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庭审重庆前高官 法网逼近薄熙来?


8月10日安徽合肥的一家法院外值班的警察换岗

8月10日安徽合肥的一家法院外值班的警察换岗


香港 – 对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杀人案的审判扩展到薄熙来手下的4名重庆高级警官,他们星期五出庭受审。有媒体和学者认为,这可能导致对薄熙来的起诉和判刑。

*执法者被控枉法*

重庆的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等四名前警方高官8月10日在合肥中级法院面临庭审。他们被控徇私枉法,在办理“尼尔•伍德”死亡案件中包庇谷开来,使她免于刑事追究。

出庭受审的其他三人是,原来的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长李阳、技术侦查总队长王鹏飞、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王智。

合肥中级法院对谷开来案一审的通报说,薄谷开来的辩护人认为,她在检举他人犯罪方面有重大立功表现。通报没说谷开来检举了谁。有人估计是薄熙来,但更多的人估计,她检举的是这些包庇她的警官。

这些警官的顶头上司王立军也将出庭。星期五的英文南华早报引用两位消息人士的话说,对王立军的审判下星期将要在成都开庭。一位成都人说,他会被控叛国罪,但由于他在破案中的表现,在判刑方面会得到宽大处理。

*薄熙来指使?纵容?清白?*

路透社一篇新报道的标题是《中国以审判警察而对薄熙来发动攻势》。报道说,当局收紧法律的绳索,显示薄熙来本人可能也将被指控为“掩饰犯罪的主谋”而被判刑多年。

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计划的共同主任费能文(James Feinerman)告诉VOA,这可能导致对薄熙来的起诉。费能文说:“如果你想把薄熙来的棺材盖彻底钉好,你可以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在公开法庭上承认这里有阴谋。其明显的含义就是,这是在薄熙来监督下所做的,至少是薄熙来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费能文教授是中国问题专家,和中国法学教育界有不少交流。他指出,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些警官可以说,他们是自行其是,擅自行动的;不管这次庭审的走向如何,中国官员在考虑整顿重庆警察当局。费能文接着说:“他们不得不从头到尾地仔细审视,看看谁曾经是王立军的盟友,谁曾接受薄熙来的命令,他们要确保人们变得更加忠于中央。”

*为十八大保驾护航*

费能文认为,让警方和薄熙来的盟友在政治上正确地站队,对于确保中共在11月的代表大会上让领导层顺利交接是至关重要的。他说:“他们(中国领导人)面对的难题是,仍然有些人曾是薄熙来的盟友,或者是曾坚信薄熙来会上台的左派。他们需要压服这些人,以保证权力顺利交接,而没有很多宗派主义。”

*有限惩罚,投鼠忌器*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的中国法律专家德里斯勒(Jacques deLisle)认为,中共大概在想办法让薄熙来为某些胡作非为负责,而不是对他的所有行动都加以检查。

德里斯勒教授告诉VOA:“对他所做的最容易的政治指控就是,他掩饰谷开来的罪行,因为这是他独特的行为。而如果你指控他动用警察来系统性地打击敌人,指控他那些高度腐败的行动,那么你就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许多中国官员都这样。”

中国当局起诉和审判谷开来的罪名,不包括经济犯罪,而只提到她和儿子与被害人“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已威胁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决意将其杀死”。人们问道,有多大的经济利益才会造就这么不可调和、你死我活的矛盾?薄瓜瓜还是个学生,怎么就涉及了这么大的经济利益?薄家的这种经济利益来得正当吗?中国律师陈有西预言,杀人案后还有其他案。

*薄熙来能否重来?*

星期四在审判谷开来的法庭外面有支持薄熙来的人示威,但那些鸣冤叫屈的人不都是薄熙来的支持者,其中也有上访者,前往记者聚集的地方诉说自己的冤情。有一个这样的人被便衣警察带走了。

苹果日报的专栏作家李平写道,谷开来被送上审判席,与其说是刑事审讯,不如说是政治审讯;与其说是对谷开来及其帮凶的审讯,不如说是对薄熙来的审讯。这位评论员认为:“在谷开来案公诸于世的时候,野心勃勃的薄熙来的政治前途已被判死刑。”

关于为什么官方坚持使用“薄谷开来”这个名字,陈有西律师说:“作为法律文书,应该是以谷的身份证和护照注册姓名为准的。因此谷可能已经加入外籍。不会是故意将他的案与薄牵连”。但是香港信报的专栏作家钟闻写道,这显示“薄熙来虽不在被告席上,但也难脱关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