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3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英警方调查议员杀手政治背景

  • 美国之音

英国议会议员乔·考克斯

英国议会议员乔·考克斯

41岁、精力充沛的英国议会议员乔·考克斯在英格兰北部约克郡被刺杀,英国警方调查人员拒绝证实或否认杀人嫌犯是否是受极右翼民族主义信念驱使。

几位袭击事件的目击者说,52岁的当地人托马斯·梅尔用枪三次射击、用刀捅那位议员时高呼“英国第一”,然后拽住那位正在流血的两个孩子的母亲头发拖行。

小极右政党“英国第一”为争取英国脱离欧盟已积极活动多年,但声称对这位亲欧盟议员的袭击与该党无关。该党领导也谴责了这次袭击。

警方在试图找出此次残酷袭击的动机时,警方侦查人员看来是集中精力于追踪两条不同调查思路,这两条思路不一定相互排斥。约克郡警方消息来源向美国之音记者证实,调查人员正在审查梅尔与极右团体的牵连,并在详细调查其精神健康史。

警探搜查了梅尔的家,寻找嫌犯与极端右翼牵连的证据。总部设在美国的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表示,梅尔从1999年以来就是美国的一个名叫全国联盟的新纳粹组织的“长期支持者”。该中心监测美国和国际间的仇恨团体。

该中心说,梅尔已从该组织的出版社“全国先锋书籍(National Vanguard Books)”订购了超过价值620美元的书籍,其中包括炸弹、枪支等的制作指南。

他还订阅了至少十年的《南非爱国者》简报。该中心说,简报由南非的一个维护白人种族隔离制度的白人至上组织“跳羚俱乐部”发行。

在六月份出版的简报中,跳羚俱乐部说:“2016年6月23日星期四,所有英国选民将有机会为英国的未来投上一票。他们可以投票选择继续被困在虚假而倒退的欧盟中,也可以选择重获主权独立。”

梅尔异父同母的兄弟杜安·圣路易斯告诉英国当地报纸,他从未听说过他的兄弟表达过任何种族主义的信仰。他说:“我兄弟从未表达过任何政治观点,也从未提及任何关于‘英国第一’的事情。”

但他说,他的兄弟多年受强迫症困扰。他补充说:“他唯一的心理问题就是强迫症,他总是在不停地洗身体,这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了,他总是在清洗自己,痴迷于自己的个人卫生。”梅尔甚至用坚硬的钢丝搓布来搓洗身体。

在2011年接受当地《哈德斯菲尔德稽查报》的采访时,梅尔回避了他的精神健康问题。记者就他参与残疾儿童义工活动采访他,而人们也知道梅尔本人是一个成人精神疾病中心的病人。

在采访中,他解释说,他觉得志愿服务“比世上所有的心理与药物治疗都对我更有效”。他补充说:“许多精神疾病患者是与社会隔绝,跟社会断开联系,他们常感到自己没有任何价值,这主要是因长期失业导致的。”

自爱尔兰共和军于1990年谋杀一名资深保守党政治人士以来,考克斯是第一位被杀的英国议员。她的死亡为纷争强烈的欧盟公投运动蒙上了浓重的阴影。

退欧和留欧两个阵营在星期四议员遇害后的几分钟之内都中止了公投拉票活动以示尊敬,且在星期六之前无意恢复活动。评论人士推测,在他们在6月23日前再次开始活动时,他们会更加低调。

亲工党的《每日镜报》政治编辑比蒂说:“但愿竞投的基调会改变”。利兹的主教、被害议员的朋友贝恩斯说:“政治的说辞已经变得可悲”。

赞同留在或退出欧盟的英国政治家都谨慎避免公开讨论考克斯之死是否会对下周的退欧投票有任何影响。双方都担心,他们的言论会显得华而招致反弹。

但是私下里,他们认为这次刺杀事件可能足够影响舆论,让留欧派得以获得微小的胜利;假如考克斯的杀手与极右翼的民族主义的关系被公众认为是显著导致他做出刺杀行动,情况更是如此希

就在考克斯去世前几个小时,工党的高层政界人士开始了公投前最后的努力,去劝说那些不情愿的工党支持者为留欧投票。这些支持者中很多人由于担心失业表现出反移民的情况。

考克斯的朋友,前工党首相戈登·布朗也加入了战局,就像他去年在最后阶段参与苏格兰独立投票一样。他表示,相比于离开欧盟,工人的权利在欧盟内会更得到好的保障。

留欧派官员私下谈到,支持保守党的选民分裂,传统工党的支持者可能会在公投中起决定作用。他们说,考克斯的遇害可能会促使北部更多的工人阶级站出来投票留在欧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