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昂山素季再让西方大吃一惊


仰光的一个投票站统计选票(2015年11月8日)

仰光的一个投票站统计选票(2015年11月8日)

缅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在大选前的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她所领导的民盟(NLD)在11月8日举行的大选中胜出,她的地位“将会高于总统”(I'll Be Above President)。此言一出,引发媒体热议。质疑者提出,昂山素季的这种表述是否有“垂帘听政”之嫌?甚至有人怀疑,她是否会复制现居幕后的前军政府大佬丹瑞的角色?

当被问到这一角色会不会涉及违宪时,昂山素季回答:“不会。因为宪法中没有任何条款禁止这一点。”民盟的另一位领导人温登(Win Htein)对媒体解释说:“我们(民盟)会指派一位总统,但他将会受到昂山素季的掌控。”

由于缅甸2008年宪法条款的限制,昂山素季因为其丈夫和两个儿子均为英国国籍而没有资格竞选缅甸总统。温登表示,“高于总统”的意思有些像印度国大党党魁索尼娅·甘地(Sonia Gandhi),这位意大利出生的,前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的遗孀在上一任印度总理辛格任职期间,被广泛认为是印度的实际领导人。

2015年11月8日昂山素季抵达仰光的选举站投票

2015年11月8日昂山素季抵达仰光的选举站投票

谁将成为“傀儡总统”?

尽管民盟被看好将在大选中获胜,但党内却迟迟没有公布总统候选人的名字。外界自几个月前就开始揣测民盟内部可能的人选,先后有3个人物浮出水面,其中2名是民盟创始成员,也是昂山素季的亲信。另一位是昂山素季的私人医生亭缪温(Tin Myo Win),他在接受缅甸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只是一位医生,但是为了国家利益,他愿意接受民盟委派给他的任何职位,包括总统一职。

另一位被外界猜测可能成为民盟总统候选人的是前巩发党主席瑞曼(Shwe Mann),他于几个月前被执政党撤销了党主席的职位,理由是他与昂山素季走得太近。瑞曼曾经被认为是巩发党的总统候选人,即使是“党变”事件之后,他仍被保留了巩发党党员和议会发言人一职,并在这次大选中代表巩发党竞选一个议员的席位。他在大选期间反复强调,巩发党很难取得胜利,自己愿意与民盟合作。不过,由于他的巩发党党员身份,民盟推举他为总统候选人的可能性并不高。

在多次被问到民盟的总统候选人是谁时,昂山素季的回答一直是一成不变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对于观察家们来说,这样的答案无论如何不能令人满意。实际上,作为一位在西方媒体眼中具备“普世价值观”的民主偶像,昂山素季的言行已经不止一次地让外界观察家们感到吃惊了。而对于了解缅甸社会及其政治环境之复杂性的人士来说,昂山素季正一步步转型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她不会坚持死板的理念,而会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政党的发展,做出实用的选择。

11月8日早晨,仰光的一处投票点,一位缅甸选民投票后,向记者显示他用左手小指按印留下的墨迹。(2015年11月8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11月8日早晨,仰光的一处投票点,一位缅甸选民投票后,向记者显示他用左手小指按印留下的墨迹。(2015年11月8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关于与中国的关系

昂山素季第一次让西方大吃一惊,是2013年处理中国在缅甸中部投资的莱比塘铜矿问题。在此之前,她曾经表态支持总统吴登盛叫停了中国在缅北的另一处大型投资——密松水电站项目,因而一度被视为缅甸亲西方政治势力的代表,将会在制衡中国的战略布局中发挥作用。

然而,由昂山素季领导的莱比塘铜矿调查小组在经过一年多的调研之后,为这个项目开了绿灯。她在调查报告发布的第二天,亲赴莱比塘向当地反对铜矿上马的民众作出解释,却遭到当地人的围堵、推搡、甚至谩骂。但是,昂山素季并没有妥协,她说:“有时,政治人物必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事情。”

她在之后的一系列讲话中反复重申,“我们可以选择朋友,但不能选择邻居,”中国永远都是缅甸的邻居,并将在缅甸未来的发展建设中起到重大的作用。她认为,缅甸人民应该实事求是地对待外来投资,虽然有些投资是在前任政府或更早的军政府时期签订的,但“我们应该信守合同,让外资感到我们的诚信。”

在密松水电站项目搁浅后,中国在缅甸的投资骤降90%,而欧美国家的投资却仍处于观望之中,这对于刚刚开放的缅甸经济来说十分不利。昂山素季的实用主义和对契约精神的坚守战胜了外界赋予她的理想主义,中国对缅投资自2014年下半年后稳步回升。而其后昂山素季积极促进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今年6月更是接受中方邀请访华,化解了中国政府对她的担心。大选前夕,民盟发言人吴年温(U Nyan Win)向媒体表示,昂山素季将会“向邓小平那样”治理缅甸,进一步表明她对邓小平式实用主义的肯定。

