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陈光诚美国友人批中间人让陈反悔


中国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

中国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

受中国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信任的美国法学教授科恩帮助陈光诚接受了让他离开美国使馆的安排。科恩说,陈光诚当时很高兴。这位美国中国通希望“中间人”不要破坏原本很好的协议。然而,同样深受陈光诚信任的旅美维权人士傅希秋说,在使馆的陈光诚是在信息不充分的情况下决定留在中国的,他有理由“后悔”。

科恩教授(中)和柴铃(左)等人2011年11月1日戴着墨镜出席国会听证声援陈光诚

科恩教授(中)和柴铃(左)等人2011年11月1日戴着墨镜出席国会听证声援陈光诚


*科恩教授:陈光诚愿意留在中国上学*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科恩(Jerome Cohen,他还有个中文名字“孔杰荣”)在接受美国之音英语部记者采访时说,陈光诚在美国使馆的时候和他通过电话。科恩否认陈光诚是在威胁下走出使馆的。

他说:“我们(他与美国官员)没有任何人说过我们知道如果陈拒绝离开使馆他的妻子生命会受威胁,甚至连陈光诚也没这样说。我不怀疑有这种情况会发生,但我认为,他做出(离开使馆)决定的时候,并不知道有这回事。也许他知道这回事以后害怕了。他有充分理由害怕重新把自己的头塞到恶龙的嘴里。但他当时也想在中国发展事业,而不是甩手离开中国。”

科恩教授说,陈光诚当时很高兴,并盼望能上大学深造。

他说:“我最后一次和他谈话时,他同意,这样的设想很令人兴奋,很不错,他可以留在中国。虽然他意识到有风险,但他知道这是值得的,因为这样他可以和家人团聚,还让他平生第一次有机会可以正式修习法律,并且在中国境内外建立合作关系,努力把中国建设成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
傅希秋博士接受美国之音电视采访(资料)

傅希秋博士接受美国之音电视采访(资料)


*傅希秋:陈光诚后悔 希望尽快来美*

不过,海外中国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的主席傅希秋博士却坚持认为,陈光诚是在信息不全并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做出了让他后悔的决定。

傅希秋和科恩都是陈光诚在海外的长期声援者。在陈光诚逃入美国使馆后以及走出使馆后,美国官员和傅希秋有过接触,他也在5月2日和已住进医院的陈光诚通了电话。

傅希秋说,美国政府官员曾转告陈光诚说,如果他不离开使馆,中国政府就要把已到北京的妻儿送回山东的东师古村。傅希秋对美国之音中文部说,这样的威胁是促使陈光诚5月2日走出使馆的转折点。

他说:“他的心态上马上就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威胁来到了。这天就变成了最后重别的日子。如果他留,就意味着见不到他的家人了。”

傅希秋说,陈光诚和妻子袁伟静见面后,得知在他出逃后,妻子曾被抓到刑警队受到折磨和威胁,而到了朝阳医院后,中国外交部官员又警告袁伟静说,如果陈光诚不出来,他们就要把她送回东师古去。

傅希秋说,陈光诚如今希望尽快携家人来美国。他说:“光诚亲自跟我说的,说他希望尽快得到帮助,为他呼吁。他觉得最好的方式还是离开中国。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确实是后悔了。”

*科恩:中间人休添乱 人权界勿内斗*

科恩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听到陈光诚走出使馆后又表示希望来美国的消息感到意外。科恩说,他担心“中间人”(intermediaries)干扰陈光诚,把原本很好的安排破坏了。

科恩说,“让我担心的是现在的这些中间人,---所有那些写博客和发推特的人,他的那些朋友们,那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和不实信息,还有很多其它组织,有些在海外。我们要小心,人权界尤其是要小心不要陷入内斗。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棒的协议。我们要检验中国政府,看它是否真正落实协议。我们也必须落实协议。这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陈光诚,而这需要给他一段时间,让他从这场磨难中恢复元气。”

*傅希秋:给陈光诚更完整信息做正确决定*

傅希秋不否认陈光诚出来后改变主意跟他的亲友施加影响有关。不过他说:“这个因素肯定有,但是这只是给他提供一个更完整的信息,让他做出一个更全面的决定。这说明前边的决定是被误导的。即使他后悔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信息不对称嘛!没有完整信息情况下做出的决定肯定是错误的。”

陈光诚案原本是中外人权人士与中国当局的斗争,如今,随着事件出现了新的转折,陈光诚支持者中间产生了分歧,奥巴马政府也遭到一些维权人士和国会议员的质疑。5月3日这天,美国政府和民间组织都就陈光诚案举行记者会,国会议员也举行紧急听证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