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能否保持增长势头20年?


中国这个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还能高速运转多久的问题越来越为世界关注。澳大利亚中央银行的一位官员对此很有信心,认为至少可以持续20年。但是,也有一些学者持相反意见,认为中国高速增长阶段可能即将结束。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30多年,但是其增长势头在最近两年非但没有弱化,反而继续加强。2007年,中国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2009年再超德国成为世界头号出口大国,并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新的数据显示,中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的差距几乎可以忽略。

这一系列的里程碑式的数据显示,在世界经济低迷阶段,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作用已经没有人可以忽视。正因为如此,世界才更关心中国的高速增长还能持续多久?

澳大利亚中央银行助理行长菲利普·洛(Philip Lowe)对中国和亚洲的发展前景极为看好。他在星期四发表讲话说,中国的发展势头至少还可以持续20年。他做出这一判断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还将长期持续下去,从而带动基础建设投资保持在较高的水平。菲利普·洛表示,一些人认为中国城市化的高峰大体已经过去的观点是“有一些过于牵强。”

这位央行官员认为,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和经济结构得天独厚,中国和亚洲的持续发展将带动大宗商品市场和多种经济领域持续繁荣,给澳大利亚的长期经济增长提供动力。

但是,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中国经济问题专家麦克·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这种乐观期望可能难以实现。佩蒂斯表示,中国所处的环境和1987年日本所处的环境非常想象,正处于一个经济增长的转折点。

他说:“中国现在的情况非常类似日本在1987年之后的情况。1987年之后,美国股市大跌,国内消费大幅度收缩,贸易赤字锐减。之后,日本经济虽然又强劲增长了两年,但随后就进入了10年低迷期。现在看来,1987年是日本经济从高速增长进入长期低迷的重要历史转折。”

佩蒂斯认为,中国现在很可能也已经进入这样的历史转折阶段。佩蒂斯的根据是,中国过去30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是建立在消费补贴生产的基础之上的。中国政府为了保证生产的高速增长,长期以来通过各种方式实现了资金从家庭向企业的转移。

最主要的转移方式是压低银行存款利息,为企业提供廉价资本,以保障生产高速增长对资本的需求。其次是通过压低货币币值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涨而间接地降低家庭的收入,为出口企业提供补贴。第三是,废除或者削减社保体系,把本来应该由国家和企业承担的社保责任转嫁给家庭。第四是通过环境污染让消费者为企业和政府埋单。

佩蒂斯说:“通过这多种渠道,中国实现了巨额的资金转移,从家庭转移到生产部门。这样看,中国生产增长大大快于消费的增长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但是,同时兼任中国清华大学金融学教授的佩蒂斯指出,中国的生产是实现了高速增长。但问题也很明显,这就是消费严重不足,产能严重过剩。过去是有美国这个高消费的国家承担了吸收中国过剩产品的任务。但是,这场金融危机之后,佩蒂斯说,美国和欧洲等发达经济体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可能都不会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去吸收中国的过剩产品。

佩蒂斯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如果要实现经济结构平衡,唯一的办法就是必须放慢生产增长的速度。同时中国国内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压力也要求政府提高家庭收入、改善社保体系、加强环境保护。佩蒂斯预言,中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将对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产生重要的影响。过去30多年平均10%的增长率可能会下降到5%,甚至更低的正常水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