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背景分析:希腊债务危机溯源


希腊公布了最新的全民公投结果之后,表示不接受债权人救助方案的人挥动希腊国旗

希腊公布了最新的全民公投结果之后,表示不接受债权人救助方案的人挥动希腊国旗

七月五日晚间,希腊公布了最新的全民公投结果:以大约61.3%比38.7%的票数,希腊人民表示不接受债权人的救助方案,从而使得希腊被驱逐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希腊的债务危机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往下会出现什么样可能的结局?要了解希腊危机,事情必须从头说起。

追根溯源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废墟上的欧洲开始将一体化提上日程。从1952年的欧洲煤钢联盟开始,西欧国家一步步形成了经济共同体。苏联解体之后,东欧各国急于脱离俄国的阴影,都非常积极地争取成为这个共同体的成员。1993年,欧洲联盟正式成立。2002年,欧元作为欧盟许多国家的统一货币,正式开始流通。如今,使用欧元的国家有19个,其中包括欧洲大陆主要的经济体德国与法国。但是也有一些欧盟国家,包括经济大国英国与瑞典,并没有加入欧元区。

欧元的货币发行权在欧洲中央银行,其理事会由各国央行的代表组成,制定相关的货币政策。希腊在欧元正式流通之前已经成为欧元区的成员,尽管该国的财政状况并不完全符合欧元区的条件。

福利国家

在1974年之前,统治希腊的是一个右翼军政府。在民主选举恢复之后,1981年,选民将左翼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nhellenic Socialist Party)选上台,开始大规模地建立高福利政府。全民健保和退休计划、低收入者廉价住房、失业津贴等等都陆续出台。特别是退休金的支出更是高昂。希腊的公务员在服务35年、年龄58岁的时候,就可以拿80%的退休金。许多私营企业也按照政府的模式办因此,绝大多数的希腊人在61岁之前便退休了。(相形之下,德国的公务员则要服务40年,退休金只有工资的70%出头。)在最近十年以来,退休金的增长率比生产率增长快30%,占到GDP的17%。同时,随着出生率的连年下降,只有一千一百多万人的希腊每年人口负增长大约一个点,造成退休人员的比重越来越高,如今每四个工作的人就要养三个退休者。在加入欧元区之后,希腊政府更加倾向于扩大开支。例如,从1999年至2007年,政府公务员的工资增加了50%。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也大幅度超支。希腊不得不大笔举债来应付需要。

希腊人尽管从集体上支持政府扩大福利,但是公民个人对于通过纳税来支持政府并不热衷。希腊人的逃税率接近九成,而希腊的主要债主德国人中却只有2.3%。社保福利的诈骗现象也非常普遍。2012年,在债权国的要求下,希腊政府清理退休金项目,发现至少有二十万人——其中包括很多死人——并不符合领取福利的资格。

借债度日

沉重的社会福利负担再加上政府缺乏效率,使得希腊的投资环境相当不理想。凭借着悠久的历史传统以及良好的天然海港,希腊的旅游业和海运业成为经济的主要支柱。但是,这样的经济结构显然也非常脆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借贷的成本急剧升高,筹措资金日益困难,因此希腊每年都要出现债务危机。2010年4月,希腊国债被降为垃圾债券,令整个金融市场极为担心。在今年的危机发生时,希腊的债务高达3230亿欧元,相当于该国GDP的177%。

希腊的主要债权国包括德国(682亿欧元),其次是法国(438亿)、意大利(384亿)、西班牙(250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14亿)、欧洲中央银行(181亿)、荷兰(134亿)、美国(113亿)、英国(108亿)、比利时(75亿)、奥地利(59亿)、芬兰(37亿)。

债务危机严重地影响到了希腊的经济。从2008年开始,希腊的GDP连年下跌了25%,与此同时,失业率上升至26%,已经达到了经济危机的标准。更糟糕的是,由于公务员等各种雇用制度缺乏灵活性,造成失业大军的主体是年轻人。在15-25岁的人口中,超过一半处于失业状态。在许多家庭中,退休金成为收入的唯一来源。

面对这种情况,欧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自2010年起向希腊提供了共2500亿欧元的纾困贷款,条件是希腊政府必须采取一定的紧缩措施,特别是提高退休年龄以削减退休金、削减政府各项开支计划。希腊政府有计划将退休年龄从61岁提高到63岁。相形之下,德国则在数年前已经从65提高到67。

国际组织压力下的削减计划在希腊选民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弹。2015年1月25日,坚决反对政府紧缩的激进的左派联盟在大选中击败了保守的新民主党,掌握了政府。左派联盟成为欧洲国家中第一个以在债务危机关头反对节制开支而当选的政党。年轻的新总理齐普拉斯主张保持原有的社会福利,同时增加税收,以进一步劫富济贫的方式来改善希腊的财政状况。6月4日,在离还债期限还有24小时的时候,希腊政府对债权人提出要延期至月底。6月27日,齐普拉斯宣布在7月5日进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接受债权人削减开支的条件。议会第二天批准了公投方案,总理同时宣布将银行关闭数天。

借力打力

7月5日的公投对于齐普拉斯政府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如果选民不认可他的政策,那么改换政府势在必行。公投之前,齐普拉斯亲自出马动员选民投票反对紧缩,而公投的结果也明确地表明了大多数希腊人的立场:宁可违约不还债,也不要削减正在享受的福利。

齐普拉斯一直说,得到选民的支持将使他在与债权人谈判的时候处于有利的地位。但是从过去两天的形势来看,希腊的主要债主德国的首相默克尔一点松口的意思也没有。默克尔的立场在德国受到广泛支持,那里的选民似乎已经受够了当欧洲二流国家的冤大头的现状。

得不到新的纾困贷款,希腊银行的现金很快就会告罄。在过去的这些天里,每个希腊人到银行提款只限60欧元。如果不这样做,慌张失措的人民恐怕会大量挤兑,将现金与财产转移到国外。

连锁反应

除非欧洲中央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让步,否则希腊目前只有两种选择:大举借内债,或者脱离欧元区以恢复本国印钞票的权力。金融界许多权威人士认为,恐怕希腊会不得不脱离欧元区。在那种情况下,希腊的货币必定要大幅度贬值,让几乎每一位希腊人的财产缩水。不过,即便大幅度贬值也不见得能够拯救财政状况,因为希腊没有多少实体工业、高度依赖进口。

也许希腊会成为第一个离开欧元区的国家。但是希腊债务危机的影响仅仅是个开始。从规模上来看,希腊经济仅仅占欧元区的2%。占16%的意大利、11%的西班牙、2%的葡萄牙都有还债的问题。人们担心的是,如果希腊被逐出欧元区,是不是有可能引起负面的连锁反应,特别是那些将巨款借给希腊的德国与法国银行是否会因此而垮台。

1997年,当欧元还只是一个概念的时候,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就指出,欧洲国家有着语言、文化各种差异,政府的政策也很不相同。采用统一货币,其动机是政治的而非经济的——主要目的在于避免出现两次世界大战那样的冲突。然而他认为,只有政治统一之后经济和市场的统一才有可能出现。否则,用货币来统一市场,恐怕更容易引起国家之间的政治冲突。这次希腊的债务危机,也许正是印证了弗里德曼的预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