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一案两凶”奇案终审宣判 切割聂树斌案关联?


王书金案终审宣判之日邯郸市中院周边警戒森严。(李凤华供图)

王书金案终审宣判之日邯郸市中院周边警戒森严。(李凤华供图)

中国河北省高院对广受关注和期待的王书金涉嫌数起强奸杀人案二审作出终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王书金死刑原判,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判决否认了王书金主动承认自己所犯的另一起奸杀案,从而给疑似在15年前受到冤枉枪决的青年农民聂树斌获得昭雪的希望再度蒙上了阴影。声称判决不公的聂树斌家属及其声援者斥责河北公检法当局不承认冤案。聂树斌的母亲和王书金的辩护律师都表示,将继续上诉。

*谁是玉米地强奸命案真凶*

受到广泛关注和质疑的“一命两凶”强奸杀人案的二审9月27日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公开宣判后,当天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外面的围观群众呼喊口号,抗议他们所说的不公正判决,要求当局不得草率处决王书金,因为法院不认定王书金曾犯下聂树斌当年被指控的石家庄市郊玉米地奸杀案,就意味着聂树斌案很难有翻案的机会。

只受过小学二年教育的王书金2005年因涉嫌多起强奸杀人案被捕。他对警方承认曾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将一女青年强奸后杀死。他描述的情况与当地女工康菊花遭奸杀命案的案情高度吻合,但该案早已由河北警方侦破,而当时认定的案犯聂树斌早被处以死刑。上述情节被媒体曝光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响,中国法学界也对此案的种种疑点展开深入探讨,不少人怀疑聂树斌可能由于办案人员的草率误判蒙冤而死。

*判决结果惹众怒*

来自河北保定的李凤华是当天在场的围观者之一。她告诉美国之音,有数百人到场围观,听到判决结果后,在场的人们很气愤。


她说:“这样判的目的是把聂树斌案和王书金案的连接性断开了。它把一个案件出现两名凶手的性质就分割了。说直白一点就是不承认聂树斌案是错案。好多围观的,也有好像是政府人士吧,他们都一起喊口号,说让河北省公检法体现公平正义,还聂树斌清白,不让枪毙王书金,因为王书金是聂树斌案唯一的证人。”

聂树斌的母亲等人在法院前示威(照片来自微博)

聂树斌的母亲等人在法院前示威(照片来自微博)

*围观者声援聂母*

这位女访民表示,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到场旁听判决后对围观者们表示,将继续到北京为聂树斌讨公道。


她说:“就是期望河北省政法委、河北省政府和公检法能有一点点人性和担当,勇敢的承担起他们犯下的错,给聂树斌一个清白,给聂树斌一个公正。但是今天所有在场围观的人都非常失望,非常气愤。所以,十点三十分的时候,聂树斌的妈妈走出法庭,去多围观的人包括访民在内,都声援聂树斌妈妈。”

*辩方律师: 被告心有不平*

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对美国之音表示,河北省高院的这项裁定既没有维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事实认定,也没有对检方作出的推测和辩方提出的论证采取一个统一标准,这让辩方感到非常遗憾。他表示,当天下午三点,他和另一位辩方代理人彭律师一起会见了王书金。朱爱民说,王书金要求继续向最高法院申诉,还原真相。


他说:“对于一审认定的那三起(案子),包括既遂和未遂,他(王书金)说他都不提异议。但是唯独94年8月5号发生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案子没有认定,他是心有不平。觉得很不公平。而且他跟我讲的原话是什么呢,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让别人替我顶了,背了这个黑锅,就是我到死了那一天,心里也不踏实。”

*关键物证*

朱爱民律师表示,王书金曾在供词中提到将康菊花的一串钥匙放在这名被害人右手边的草丛中,这个与事实一致的供述作案细节是证明谁是聂树斌案真凶的关键,而检方在法庭上并没有让王书金辨认在康菊花被害地发现的那串钥匙,而只是强调可能出现记忆误差的案发时间(如是在下午还是晚上)和被害人身高(如155公分还是160公分等枝节问题。


他说:“有些朋友也谈到了,实际上这把钥匙确确实实是打开聂树斌是否冤假错案的这么一个关键性的情节和钥匙。这把钥匙作为被害人现场的一个遗留物,但是检方并没有把这串钥匙提交到法庭让王书金辨认。而且王书金对这个钥匙是思路非常清楚的。”

*官媒反应*

多家中国媒体迅速报道了仍有许多疑点的关系到聂树斌是否被冤枉处死的王书金案的二审判决结果。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为此发出微评说,“王书金案法槌已落,但并未完全平息质疑,这并不意外。司法审判的唯一依据是事实,舆论不能左右司法。然而,质疑却也是提醒:案情越是扑朔迷离,越需要审慎;质疑声越多,越需要透明。事实最有说服力,从王书金案到聂树斌案,都是如此!”

*法学界呼声*

法学家贺卫方发微博说,今天,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排除了王书金杀死康姓女的嫌疑。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求该院也遵循同样的原则,重审疑云密布的聂树斌案。该微博说,“我们也郑重呼吁:在聂树斌案重审结果发布前,最高法院不得核准执行王书金死刑。”

法制日报援引聂树斌案的申诉代理律师刘博今的话说,“在法律层面上,他不构成犯罪,但在事实方面,他不见得没有做这件事。” 刘博今还表示,“王书金如果死了,那么就永远没法查出事实。”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