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陈光诚的故事与寓意


5月2日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陪同陈光诚前往医院

5月2日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陪同陈光诚前往医院

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因为帮助山东临沂家乡妇女运用法律对抗地方政府野蛮计划生育政策而遭受长期迫害的故事,已经借由国际媒体的广泛报道而在全世界广为人知。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美国公众和政界的压力,陈光诚逃脱非法拘禁虐待、进入美国驻华使馆又离开使馆的故事更为详细的细节近日来也开始浮出水面。

*英雄、美女、侠客*

无论是古代世界各国的浪漫传奇,还是现代美国西部片,一个撩人心弦的好故事,必须要有一个或一串的好悬念,还要有英雄和美女冲破险阻,达到自己期望达到的目的的情节桥段。

就盲人陈光诚的故事而言,迄今为止让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千百万人最好奇的悬念恐怕是:一个自2010年以来一直被非法囚禁在家、周围24小时总是有几十个虎视眈眈、凶神恶煞的全职流氓打手看守、而且跟外界切断通讯联系的盲人,怎么会逃得出来跟一个千里之外、素昧平生、从未谋面的南京美女侠客接上头,最后进入美国驻北京使馆?

南京、北京、盲人、美女、侠客,千里呼唤,辗转相会,最善于编造故事的人,怕是都难以编造出这样美丽而离奇的故事。

陈光诚逃脱的故事无疑具备一个好故事的全套要素。首先,陈光诚被全世界千百万人看作是英雄,因为他敢以一人之力对抗他以及他千百万支持者眼中的不义的强权。再者,在他逃出非法囚禁之后接应他去北京的南京英语教师何培蓉则被中国人誉为美女侠客,因为 1)她看上去是个标准美女(至少照片上是);2)她千里走单骑救人的侠客行动,在赞美者眼中看来毫无争议地证明了她是坚守信义、抑强扶弱的标准侠客。

图为帮助陈光诚逃离的何培蓉资料照

图为帮助陈光诚逃离的何培蓉资料照

*英雄美女,角色调换*

一个好故事,还必须是一个突破俗套、颠覆俗套的故事。在中国和西方传统侠客或骑士故事中,大都是英雄救美女。但陈光诚的故事却是反过来,不是英雄救落难的美女,是美女救落难的英雄。

美女侠客不计个人利害救助陈光诚的消息传出之后,何培蓉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世界名人,获得粉丝无数,并且让无数的中国人发出身为中国人的悲叹,同时又为当今中国出产了这样的女侠而感到身为中国人的自豪和骄傲。

在过去的两年里,至少几百人,包括中国公民、外国记者、外交官、外国电影演员不知多少次试图到东师古村探访陈光诚。仅仅是何培蓉一人就冒险尝试了6次。但她和其他所有陈光诚的支持者都被那些流氓打手在村外拦截,阻挡、殴打、抢劫、打退、强行绑架走,始终没有一个人能突破重重封锁线见到陈光诚。

因此,陈光诚出逃的消息传出之后,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禁搔首纳闷,惊叹“这是怎么回事?真是神了,真是奇了,怎么可能?”

一时间,一个长期被非法囚禁、死死看守、与世隔绝的盲人,如何跟一个千里之外的支持者接上头,就成为成千上万的世界媒体记者最想解开的悬念。

*《南华早报》不负众望*

一向以报道中国新闻精准透彻而闻名的香港英文《南华早报》不负众望,星期二发表记者余咏恩(Verna Yu)采访何培蓉的报导,为读者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详尽的陈光诚逃脱的细节。这些细节说起来十分寻常,又十分不寻常,十分符合最巧妙的文学情节设计,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陈光诚装病多日,麻痹了看守,然后找一天趁着黑夜的掩护,翻墙出逃,跌跌撞撞;他将近20个小时不吃不喝、昼伏夜出,摸摸索索,摸着逃出当地政府耗费上千万重金雇用的上百名流氓打手重重布防的东师古村;他因为无法看路,曾经跌进河里;他因为翻一堵高墙而摔断了一只脚;他一路受到素昧平生的好心人的帮助,尽管许多人心存恐惧,但没有一个人告发他;最后有一个好心人帮他用电话跟何培蓉接上了联络;当时人在北京的何培蓉立即驱车6个小时南下,再花了几个小时找到了陈光诚,然后把他送到北京,转交给另一拨支持者,再由他们转送给美国外交官。

*情理与女侠*

西方政治学中有一个基本的预设,这就是凡是人都有可能做恶,因此对政府和政府领导人必须有强力的监督制约(如三权分立的制度安排,或以恶制恶的政治理念),以便使之不能做恶,或不能做大恶;与此同时,人也都有向善的倾向,从而使社会公益或公义成为可能。

陈光诚逃出非法囚禁、一路得到好心路人帮助的故事,显示了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任何时代都极为普通的一个情理,这就是普通人当中存在着任何强权都难以完全压抑和扼杀的善心,或恻隐之心。

何培蓉说,至少有6人协助陈光诚逃亡。她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的时候说,她之所以要不计个人利害、奋不顾身帮助陈光诚,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她看不下去这样一个人受苦受折磨;她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的人承担风险帮助他人:

“社会的品质有赖于生活在社会中的人的品质。我希望大家都能挺身而出。真要是那样,世界就会变得更好。”

一个极为普通、极为标准的侠客说法。

*美国方面一度遭猛批*

假如说,北京学者侠客郭玉闪和南京美女侠客何培蓉因直接协助陈光诚逃离非法囚禁,因而受到来自全世界四面八方的热情、热烈赞美,那么,一度收留陈光诚的美国驻华使馆则是另一种风光。

