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北京通过“年检”迫使维权律师“就范”


北京司法局利用对律师事务所和律师的年审和年检机制,弹压代理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等的维权律师,迫使他们写下保证书或悔过书,否则将失去执业资格。有维权律师说,中国的法律制度虽然比较健全,但在人权领域没有法治,只有人治。

*十几名律师尚未通过年检*

每年的4月至5月是北京司法局对北京1000多家律师事务所和几万名律师进行年度执业资格审查和检查。

截止到5月31日,99%的律师事务所都通过了年检,但是仍然有北京共信律师事务所等10所左右没有通过年度考核审查。没有通过年检的律师包括李伯光,李敦勇、李仁兵、王全章、张全利、黎雄兵、王雅军,王成、郭海跃、陈继华等十几名人权和维权律师。

*当局从两个方面“卡”律师*

北京律师梁小军说,北京司法局和北京律师协会每年对北京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进行年检,年审或年度考核。他说,影响年度考核的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因素。一,律师事务所或律师没有被投诉,没有被司法局和律师协会处理。

“还有一个就是说,没有按照他们的规定,进行敏感、重大的案件报备,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进行辩护,或者利用互联网等媒体炒作案件信息,使公检法机关或者司法局面临了压力,都会对你的年检或年度考核造成影响。”

梁小军说,通过年检的律师证上就会盖上一个考核合格章,证明该律师下一年度有资格继续执业,否则将无法执业,无论代理哪类案件。

设在美国德州的“对华援助协会”说,黎雄兵、李敦勇、李柏光等十几位维权律师因经常从事一些所谓危害国家安全、宗教自由、劳动教养、维权人士、以及异议人士等社会公益案件的辩护和代理,都没有通过今年的年检。

*律师事务所与律师的命运息息相关*

北京的一些律师说,如果一个律师事务所的某个律师通不过考核,该事务所也就无法继续执业。因此一个律师的命运同整个律师事务所的命运息息相关。他们说,北京司法局和律师协会告诉有关律师事务所,某某律师“存在问题”,在这种压力下,为了保全整个律师事务所,只能解除跟该律师的聘用关系。

*江天勇:2008年以来最大的打压*

维权网引述前北京执业律师江天勇的话说,中共当局就是通过这种集体绑架,让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其他律师给维权律师施压。他说,这次北京以年度考核的方式对维权律师的打压,是2008年部分律师因涉藏签名而被打压后最大规模的打压。江天勇就因为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维权,法轮功案件等维权活动,于2009年7月被北京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

*若不顺从当局 日后秋后算帐*

中国的律师在代理维权,政治敏感等案件时,面临来自当局的很大压力。在代理这类案件时,他们必须要向司法局“报备”,并在司法局“建议”他们不要代理,或者不要继续代理这类案件时,顺从地退出,否则当局就会拿年审的“关卡”来秋后算帐。

梁小军说:“有很多案件,比如说在外地的一些律师。司法局和司法厅直接跟你打招呼,不允许你继续代理了,不允许你做了。很多律师迫于压力,就退出了一些人权案件,以后再也不做了。”

*中国有法制 没有法治*

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的司法制度在不断建设和完善,陆续制定了几乎涵盖各个方面的上百部法律和法规。但是,在人权等领域,仍然是有法律,没有法治。

人权律师梁小军说:“我觉得中国现在,在人权领域,在公民权、政治权领域,没有法治。基本上就是长官意志,就是人治。我不能说所有的领域。在人权领域,在公民权和政治权领域,没有法治。”

美国之音给一些没有通过北京司法局年检的律师打电话,但是在设法通过今年考核的当口,这些仍等待司法局通过的律师不便接受媒体的采访。

*不写悔过、保证书 继续执业无望*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说:“我们的负责人也找司法局谈了。他们说,我们在网上曝光对我们不利。现在我们还没有通过嘛。所以我们现在先暂时低调一点。司法局说了我们一些问题。所以我们暂时先低调一点。”

据北京的律师介绍,没有通过年检的律师,必须要写“悔过书”或“保证书”,否则将无法继续执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