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纪委官员谈严禁截访 掌声少嘘声多


黑监狱铁窗后等待营救的湖南访民

黑监狱铁窗后等待营救的湖南访民

中共中央纪委信访室官员在回应关于“部分访民被截访甚至劳教”的网民提问时表示,要求杜绝一切“拦卡堵截”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严禁到来访接待场所和公共场所拦截正常上访群众。他同时呼吁访民不要越级举报、不要干扰办公秩序,更不能诬告。这位中纪委官员这番貌似亲民的严禁截访的表述没有获得很多掌声,却招来一些访民和网友的当头棒喝。

5月7日,中纪委信访室副主任张少龙等三名官员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一个反腐败问题在线访谈节目上就“做好信访举报工作,维护群众权益”的议题发表谈话。

*越级举报不在严禁截访之列?*

访谈节目主持人转述网友提问说,有的地方对上访人员采取围追堵截的办法,不让他们到北京来上访,有的上访人员甚至受到行政处罚和劳动教养。张少龙回应时承认,有一个时期,确有一些地方存在着阻挠群众到上级机关上访的现象。对此,他指出,中纪委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明确的。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坚决杜绝一切“拦卡堵截”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严禁到来访接待场所和公共场所拦截正常上访群众。

张少龙接着表示,借此机会,我也呼吁公众在行使举报权利的同时,要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自觉维护正常的信访秩序和社会秩序。一是要逐级反映问题,不要越级举报;二是来访当面举报的,要到纪检监察机关设立或指定的接待场所去,不要干扰办公秩序;三是要向有管辖权的纪检监察机关举报,不要多头反映;四是反映问题要客观真实,不要歪曲、捏造事实,更不能诬告、陷害他人。

针对这位中纪委官员所说,河北省石家庄晋州市人大代表崔月波将信将疑地在其新浪微博上说,“中纪委吁严禁公共场所拦截上访者,甚好。但又强调一定要遵守信访秩序,规劝要到有管辖权纪检部门上访,不要隔级上访。一一同级纪检监督靠谱吗?弄不好信访举报人信息泄密,八成遭打击报复。”

*中纪委官员被指法盲*

一些长期上访维权者和关心时政的网民对中纪委副主任张少龙将众多地方官员违法虐待属地访民的罪恶行径淡化处理的言论表示不满。河南郑州访民刘红霞在维权网站权利网上提出尖锐批评说,把拦截、非法关押甚至劳教访民的严重刑事犯罪行为称为“错误做法”,“可见诺大一个中纪委是没有一个懂法律的,所以才任由一个法盲在媒体上指手画脚肆意疯狂!”

许多网民把焦点放在这位张副主任所说的严禁在公共场所拦截正常上访者的含义上,纷纷提出质疑,并分析解读。

*如何界定正常非正常*

《中国社会报》编委、报社网络公司总经理徐付群发微博表示,这一要求给正常的截访工作带来了一些不便。截访者只能把工作重点转移到接待场、公共场所周边的胡同里,把上访者拦截在通往接待场所的路上。

网友同文局总管认为,中纪委对截访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今年国家的维稳经费又要大涨了!

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兴发帖表示,“正常”二字就让这纪律白扯了。凡是拦截的都是领导认为不正常上访的。

北京安汇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童朝平在其微博发帖表示质疑说,“为何不直接说:严禁拦截上访群众?这背后是否暗示:非公共场所如家里、路上可以拦截?何为正常,是否暗示,把上访人说成非正常,如衣服上有个补丁,就可以拦截?”
*访民拒被口号忽悠*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右)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右)

在北京的维权人士曹顺利去年中共十八大期间因为到中国外交部要求公开信息而被居住地管片民警带黑头套送进黑监狱,途中曾被恐吓说“坑儿已经挖好”,要活埋她。曹顺利对美国之音表示,上述中纪委官员只是在空口喊话,这个没有具体实施细则的口号只是说得好听,可以用来安抚民心,但无法监督落实,达不到禁止各地政府非法截访的效果。

她说:“这个我非常清楚。十八大,还有两会,它(当局)对这些人是多狠。就是截的,打的,包括我自己。我就亲历其中。这两次,我都让它关黑监狱里了。所以,这些事,我真地不相信它。”

*曹顺利:截访为有组织政府行为*

曹顺利表示,当局对北京地区的访民一般不需要采取截访行动,在两会等敏感期间只要把截访对象关在家里或者带到外地旅游变相拘禁起来就达到截访目的了。

她说:“市治安总队会有一个安排,然后给他们(各派出所)下发指标,他们就执行。派出所也说了,不是我们想看你的。我们是根据上边的安排来看你的。怎么看你,用什么形式看你,都是上边的安排。你不要跟我们作对,因为我们只是执行的。”

美国之音记者接通了河南郑州地区一位叫杨爱琴的信访局长的手机,想要了解地方政府相关官员的看法。对方一听到记者的身份便说打错电话了,她随即挂机,并不再接听记者重拨的电话。当地截访学习班的杜处长接到美国之音记者电话后尴尬地笑了两声,接着表示信号不好听不清,然后线路中断。该学习班另一位处长郑彦接电话后则表示,他正在开车不方便讲话。

*政纪考核或为截访原因之一*

北大法学硕士、知名访民曹顺利表示,依照法律,中纪委作为中共中央的一个组织机构无权干预政府行政事务或与法律有关的事务,但是在中国的现实中,它能够操控行政和法律系统。在中国大城市发生的截访事件,多是地方政府派人来单独或配合北京当局联合执行而产生的。

曹顺利说:“一个是各级的纪委,另一个是政法委,都是对公检法的工作进行指导,我觉得,他(张少龙)说这个,怎么说呢,也不是不应该。按理说,它只是一个组织,它没权管与法律有关的事情,但实际上,它操控执法。”

今年1月中旬,中国国家信访局已经提出加强督导,坚决纠正一切“拦卡堵截”正常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一些媒体报道说,国家信访局已暂停公布各地信访人数排名表。与此同时,有部分地方开始取消信访考核排名与政纪考核挂钩的做法。有分析认为,信访考核与政纪考核挂钩是导致地方政府乃至各地驻京办事处不择手段竭力截访的一个重要原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