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北京为港普选设前提 泛民不满誓和平抗争


2012年11月8日,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在中联办前撕开中共十八大照片,抗议一党专政。2013年3月,中国官员表示,担任香港特首的人不能是与中央对抗的人,不能是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改变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

2012年11月8日,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在中联办前撕开中共十八大照片,抗议一党专政。2013年3月,中国官员表示,担任香港特首的人不能是与中央对抗的人,不能是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改变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

中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日前表示,香港行政长官普选有两个前提,并且强调如果这两个前提不确立,不得到香港社会多数人的认同,是不适宜开展2017年特首选举政改咨询的。有泛民主派认为,北京设置条件是欺骗港人,而经过政治审查“筛选”的候选人,失去真正民主选举的意义,他们将以和平理想非暴力的方式进行抗争。

*乔晓阳:不允许与中央对抗者人担任特首*

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星期三发表乔晓阳星期天在深圳会见香港亲北京建制派议员时的讲话全文。乔晓阳说,中央政府不能允许与中央对立的人担任行政长官的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管理香港的人不能是与中央对抗的人,不能是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改变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

乔晓阳还强调,在特区政府为2017年普选咨询之前,要确立两个前提:一是要符合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的有关决定;二是不能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他说,这两个前提不确立,不得到香港社会多数人的认同,是不适宜开展政改咨询的。

*刘慧卿:中央后悔答应香港普选*

香港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刘慧卿说,香港在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是中央政府对香港人的承诺,但是在特区政府准备要就普选进行咨询时,中央政府却要给特首候选人设置这样那样的条件,令人可笑。

“他们现在又出来,设置其他的门槛,或者条件。我觉得中央政府感到非常的‘遗憾’(后悔),觉得不应该,不应该说香港可以有普选。所以他们现在千方百计找很多的借口和理由,说如果你达不到这个条件,就不能有普选。我觉得这是在欺骗香港人。”

*郑宇硕:普选特首设置条件是政治审查*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说,既然中央答应香港在2017年普选特首,就应该按国际标准来执行,不应该再为普选设置人为的条件。他说,规定不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就是政治审查。

“这样的选举,完全没有选举的意思(意义)了。香港人基本上还希望由他们选举出他们喜欢的,他们支持的行政长官。”

郑宇硕还对乔晓阳只跟建制派议员见面,由他们来传达中央对香港特首普选的政策表示不满。他说,既然事关香港特首普选,乔晓阳应该公开地对香港市民讲。乔晓阳这样做,是无视特区政府的高度自治。

*与中央对抗的人任特首风险太大*

乔晓阳在阐述“对抗中央”议题时说,中央从来没有要求都要信仰某个主义,“对抗中央”的含义不是指批评北京,为国家好,怎么批评都允许,对内地的事情恨铁不成钢,提些意见,哪怕激烈一点,都是爱国表现。“对抗是互为对手,你死我活!”

他说,即便香港有人愿意承受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的这个风险,站在国家的角度,站在维护根本宗旨的角度,站在落实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角度,也不能承受这种风险。

*乔晓阳:香港能种什么西方的花 基本法来定*

乔晓阳还批评泛民主派人士要求按西方民主选举那样,一人一票地选出特首。他说,反对派好像是在带领香港市民游西方花园,说这朵花好,那朵也好,都要采回香港,通通种到香港花园,要是不种,就是不民主。他强调,香港的花园能种什么花,是基本法规定的。

郑宇硕说,民主的选举就是民主的选举,不分什么东方西方,关键是尊重人民的意愿,香港不一定非要效仿西方的民主选举,台湾、韩国、日本的民主选举都可以拿来借鉴。

*泛民:不要害怕港人选出的特首跟中央对抗*

“根本的问题就是,中央不让香港人选出特首。中央要保证要由他们挑选的和他们允许的人当特首。”

“真普联”召集人郑宇硕说,中央不应该害怕,也没有理由害怕香港人选出来的特首会跟中央对抗。因为香港人都希望稳定和繁荣。

刘慧卿议员说,特区是一国两制政策下的高度自治,中央对香港特首普选的操纵和介入,不仅会损害“一国两制”的政策,也势必会影响未来大陆和台湾发展关系。

*叶国谦:特首一定要是爱国爱港人士*

香港立法会议员叶国谦说,香港特首不能与中央对抗,这个政策早在邓小平时期就已经确立,所以特首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

“在中央决定一国两制的时候,邓小平当时讲,希望香港由一个爱国爱港的人来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们觉得这很清楚地表明,特首一定是个爱国爱港的人士。”

*理性和平非暴力争真普选*

“真普选联盟”召集人郑宇硕说,香港人希望民主,但如果他们得不到,他们会以理性的、和平的、非暴力的方式去争取,希望把他们的诉求清楚地表达出来,也希望他们的诉求能让国际社会,让中国的领导层看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