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北京自由派学者例行聚餐因六四临近被阻挠


北京自由派老人5月19日聚餐被搅局后合影留念(自由亚洲电台网站图片翻拍)

北京自由派老人5月19日聚餐被搅局后合影留念(自由亚洲电台网站图片翻拍)

在八九民运六四屠杀事件27周年前夕,中国当局严厉监控民间活动之际,北京的近二十位自由派人士和学者近日的一次例行聚餐讨论活动被公安阻挠,一些原定参加的人被警告。有分析表示,这与当局几十年来一直忌讳的六四纪念日临近有关。

中国自由派学者、中央党校退休教授杜光星期一在网上发表《他们的自信都跑到哪里去了?》的文章,讲述了原定5月19日的聚餐被破坏的详情。杜光教授表示,他们这些忧国忧民的老知识分子,关心政局和社会发展变化,希望借已经有6、7年历史的每月聚餐,交流信息,有主题或无主题地畅谈。

曾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干事长的杜光说,例行聚餐一般都定在除冬季外的每月月底,而5月底靠近“六四”,根据几年来经验,此时的形势都比较紧张,为避免麻烦,4月底聚餐时就商定,5月的聚餐提前到19日,但仍然被查禁,“吃饭自由也逃不脱国家安全部门的控制”。

杜光教授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说:“原来就是因为考虑到5月底,因为过去我们都是每个月的月底,考虑到5月底离开六四太近,所以就提前了几天。结果还是不行,还是骚扰。有好些人在一天前就接了电话,就是说不许他们参加第二天的聚会。”

杜光在文中透露,原本18日上午说好第二天开车接他的一位朋友,到了晚上又说不行,因为国安的人警告他不许出门。他19日上午9点打车到聚餐地点后,一位朋友告诉他饭店拒绝接待,多个国安在蹲守。已经来了的人转到了附近另一家饭店。杜光在那家饭店见到十几位朋友,并且得知,有人被警告不得参加聚会,但设法借口绕道出来。

杜光表示,坐满包间两桌的聚餐者正在叙谈,店堂经理称有关部门通知,不许接待他们,他们想在大厅里就餐也不行。他们再转到附近一家火锅店,剩下的15人刚坐下开始聊天,服务员又说上边不让接待他们。这些老人简单围绕文革话题聊了一会儿,被迫离开火锅店回家。

杜光批评说,警方如此防备和阻挠这些老人聚餐,实在太过分。虽然周永康早已获刑,但公安却仍然执行着维稳方针。这些老人一起喝茶、聊天、吃个饭,丝毫不影响社会稳定,有什么可怕的?然而却几次遭到横加干涉,连半个自信、百分之一的自信都没有,还说什么三个自信。

杜光说:“这样对待我们实际上是坚持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路线,维稳路线、维稳思维,把我们这些老人的聚餐看成破坏稳定的因素。可是实际上,他们这种行为才是破坏了稳定。以后还是要坚持聚餐,希望顺利一些,和平一些。”

杜光表示,他们的聚餐以前也多次遭到骚扰和阻挠。去年8月25日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谢韬去世5周年,原定纪念一下谢韬,但安全部门干涉,许多人被约谈警告,不许参加,饭店也称不能接待,饭店门口更是便衣监控,导致追思谢韬的聚餐流产。为此,他写了一篇《抗议安全部门禁止老人聚餐的非法行径》的文章。不过,杜光表示,他今年不想再抗议,因为他们不配去抗议,但他还是要把丑行公布于众,让外界了解执法机关是怎样“依法治国”的。

据悉,已故人大副校长谢韬的女儿谢小玲、异议人士查建国,以及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智囊鲍彤等人都被当局上岗,并警告不得参加这次聚会。而这次得以出来的老人除杜光外,还有曾踢爆当局隐瞒2003年萨斯疫情的原解放军军医蒋彦永、知名学者陶世龙等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