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新闻人谈大选:假如习近平打电话问你


美国总统参选人在竞选期间竞相谈到美中关系

美国总统参选人在竞选期间竞相谈到美中关系

美国总统两党提名人竞选进入白热化,如同以往总统大选,中国成为总统参选人竞相抨击的目标。根据民调,由于美国今年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选民增多,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参选人在贸易、人权、环境、网络安全等议题上对中国或美国现行的对华政策的抨击尤为激烈。有美国资深新闻工作者认为,其实美国大选中表现出来的民族主义情绪虽原因不同,但特征跟中国并无两样;不过也有资深记者认为,两者仍有不同之处,那就是美国有新闻和表达自由,对不同看法可以公开辩论。

“如果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打电话给你,问美国总统竞选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会如何回答?”这是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向参加一项讨论会的资深新闻记者提出的问题。

左起:华盛顿邮报社论版编辑希亚特、但彭博新闻社执行编辑奥凯里、《外交事务》杂志副总编沃格特、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左起:华盛顿邮报社论版编辑希亚特、但彭博新闻社执行编辑奥凯里、《外交事务》杂志副总编沃格特、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看大选如看股市无法预测

《华盛顿邮报》社论版编辑弗雷德·希亚特说,假如习近平打电话问他,他会说,看这次竞选就像每天股市结束后专家评论涨跌一样,他们不可能在盘前就有此预见。因此他现在也无法预测竞选结果究竟会怎样。他说:

“但如果习近平坚持要知道那些参选人是怎么说中国的,那么我要说,你尽可以低估他们的危险性。尽管川普和桑德斯对美中关系和贸易表示怀疑,但选民愤怒的目标大都针对美国自己,他们没有把中国当作外国恶魔,而只是说为什么我们这么愚蠢让他们占了我们的便宜。”

《外交事务》杂志副总编贾斯汀·沃格特说,我会对习近平说,美国人对中国人称受了200年外国欺负的屈辱很困惑。现在中国提出要振兴中华,“如果你根据这种情绪提出这样的口号,那还不如(像川普那样)提‘让中国重新伟大’更好(川普提出要让美国重新伟大)。”

习近平应更理解美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他说,在美国,你会看见由于完全不同原因但具有相同特点的民族主义的奇怪地复兴,“这就是我认为川普所代表的情绪。因此我认为,习近平可能比我们所有人都更能理解美国现在的民族主义情绪,因为中国有着比美国更多的这类民族主义情绪。”

但希亚特认为,两者还是不一样。他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政府只允许官方版本的历史,不允许其他版本的历史存在,“说日本是敌人、共产党是救星、六四是不存在的,而年轻人对此没别无选择。”

他表示,“民族主义在美国也很危险,但是至少我们能辩论、能反击。但,只有一种观点就更加危险。而中国的风险在于如果经济继续放缓,没有意识形态合法性的执政党必须用更多精力来为其执政辩护。”

参加夏伟主持的亚洲协会2016大选系列:美国总统候选人谈中国的讨论会的三位美国资深新闻人都参加过一个名为“理解中国”的项目,到中国密集访问,包括会见政府、商界、艺术、教育各界高级官员。

在讨论会上,三位资深新闻工作者还就美国总统候选人是否应该在竞选中阐述美国对华政策中的价值观——民主、人权和自由发表了不同看法。

总统参选人有责任谈价值观

《华盛顿邮报》社论版编辑弗雷德·希亚特的回答是肯定的。他表示,中国的老百姓现在越来越难以表达他们的想法,很多维权律师被关进监狱,政府严控媒体、保持舆论一律。而人的本能是要尊严和自由的,人们要秩序要繁荣,但也要尊严、言论和结社自由;香港和台湾显示,中国人可以享有这些权利。

他认为:“美国有责任说这些,记住这些,表达这些。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指挥别人,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告诉中国或台湾怎么治理国家,但几十年来,表达这些价值观的美国总统对东欧、韩国、菲律宾和其它很多地方的民主运动是非常重要的。”

但彭博新闻社执行编辑维尼·奥凯里认为,美国总统参选人更应该从实际的角度出发。她说:“在眼下这个时间点上,中国正在融入全球金融和商业体系,他们在整顿和建立金融结构以建立市场经济,并把这部分从国家其他运作的决策机制中分离出来,而在这方面美国也许有着最大的着力点。”

应更微妙地切入

她认为,美国越对此大力支持,就越能更多地介入讨论。她表示,美国不是不应该讨论价值观,“而是应该以更微妙的方式进行,别忘了过去中国对希拉里等人的很多反弹。当市场开放了,我们有越来越多的互动,那普通民众会越来越难以忽视这些价值观问题。”

《外交事务》杂志副总编贾斯汀·沃格特说,在推动价值观时不能忘记美国在过去12到15年里在这个议题上失去了多少信誉。在现在的背景下,美国难以在这个议题上申辩,“虽然我不认为这是有道理的,但是我确实认为,美国总统参选人在这个问题上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小心谨慎。”

共和党提名竞选人、德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最近抨击奥巴马政府威胁要否决他提出的、参院通过的把中国驻美大使馆前的街道命名为刘晓波广场的法案 “是急于保护中共政权的又一例子。”

命名刘晓波广场之争

克鲁兹参议员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唯一罪行就是为基本政治自由进行了和平抗议,“可悲的是,奥巴马政府宁与中共为伍,不愿站在刘晓波一边。”他说,奥巴马和克林顿2009年不理解、至今仍不理解的是,在与中国这样的国家打交道时,美国享有的道德高地是一大优势,“讽刺的是200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却要威胁否决一项赞誉2010年得主的决议。”他警告,“中国须注意,美国政府的媚态将于2017年1月消失。”

对此沃格特说,他根本怀疑克鲁兹对这一议案是否真有兴趣,“我要提出的问题是,你认为特德·克鲁兹究竟真的对此有多关心?我发现这不过是在中国议题上一对一的竞选交锋,漂亮的竞选言辞而已。”他表示,美国的总统竞选是一架奇特的机器,把任何有趣的复杂的东西放进去,最后吐出来的全是垃圾。

但希亚特说,他赞成克鲁兹参议员的观点。他说:“俄罗斯大使馆前的街道被命名为萨哈拉夫广场,我觉得这很益,每当俄罗斯官员打开信封都会看到,没有害处。这表现了美国对那些勇气非凡的人的支持。刘晓波是另一位和平地呼吁民主制的极为勇敢的人。他本人被监禁,他妻子没有任何罪名却被软禁。”希亚特说,“不管克鲁兹参议员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美国不应该说我们就是要和这些人站在一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