11月5日,缅甸掸邦,当地乐队为民盟(NLD)举办了一场助选演唱会。(2015年11月5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11月5日,缅甸掸邦,当地乐队为民盟(NLD)举办了一场助选演唱会。(2015年11月5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政治上的权宜之计

昂山素季另一个被西方媒体广为诟病的话题是她一直没有公开为罗兴亚穆斯林说话。在几次被记者们追问关于若开邦的宗教冲突时,她都表示,罗兴亚人和该地区的佛教徒遭受着同等的困境,重要的是“不要忘记,双方都实施了暴力”。

西方人权人士认为,大部分暴力活动都是人口占多数的佛教徒对人口占少数的罗辛亚人实施的。而若开邦的佛教徒则认为,那些冲突最先都是由穆斯林引起的。在人权人士看来,对缅甸境内侵犯人权问题的关注,是昂山素季的道德责任。而昂山素季背弃了这一责任,这让他们感到吃惊。尽管美国和联合国的官员反复呼吁她站出来说话,但昂山素季依然对之无动于衷。

实际上,罗兴亚人的问题是缅甸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在拥有90%佛教徒的缅甸,当谈到罗兴亚人问题时,无论政治家、企业家,还是宗教人士、普通百姓,绝大多数都会站在相同的立场上。面对人权组织和联合国机构的指责,缅甸人并不认为自己在道义上有任何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会态度强硬地将这些指责顶回去的原因。昂山素季的沉默不过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

在这次大选前,一些缅甸穆斯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表示出对昂山素季的支持,他们认为,昂山素季迟迟没有为他们发声,是因为作为在野党,昂山素季的民盟在制订宗教政策和人权政策时,并没有多大决定权。他们相信,一旦民盟在选举中取得胜利,昂山素季会为缅甸穆斯林人权状况的改善作出相应的举措。

大选前的争议

今年8月,昂山素季呼吁少数民族武装,不要急着与现政府签署全国停火协议。这是她在全国停火协议问题上,第一次明确表示出与现政府不同的立场。她的呼吁不仅让巩发党执政的缅甸政府和军方感到恼火,也让急于促成缅甸各武装实现停火的欧盟国家感到困惑。

缅甸政府主导的停火协议根本没有考虑少数民族要求更大限度自治的诉求,是为了停火而停火,为了在大选前赢得政绩,实际上成为了一场笑话。而欧盟国家、尤其是诺贝尔和平奖评审国挪威,为缅甸国内实现全面停火倾注了大量资金和人力。在停火谈判过程中,欧盟的代表们向一些少数民族武装(例如克伦武装)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所以,昂山素季的言论足以让他们感到不满,甚至有人指责,这是她为了争取少数民族的选票而作出的政治投机。

民盟提名各选区代表的过程也备受争议。首先,在民盟1151名各级候选人当中,没有一名穆斯林,观察家们批评民盟与现政府一样,将穆斯林教徒排斥在争取权益的代表当中。其次,民盟拒绝了将近20名1988一代学生组织的候选人代表民盟参选。民盟最终选出的,全部是铁杆的民盟忠诚人士。在被问及这样做是否有违“任人唯贤”原则时,昂山素季的回答是:“人们投票选的是党派,而不是个人。”这样的回答不仅让西方观察家们吃惊,也让她的一些拥护者感到茫然。随后,缅甸中部马圭省的几位民盟党员因抗议这样的任命方式,而被民盟开除了党籍。

昂山素季“就是民盟的一切”

在缅甸,执政党和军队垄断了国家的大部分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作为一个立志取代现政权的反对党,民盟集中一切可以凝聚的力量,突出自己的品牌和旗帜,以期在大选中获得大多数的席位,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这,大概也是昂山素季在投票前最后一刻口出惊人之语的原因吧。

长期居住在西方、现为欧盟缅甸大选观察团助理的韩吞(Khaing Tun)女士向记者表示:“没有一个政党是完美无缺的,民盟也不例外”。实际上,民盟本是一个由多个组织组成的联盟,其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各种帮派暗流涌动。伊洛瓦底省的民盟候选人波飘(Bo Phyu)就曾向媒体透露,自己和另一名民盟代表在同一个选区,两人的竞选主张并不一致,彼此甚至不能算作朋友,但是,为了昂山素季,为了民盟,他俩可以搁置彼此的争端,力求为民盟赢得该选区的一个席位。不过,他同时表示,昂山素季就是一切,“如果没有昂山素季,民盟很有可能就解散了。”

尽管缅甸大选的投票阶段在缅甸时间下午4点钟业已结束,但总统一职花落谁家还不会马上见分晓。缅甸选举的程序是:11月8日投票,11月9日将可以得到各选区当选议员的名单。然后,由国会上议院的民选代表(168席)、下议院的民选代表(330席)、和军方代表(166席)各提名一位总统候选人,由664名议员投票选举,得票最多的将成为下一届缅甸总统,而这个投票结果将会在明年2月公布。昂山素季最终会不会“高于总统”,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