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红色高棉“杀人场”大屠杀纪念馆。相当一部分柬埔寨人认为,“杀人场”和“S-21集中营”是越南人编造出来的。(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5月30日)

红色高棉“杀人场”大屠杀纪念馆。相当一部分柬埔寨人认为,“杀人场”和“S-21集中营”是越南人编造出来的。(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5月30日)

在今年7月的东盟外长会议上,东盟各国领导人未能如一些西方媒体所期待的,拿出一份针对南中国海争议问题表明强硬立场的联合声明。这些媒体声称,这一结果是因为柬埔寨政府的阻挠导致的,“仅有柬埔寨一家支持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立场”。随后,柬埔寨总理洪森宣布,中国将给予柬埔寨6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一时间,“柬埔寨被中国买断”、“柬埔寨破坏了东盟的团结”等说法甚嚣尘上。

一些分析人士将柬埔寨改变立场的赌注压在2018年该国的大选上,认为柬埔寨的反对党一旦上台,会改变现政府对中国过于依赖的政策,在东南亚地区性事务等方面采取更加“亲西方”的态度,从而使东盟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天平向不利于中国的方向倾斜。

不过,这些一厢情愿的想法恐怕过于天真了。了解一下柬埔寨和印度支那的历史,就会知道,柬埔寨的最大敌人却是南中国海争端的另一个主要声索国 —— 越南。曾几何时,越南最靠近南沙群岛的一片陆路领土本就是柬埔寨的土地,而柬埔寨的现任总理洪森还是越南扶植上台的领导人、长期被国内反对派认为是越南的“傀儡”,一旦柬埔寨的反对党上台,在地区争议问题上,柬埔寨未必会更向越南靠近。

越南蚕食高棉王国

如果将现在越南狭长的版图分为北、中、南三部分,那么,古代越南只占到了北部的那个三分之一,中间的三分之一是曾经的占婆国,而南部那三分之一则一直属于高棉王国(历经扶南、真腊、吴哥等王朝),现在仍被柬埔寨人成为“下高棉”(Khmer Krom)或“下柬埔寨”(Kampuchea Krom)。

越南在试图摆脱中国中原王朝统治的过程中,版图逐渐向南扩大,先灭掉了占婆,后向湄公河入海口的三角洲地区大量移民。这些移民开始多为越南内战的难民,高棉国王并没有对他们进行驱赶,而是接纳了他们,并赐予其土地。17世纪末期,高棉王国由于与泰国的长年征战而国力衰弱,越南便开始有计划地在湄公河三角洲地区殖民,顺势在当地建立起行政管理制度,并将高棉国王赐给越南商人的港口普利安哥(Prey Nokor)改名为“西贡”(Sai Gon,即现在的越南胡志明市),从而逐渐将“下高棉”吞并。

18世纪到19世纪上半叶,柬埔寨受到泰国和越南的腹背夹击,先后沦为两国的藩属。其中,越南在柬埔寨的殖民更为深入,他们逼迫柬埔寨人穿汉服、改汉姓(当时越南还没有开始 “去中国化”),试图从文化上将高棉人同化。虽然一些高棉族人曾经在下高棉以及柬埔寨本部发起过几次武装抗争和分离运动,但都没有成功。眼看柬埔寨几近灭国之时,1867年,柬埔寨国王诺罗敦一世主动请求法国对柬埔寨进行保护,从而使柬埔寨处于法国的羽翼之下。

“侵略”还是“解放”?

1949年,法国人从印度支那撤走前夕,并没有将下高棉还给柬埔寨,而是留给了越南。越南与柬埔寨之间还存在着一些有争议的边界,直到现在也仍未彻底解决。实际上,70年代末,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引火烧身,也是部分源于越柬之间的领土问题。当时,红色高棉的军队与越军为了抢占一块柬越之间有争议的土地而开战,导致越南军队长驱直入,占领金边,将红色高棉逼入泰柬边境的山区。

而1979年中国和越南之间的那场战争,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称之为“自卫反击战”,而其他人都将其称为“中越战争”或者“第三次印度支那战争”。那场战争的原因与“自卫”关系不大,历史学家们基本已达成了共识,由于前苏联支持的越南军队“入侵”了柬埔寨,破坏了地区政治的平衡,中国便出兵帮助红色高棉,“教训”一下“不听话”的越南。

