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台湾两党人士对二二八歧见仍深


影响台湾社会深远的二二八事件纪念日即将到来。虽然已事过多年,但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的人士对于二二八的定义,以及如何处理相关事宜,还是有很大的分歧。

1947年2月底由于一起在台北市的私烟查缉血案,而引爆冲突,之后不满情绪和对峙蔓延到全台湾。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采取的镇压手法,导致许多伤亡。估计死亡人数从1千多人,到数万人的说法都有。这起俗称的二二八事件,对于台湾日后的民主化影响甚大。

在二二八事件63周年纪念前夕,国民党和民进党都举办纪念活动,但两党对于该事件的看法却有很大的不同。

民进党籍立法委员管碧玲认为,二二八事件是“从中国史观转向台湾史观的转捩点”。她讲述她认为二二八事件在台湾历史与政治上的意义:“二二八它最重要的是,台湾的前辈在经过日本统治,然后心向祖国之后,第一次被外来的祖国的政权全面镇压的一个历史。所以以台湾史的发展来讲,是台湾真正脱离中国汉民族的祖国意识,真正斩断祖国意识的事件。在政治发展的历史上,也可以说是台湾走向想自己建立自己国家的一个开始。”

*二二八事件促成台湾民主化*

管碧玲认为,二二八事件发生时,台湾的民怨累积而爆发,而从过去一年来立委补选和县市长选举,以及本次4席立委补选民进党拿下三席的情况来看,当今人民同样对政府不满。但是现在民怨能够透过选票来表达,是珍贵的民主经验,也是二二八事件促成的民主成果。

国民党籍的立法委员罗淑蕾认为,二二八事件是当年所谓族群撕裂之后造成的冲突,但是经过多年的融合后,应该渐渐将伤口抚平。她说:“二二八对台湾来讲是一个悲剧。台湾最让人觉得跟一些共产国家不一样的两个最重要的精神就是,一个是言论自由,一个是岛内的民主。这都要靠各类的族群,不管你是原住民,或者是俗称的福佬人,再来是外省籍的族群,大家都能够融合在一起,共同为这片土地奋斗。所以二二八其实是值得我们纪念,而且是值得我们省思的日子。”

罗淑蕾并认为,两次政党轮替,陈水扁和马英久分别被认为是本省籍和外省籍,都担任过总统,更证明了台湾在民主化之后,族群渐趋融合。

*如何提起、如何放下,意见分歧*

不过,管碧玲委员则认为,即使经过多年,二二八事件依旧没有真相大白。她说:“真相并没有真正的显露出来。台湾人民相当的温和,在台湾如果我们要去建立战争犯罪的制度,在台湾普遍的民意并不支持,这是台湾很特殊的现象。但是即使我们不去审判当时的屠杀者、侵犯人权的元凶,但是我觉得,你可以不审判他,但是你不能够不定位他。”

108位二二八受害者与家属,在日前委托律师,控告国民党,要求国民党捐出新台币20亿党产作为二二八国家纪念馆运作基金。对于这样的指控,国民党籍的立法委员罗淑蕾认为是政治手法。她说:“台湾政府已经对所有二二八的家属补偿了,也承诺要盖二二八纪念馆、二二八纪念公园,也成立了二二八基金会。大部分二二八的家属都觉得很满意了,所以到底是哪一些,每次到二二八的时候,又要把这种议题来操作。就好比是个伤痕,好不容易伤口快弭合了,已经结疤了,问题是到二二八,就还要把结疤的部分剥开,又让它继续再流血。”

*二二八相关基金争议*

今年二二八事件的中枢纪念仪式将在台南二二八纪念碑前广场举行,马英九总统将参与追思。国民党籍的台北市长郝龙斌也出席了台北二二八纪念馆艺术特展。不过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批评国民党并没有真心反省,而管碧玲委员也指控国民党言行不一,并非真正面对二二八事件。她解释说:“他们从中获利啦。藉由这种活动来欺骗民心,但事实上他们是言行不一致的。当他在纪念228活动的时候,他就承诺说我要二二八基金会,然后国家的二二八纪念馆一定要加速盖起来。但是过了以后,到立法院就去删除二二八纪念馆跟二二八基金相关的预算。”

罗淑蕾委员驳斥这样的指控。她说:“不是,立法院没有删除预算。我们有提拨钱给一个二二八的基金会,那他们应该要把基金的运用情形、帐目要很明确的公开,还要把整个帐透明化。但事实上就是因为他们二二八纪念馆还有二二八家属自己内部问题也很多嘛,立法院是说希望他能够先把他们帐户还有这些问题先厘清。你不能说一直叫政府拨钱、一直拨钱、一直拨钱,到底怎么样的运用都不知道,那这样立法院要监督什么?这个都是有心人在操作啦!”

两位美国众议员加勒特(Scott Garrett)和马钱特(Kenny Marchant),在2月25号将纪念二二八事件63周年的声明载入国会纪录,赞扬该事件为台湾的多元民主化铺路。而讲述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的电影《被出卖的福尔摩沙》,也于本周末起在美国各地主流戏院陆续上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