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亚洲国家担心美国逐步撤出亚洲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新西兰、越南、泰国、新加坡等国领导人在APEC马尼拉峰会上(2015年11月19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新西兰、越南、泰国、新加坡等国领导人在APEC马尼拉峰会上(2015年11月19日)

美国总统大选的正式选举还有差不多两个星期的时间。亚洲国家密切关注美国大选的结果。不过,分析人士指出,由于两党总统候选人在亚太经济和安全政策上的一些言论,亚太国家担心,美国新总统是否会继续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美国是否会退出亚洲?

新加坡担心TPP无法得到批准

星期天,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表示,如果美国不批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那美国在亚洲的地位将遭受“重大挫折”。TPP是美国与其他11个亚太国家签署的经济协定。

尚达曼说:“TPP不仅仅涉及直接经济利益。它还关乎美国的声誉,关乎美国的开放态度,以及深入构建双边利益的意愿。”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认为,新加坡这是在担心,协议失败后美国会逐步撤出亚太地区。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八月份访问美国的时候,他的表达最清楚,他说,对美国的朋友和伙伴来说,美国能否批准TPP是对“美国的可信度以及真诚度的一个试金石。”

新加坡不是唯一一个担心美国可能会弱化在亚洲地区存在的国家。随着美国总统竞选的深入,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在亚太经济和安全政策上的一些言论让很多亚洲国家担心,美国可能会退出亚洲。

川普对亚洲的安全架构和贸易架构都提出挑战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在选举中几次指责美国在亚洲的长期盟友韩国和日本没有支付足够的安保费用,他要求这两个国家补偿美国,否则就威胁撤出在两国的驻军。他甚至表示,日本、韩国自己可以发展核武器,他还说,他愿意与朝鲜领导人会晤等。他的这些说法都背离了共和党冷战以来在亚洲的安全架构设想。

在最近的第三次总统候选人辩论中,他这样说:“就日本和其他国家来说,我们现在遭到世界上所有的国家盘剥,我们捍卫其他国家,我们花费巨大。他们享受这个便宜快一个世纪了。我说要说的是,我们必须重新就这些协议进行谈判,因为我们无法继续支付防卫沙特、日本、德国、韩国和其他许多地方。我们无法继续担负。”

不过,有专家指出,他这个指责不太正确, 韩国已经担负了美国在韩国驻军费用的大约45%到50%,而日本则担负了驻日美军74.5%的费用。

经济政策方面,他威胁要退出奥巴马政府已经和11个亚太国家签署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即TPP。他认为,这个协定,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一样,剥夺了美国人的就业机会。

川普的讲话让不少观察人士觉得,美国要回到“孤立主义”的时代。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在第二次总统候选人辩论中(2016年10月9日)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在第二次总统候选人辩论中(2016年10月9日)

希拉里·克林顿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在安全架构方面,希拉里·克林顿应该会继续支持美国的盟友网络。这一点亚洲国家并不担心。希拉里·克林顿说过,一旦当选,她会继续与在亚洲、欧洲和中东以及其他地方的盟友合作

她的问题是,担任国务卿时的克林顿曾支持TPP谈判,但身为总统候选人的克林顿明确反对最后达成的TPP文本,说这不符合她的标准。而 TPP 是亚洲再平衡战略的经济支柱之一,如果没有TPP,美国的再平衡战略听起来完全就是军事再平衡了。

在最近的也是第三次总统候选人辩论中,希拉里·克林顿说:“我想说的是,当我看到TPP的最后文本,我当时就说,我反对。它没有达到我的测试。我们的测试是一样的。它是否创造就业机会,增加收入和提升我们的国家安全? 我现在反对, 在选举之后,我还是会反对的,当上总统后,我也会反对。”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反对者在白宫外面示威(2016年2月3日)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反对者在白宫外面示威(2016年2月3日)

TPP要么被废除,要么需要重新谈判

鉴于川普和克林顿对TPP的态度 专家们指出,如果川普当选,TPP可能被废除。如果是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最好的结果是,各国就TPP重新谈判,但这个难度也很大。

很多TPP的谈判国,比如日本,是做出了很多政治让步才就TPP的最后文本达成共识。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国也是投入了很多政治资本才使得它获得国内的支持。

亚洲国家还担心,如果美国不批准TPP,那么就等于让位于中国,让中国来抒写二十一世纪的贸易条款。

日、韩担心美国不再支持盟友网络

美国东西方中心华盛顿分部主任萨图·利马耶( Satu Limaye和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萨特 (Robert Sutter)在十月初的一份报告中说的,日本和韩国政府官员更希望与希拉里·克林顿合作。

日本是最担心川普上台。面对中国的日渐强大,日本需要美国的强有力的支持。如果川普一直坚持自己的看法, 那么,日本可能会被迫走上自我防卫的道路。面对朝鲜的威胁,韩国也会采取行动。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学者阿萨德·拉提夫(Asad Latif)最近撰文指出,一旦美国失去东北亚的两大盟友,美国作为亚洲的离岸平衡者的角色也会消失殆尽。如果美国与东北亚两大盟友分道扬镳,那么东南亚国家更无法相信美国。

不过,利马耶和萨托分析,即便是川普上台,因为美国国会两党对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支持, 估计,他的战略应该比较难以设施。

美国领导力因本次大选受损

两人的报告指出了另外一点,由于大选辩论中的个人攻击、政治化和粗俗化,这令美国的形象以及美国民主的形象大损,给中国等国以口舌,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美国的领导力在这次选举中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

中国人更倾向川普执政,但担心短期成本

中国的看法和其他亚洲国家不同。 虽然,川普和克林顿都表示,一旦当选,将对中国将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比如川普说,他上任百日内就要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不过,川普的强硬主要是体现在经济谈判中,而克林顿的范围更广泛,涉及国家安全和人权问题。

中国议题在美国近年来的选举中都会出现,今年也不例外,不过,东西方中心的利马耶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萨托都指出,在今年的选举中,相对于TPP和亚洲同盟网络,中国问题的重要性逐渐淡出,当然,这也是中国乐意看到的。

他们认为, 相对于克林顿, 中国更乐于看到川普当选,因为川普更少受意识形态的束缚,也因为川普更实际,他们认为,这样他们可能更容易“影响”川普,而且,因为川普与亚太盟友的复杂关系, 中国认为更能发挥自己优势,更有利于中国取得亚太地区的领导权。同时,川普也认为,与恐怖主义、朝鲜和伊朗的核问题,中东的冲突、气候变化、难民问题以及传染病相比,中国的威胁要小一些。

不过,学者们指出,中国也看到了川普出任总统后可能出现的短期成本。TPP得不到批准, 美国可能会退回贸易保护主义,这个对中国不利。另外一个问题,一旦美国离开亚洲,亚洲邻国的核武化,亚洲的稳定会受到严峻的影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