越南进入柬埔寨,究竟是“侵略”还是“解放”,这个话题至今在柬埔寨仍有争议。多年来,柬埔寨的网络论坛上一直都有以“越南解放了柬埔寨还是侵略了柬埔寨?”为题的民意调查,两种观点的支持者长期辩论,谁也说不服谁,但明显的数据显示,支持“侵略”说法的一方人数比例正在逐年增加。在红色高棉的反人类罪行已经大白于天下的今天,仍然有相当一部分柬埔寨人深信,著名的金边“杀人场”和S-21“集中营”是不存在的,或者红色高棉杀死的人数远远被夸大了,这都是越南人为了转移柬埔寨人视线编造出来的,目的是使他们的侵略战争显得具有“正义性”。早在胡志明时期,越南在争取从法国殖民地独立出来时,就曾经大张旗鼓地策划“印度支那联邦”(包括越南、老挝、柬埔寨),这一类似“大印度支那共荣圈”的政治野心,被柬埔寨人看作是变相吞并柬埔寨的“阴谋”。若不是美军在柬埔寨境内乱投炸弹催生出红色高棉的支持者,柬埔寨人对越南的戒心还会远远大于他们对美国的仇恨。

一名外国游客正在参观“杀人场”的骷髅塔。(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5月30日)

一名外国游客正在参观“杀人场”的骷髅塔。(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5月30日)

越军占领柬埔寨之后的十几年里,在柬埔寨国庆或宗教节日上,越南扶植的韩桑林政权以及后来的洪森政府都会出来感谢一番越南出兵“解放”柬埔寨的恩德。但是,出于历史的原因,柬埔寨民间一直对越南军队的进驻另眼相看。在当时的国际政治格局下,红色高棉受到中国、美国、英国等国家的承认,一直到90年代,巴黎会议促成柬埔寨国内各方停火,越军撤出柬埔寨,红色高棉解体。

“仇越”成为民粹

中国与洪森政府关系的改善开始于90年代中期,随后迅速升温。尽管在西方媒体眼中,洪森这位执政31年的独裁者是中国政府的好朋友,但是,在柬埔寨国内,尤其是在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中,洪森仍然被视作“越南的傀儡”。2014年,当越南国内因中国在南中国海争议海域进行石油钻探而引发“反华骚乱”时,柬埔寨境内正爆发着大规模的“反越”示威,柬埔寨人抗议越南投资的“血汗衣厂”,抗议“傀儡”政府对越资企业的庇护,抗议人群暴力打砸了越裔侨民的商店和住所,并造成了越裔死伤事件。

悉尼大学的柬埔寨问题研究员弗雷瓦(Tim Frewer)近日在《外交学者》(The Diplomat)杂志上撰写了题为《柬埔寨的反越情结》(Cambodia's Anti-Vietnam Obsession)的文章,详细描述了柬埔寨人全国性的、“沙文主义”式的仇越情绪。从边界摩擦到商业纠纷,从森林砍伐到政府腐败,柬埔寨人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可以发泄在Yuon(柬埔寨人对越南人的蔑称,来源于“越”或“阮”的发音)的身上。

《外交学者》的记者胡特(David Hutt)此前曾报道,柬埔寨国内最大的反对党 —— 柬埔寨救国党(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CNRP)一直做出靠近西方、远离中国的姿态。但是,在对待南中国海的问题上,救国党却明确表示支持中国。现今流亡法国的救国党领袖桑兰西(Sam Rainsy)曾于2014年对外公开表示:“我们站在中国一边,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我们支持中国对越开战。那些岛屿属于中国,Yuon想从中国手里占走,因为Yuon太坏了。”

悉尼大学的弗雷瓦在文章中写道:“柬埔寨领土为什么这么小?Yuon!柬埔寨为什么这么贫穷?Yuon!为什么我们的森林和自然资源管理不善?Yuon!……我为什么肚子疼?Yuon!”仇越情绪已经成为柬埔寨的一种民粹,成为政治家们操纵选民的一个方便手段。一股法西斯式的反越运动正在通过脸书和网络媒体在新一代柬埔寨政客中传播,这或许是对未来暴力运动的一种预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