部分原因是,年轻人没有为日后接掌政府职务接受有系统的培训。

*阿富汗政党之间互不信任*

阿富汗的政党发展也停滞不前。美国前资深外交官麦克尔(Mike Malinowski)对南亚事务有广泛经验。 他说,阿富汗政党互不信任其来有自,因为上世纪90年代初期,政党深深卷入内战,内战导致塔利班崛起。

麦克尔说:“大部分阿富汗人想到政党时,就会想到阿富汗人民民主党,以及这个共产党组织内部派系之间的冲突斗争;或者人们会想到巴基斯坦在其境内所创立的几个派别,这些派别资助阿富汗的后勤和政治抵抗运动。因此人们对政党很不信任。当然,属于政党的人看不起政府。“

*塔利班会先抓权力再做打算*

美国和塔利班份子接触,试图把他们带到谈判桌来。 但是塔利班要的是什么呢?前阿富汗驻美大使贾瓦德认为,塔利班可能愿意分享权力,但是会坚持在司法制度方面保有审判权,而阿富汗的司法制度岌岌可危。

贾瓦德说:“ 塔利班肯定有意掌握政权。他们愿意分享权力,或拥有全盘权力?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在阿富汗没有一个监督和执行谈判的机制,那塔利班会愿意分享权力,权力先抓了再说,然后再为全面掌权进行斗争。“

*阿富汗必须与塔利班和邻国达成协议*

前英国驻阿富汗大使,也是前英国派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特别代表考伯科尔斯一直要求跟塔利班进行密切谈判。由于他在阿富汗政策上和他的政府有分歧而于2010年辞去外交工作。他把自己的工作经验写成一本书,书名是《来自喀布尔的电报》。他说,阿富汗政府同塔利班以及邻国达成协议绝对是稳定阿富汗政治和政府机构的关键做法。

考伯科尔斯说:“阿富汗的宪法不可行,没有代表阿富汗的政治历史和地理特性。但最重要的是,阿富汗还没有跟敌人,也就是塔利班和暴乱分子达成协议。阿富汗也还没有跟邻国达成协议。因此,当我们的军人明年不再战斗时,和平就难以维系。我担心,阿富汗的前景会非常黯淡。”

本月晚些时候,北约将在芝加哥举行高峰会,预期阿富汗问题将是会议的首要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