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东南亚走私动物获救后又遇生存难


柬埔寨达茅山野生动物救援中心的一只雌性月亮熊。

柬埔寨达茅山野生动物救援中心的一只雌性月亮熊。

在东南亚地区大规模打击濒危物种非法交易之后,如何处置每年上千只获救的野生动物成了新的课题,而把它们放回大自然往往不是解决的方法。

在柬埔寨占地2400公顷的自然保护区内,长臂猿的叫声此起彼伏。

在达茅山野生动物救援中心(Phnom Tamao Wildlife Rescue Center),猿类是最喧闹的动物之一。

许多动物在被柬埔寨的野生动物快速救援队解救之后送到这里。这个救援队由政府官员、宪兵、以及总部设在美国的非营利组织野生动物联盟(Wildlife Alliance)的工作人员组成。

每年救援队可以解救数百只珍稀动物,这很大程度上要感谢柬埔寨人民通过热线提供线索。

动物非法交易是世界上第三大黑市,仅次于军火和毒品。这是一个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产业,包括有严格组织的犯罪财团以及贪污腐败的政府官员,他们消灭珍贵动物的速度超过这些动物的繁殖速度。

这个政府收容所里的太阳熊数量居各地设施之首,多达100只左右,另外还有几十只月亮熊。

安努拉达•贾亚辛格是动物保护组织“释放熊宝”(Free the Bears)的技术顾问,他说,整个保护区的资源只够一只熊在野外生存。

他讲述了保护区的两只熊在逐渐适应外界环境后,从这里放生后的情况。

贾亚辛格说: “这两只熊在保护区里安稳地过了大约3个月,可是后来,它们不幸又被猎人抓走了。所以柬埔寨的主要问题是捕猎,把熊放回到森林里很不安全,而且那些可以放生的森林里,到处都是地雷。”

在拯救其他物种上,也有一些成功的案例。

再一次跨国行动中,执法人员没收了2000多只稀有乌龟,并在2月把它们送回到印度尼西亚野外。这些猪鼻龟是前一个月在香港被查获的。

今年上半年,有关部门查获了1200多只穿山甲,同时还没收了大约4吨穿山甲身上的鳞片。走私份子来自中国(包括香港在内)、印度、印度尼西亚、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泰国。

在曼谷主要的国际机场,执法人员经常一次性查获300到500只龟类。

在泰国港口被查获的这些乌龟和其他野生动物最后被送到泰国各地的24个过度拥挤的收容中心。

大部分动物都会在收容中心渡过余生。很多时候,没人知道这些动物来自哪个国家,而所属国必须提出申请,这些动物才能返回,而这种状况极少发生。

在突查中或在机场一次性截获数百只懒猴的情况也很多见。

总部设在泰国的热爱野生动物基金会(Love Wildlife Foundation)已经成立10年了,南希•吉布森是创始人,她为濒危的夜行性灵长类的命运感到痛惜。这些动物在野外很容易被捕,全球各地都有人想把它们当成宠物。

她说:“大多数懒猴的牙齿都被打断了,所以它们放回野后很难生存,有一些懒猴是被人养大的,而且它们很幼稚,不知道怎样捕食,所以它们有很多生存困难,不得不把它们留在收容中心。”

她说,照顾这些动物是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很大的负担”。

“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要保护一只小动物,照顾它的一生,要考虑很多因素,可能需要3年,甚至10年,如果你有很多鸟类或者龟类,这个过程可能会是50年。”她说。

把这些动物放到东南亚的动物园里通常不是一个可行方案,因为很多人厌倦豢养外来宠物后,把它们遗弃在动物园门口,动物园因此已经超负荷。

野生动物活动人士南希•吉布森说,很多动物爱好者出于好意,从街上把这类动物买回家,以为自己在帮助这些动物摆脱悲惨的境况。

她说:“但这种行为其实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生路,你没有帮助改善现状。非法交易者会因此从野外捕获更多的动物从而获利。你要尽可能不支持这种交易,把这种情况反应给官方机构,不管有什么情况发生,你都应该报告。”

活动人士希望通过加重惩罚来遏制走私犯,同时设法让这些动物所属国承担更多的责任。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许多动物非法交易的主要人物受到腐败官员的庇护,从而免予被捕和起诉。

这意味着,未来柬埔寨野生动物收容中心的动物的数量会越来越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