在陈光诚出逃的消息传出之后,在陈光诚进入美国使馆的消息被世界媒体普遍报道之后,美国使馆和美国政府、甚至美国总统奥巴马持续一个星期对陈光诚是否在美国使馆内的询问不置可否,不承认也不否认,使赞美者和批评者都不好说话。

到了5月2日,在美中战略和经济对话即将开始的前夜,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前往北京医院就医。他住院几个小时之后就表示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美国使馆、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奥巴马政府随即受到来自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强烈、激烈的批评。

批评者包括许多普通中国人,也包括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美国国会议员、国际人权组织、美国媒体、美国学者、美国民众。批评者的强烈批评的内容大致包括:

1)把陈光诚这样一个举世闻名的受迫害者再送给迫害者,违反基本道德道义准则,违反美国基本价值观,让美国蒙羞;

2)美国如此以牺牲人权、逼迫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的方式追求跟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是本末倒置的不智之举;

3)美国外交官居然相信视践踏诺言为家常便饭的中国官方为陈光诚作出的安全保证,显示了美国外交官们天真得可怕,不了解中国的ABC,不了解中国政治的ABC;

4)美国外交官在护送陈光诚进入北京朝阳医院之后没有继续持续陪伴陈光诚,使他再度陷入恐惧之中,是不负责任。

*美国方面的声辩*

面对震耳欲聋的强烈批评声浪,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5月3日在北京对国际媒体明确否认使馆曾经以任何方式给陈光诚施加压力,要他赶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之前离开。骆家辉说,陈光诚离开完全是出于自愿;在此之前通过美国的斡旋,中国政府和陈光诚达成一系列协议,即

1)陈光诚及其家人迁居中国另一个地方,中国政府提出七所大学和地方供他选择;2)他将获得大学教育,学费、生活费和住房由政府支付;3)他住院治疗期间,中国政府将听取他受到虐待的投诉,进行全面调查。

然而,在洪水滔滔般涌至的批评声浪面前,骆家辉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声辩显得那么苍白和虚弱。

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就陈光诚问题发表了好几篇社论。5月5日星期六,该报再发表一篇社论,认为奥巴马政府或许是失算,忙着要在一年一度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开始之前匆匆让陈光诚接受一个不怎么好的协议,以免干扰美中高级官员的年度会谈,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在即,美国方面可以更好地跟中国方面讨价还价,为陈光诚争取到一个更好的协议。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老资格的共和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要求美国国务院全面提供有关陈光诚的全部外交电文,包括保密电文,以确认奥巴马当局是否为了跟中国举行高级官员会谈而牺牲基本的人权原则。

*奥巴马政府的详细声辩*

来自舆论和政界的强烈批评,显然让美国行政当局坐不住了。于是,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近几天来向报界透露了陈光诚进入使馆之后的情况和离开使馆的详情,为奥巴马政府提出了详细而具体的辩护。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记者乔什·罗金星期一发表博文,引用美国行政当局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的话,一条一条地反驳了批评者的批评。那位高级官员表示:

1)美国使馆确实是急于让陈光诚早日离开使馆前往医院就医,但不是为了美中外交,而是为了陈光诚的生命安全;因为在进入美国使馆之后,陈光诚身体状况极差,极端疲劳,浑身疼痛,晕头转向,直肠大量出血,使馆医生担心他已经是肠癌晚期,性命难保,但因为缺乏必要的医疗设备,使馆医护人员无法确诊;另外,陈光诚的脚骨骨折也无法在使馆内得到适当的治疗,因此急需让陈光诚尽快就医;

2)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即将开始之际,是中国方面而不是美国方面更急于甩掉陈光诚这个烫手山芋,因此,美国使馆方面不存在为了美中高级会谈而匆匆促使陈光诚接受对他不利的协议的问题;

3)美国外交官一点也不天真,更不是一点也不了解中国的政治;美国外交官坚持跟中国外交部谈判,并坚持明确确定中国外交部提出的有关陈光诚的保证都是得到中国最高当局的批准和承认的;事后中国方面的行动也表明,中国当局遵守了所有的有关如何对待陈光诚的协议;

4)陈光诚到医院之后的第一天,美国外交官没有到医院陪伴他,导致陈光诚再次感到恐惧,也导致外界误以为中国当局切断了美国外交官跟陈光诚的联系,其实那都是误解;美国方面先前就一直计划好了让他在医院做一整天的医疗检查。

检查结果发现,陈光诚大量便血不是癌症,而是胃肠炎。

*故事的寓意和争议*

时至今日,陈光诚出逃、进入再离开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大致故事情节已经浮出水面。当然,这都是陈光诚的支持者和美国方面的一面之词。世人正在在期待中国政府方面的一面之词。

从各种迹象来看,美国奥巴马政府官员所说的陈光诚故事或一面之词应当是不会太离谱,因为他们必须顾忌假如撒谎,会给咄咄逼人的国会议员严厉追查,导致吃不了兜着走的大丑闻。

盲人人权活动家、律师陈光诚出逃的新闻已经给世界各国千百万人看作是现代传奇故事。假如说,任何故事都有一个寓意,陈光诚故事的寓意又是什么呢?

它的寓意或许是:这个世界充满邪恶、狡诈、丑陋,但这个世界也到处可以见到美好,到处可以碰上好人,有时候好人也是美人。

毫无疑问,这样的寓意肯定是富有争议。比如,对什么是美好,什么是好人,什么是真善美,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及其政府就跟世界许多国家的公众看法南辕北辙。

中共及其政府一直明里暗里要求中国大陆公众相信,所谓的普世价值观不过是国内外敌对势力试图颠覆中共政府的武器或幌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