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事关亚裔学生的加州提案和平权法案争议


2013年6月24日一些人在美国最高法院门前等待宣布法院裁决,有的裁决涉及到美国平权法案

2013年6月24日一些人在美国最高法院门前等待宣布法院裁决,有的裁决涉及到美国平权法案

近期加州的一项州宪法修正案SCA 5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SCA 5修正案是由加州参议员赫南德兹(Ed Hernandez)提交的加州五号宪法修正案,这项修正案支持学校在大学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主要是惠顾少数族裔。这条看起来不错的提案却遭到很多人反对,尤其受到了同为少数族裔的亚裔的反对。

SCA 5修正案是对加州“209提案”的修正案,而 “209提案”又是针对平权法案而推行的。

美利坚大学法学院的斯蒂芬·沃密尔(Stephen Wermiel)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解释了平权法案的形成过程以及为何会引发这场争论。

沃密尔教授说:“平权法案是在约40年前提出的,推行这一法案是为了克服国内当时基于种族和性别的歧视,核心思想是(在大学录取、政府公共项目招标、以及雇工时)优先考虑受歧视群体,让他们可以和其他人公平竞争。这项法案的受益群体是美国以非洲裔、拉丁美洲裔和亚裔为主的少数族裔,以及在工作场所处于弱势的女性群体。”

沃密尔教授还说:“但是平权法案的思想也被很多人认为是以剥夺另一群体优势的代价来实现所谓公平。例如,一个公司因为过去很少雇佣女性而决定某一年的新雇人员里70%都是女性,那么也许有男性会说,如果不是因为招工的性别限制,我也应当得到这个工作,这对我来说就不公平了,我没有歧视过这些女性,所以我应该和别人一样 有机会获得这项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平权法案充满争议性,因为总是有一方声称给予平权法案受益人优先考虑导致了自己的权利被剥夺。”

这种情况在美国被称为反向歧视(“Reverse Discrimination”)。加州拉美裔民主党参议员赫南德兹提出的SCA 5就是删除“209提案”里公共教育一项,也就是说要在公共教育领域恢复平权法案,将种族和性别因素作为招生考量之一。在加州,亚裔学生成绩优异,录取率高。根据美联社的一篇报道,2013年加州大学系统录取的大一新生里有36%是亚裔,远远高于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国人,甚至超过了白人。如果通过了SCA 5修正案,亚裔学生的入学门槛就会提高,很多成绩合格的亚裔学生会被剥夺升学机会,而非洲裔和拉美裔学生则比较容易入学。所以亚裔激烈反对这个提案。

在反对SCA 5修正案的众多原因里,有一个观点受到很多人支持,即平权法案是违宪的,它违反了第十四修正案里的平等保护条款。

沃密尔教授解释说:“美国在1868年,也是内战之后,通过了第十四修正案,最初目的是为了帮助内战中的奴隶获得自由,并确保他们享受平等的权利。根据第十四修正案,没有任何政府可以否认一个人受法律平等保护之权利,也就是说政府不能否认个体的平等权利。所以当一个国家的政府,市、县级管理机构,以及学校实施平权法案时,就会产生复杂的争论。这些机构认为他们是在借助平权法案来修正过去的歧视,其他人则会认为这是在优先考虑某一群体而损害了另一群体的权利。

“事实上,平等保护条款经常被争论双方拿来辩护,它既可以被用来支持平权法案,也可以用来反对这个该法案。因为平权法案的较大的争议性,联邦最高法院在裁决相关案子时,也常常是以相差很小的票数做出判决的。”

那么,平权法案在美国的现状如何呢?

沃密尔说:“平权法案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盛行了,这部分归结于联邦最高法院和州法院都做出裁决,增加了使用平权法案的难度。过去美国学校在招生时追求生源多样性,美国 最高法院则判定性别或种族可以被作为招生考量里的一项指标,但不能是唯一指标。即使如此,这项法案依旧受到争议,有些州索性禁止在政府招工或学校招生时使 用平权法案。”

加州就是在1996年通过“209提案”的,这个提案正式禁止使用平权法案。

不过沃密尔教授表示,平权法案为克服美国历史上的种族歧视发挥了很大作用。

沃密尔说:“过去美国花了几十年来消除种族歧视,但歧视并没有被彻底消除。很多地方的非洲裔学生和拉美裔学生不能获得和白人学生同等的教育机会。相比之下,白人学生里有更多人可以在好学区就学。美国还没有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假如孩子们因为种族问题不能获得良好的教育,他们在大学或者工作场合也会因为种族问题而缺少成功的机会。所以很多人认为美国依旧需要平权法案,因为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到达人人都能拥有同等机会的阶段,即使这些机会有所差别,也得是由经济因素而非种族或性别因素造成的。”

针对加州亚裔社区这次反对平权法案的事件,沃密尔教授补充道,平权法案也曾经帮助了美国的亚裔,不过不是在教育领域。过去在加州,政府不允许亚裔获得合同,一些城市建设工程也仅仅交给白人男性的公司,亚裔公司在和他们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当时就是平权法案帮助了亚裔,为他们争取到更多机会。

一些亚裔律师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讨论了这一问题,他们的态度各不相同。有人认为反对平权法案是没有从全局出发,对美国教育的整体情况缺乏了解。有人认为平权法案损害了亚裔学生的利益,因为当加州禁止学校将种族列为招生考量因素之后,亚裔学生的入学率明显上升。也有人尖锐地指出,即使允许学校通过平权法案招收一些成绩不达标的少数族裔学生,他们之中也会有学生因能力不足而无法完成学业,最终辍学。

不管争论如何,加州众议会议长约翰·派瑞兹(John Pérez)已在 3月17日宣布加州SCA 5修正案将被送回参议院,不会进入众议院以及进行公众投票。很多人认为这个结果和亚裔美国人在政治上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