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天安门学运领袖柴玲原谅邓小平李鹏引争议


柴玲

柴玲

柴玲在“六四”事件23周年之际发表公开信,题为《我原谅他们》。她说,原谅邓小平和李鹏,原谅士兵们冲进1989年天安门广场,原谅目前中国当局继续压制自,并实行严酷的独生子女政策。柴玲6月4日在美国之音《时事经纬》节目现场连线中也专门谈到了这封公开信。柴玲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许多争议。

柴玲两年半前开始信仰基督教。她说,这种宽恕为反主流文化和感情,但只有当人们真正宽恕时,持久的和平才会到来。柴玲5日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

记者:“主要是从宗教的角度出发是吧?”

柴玲:“也不是……当然是认识耶稣以后对我的生命有很大的改变,但也不是从宗教的角度,因为呢,就是认为这种,整个中国的文化就是这种以暴复暴这种延续,所以整个中国人,不管他是上至贵官下至普通的百姓,他都没有安全感,因为今天他们可以是高官,明天可以是阶下囚,在这样的文化下,我们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中止这样暴力的循环呢?我认为就是要用恩典和宽恕这样的一种文化、这样的基督文化,这样的一种基督的精神,所以从我做起,是这样一种想法。”

*王宁:“原谅自己的敌人”符合圣经*

同为基督教徒的民运人士王宁旅居新西兰,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从基督教的角度来说,柴玲的说法是符合教义原则的,他引用了前罗马天主教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探望刺杀他凶手的例子:

“作为基督徒来讲,当然的话,根据上帝的要求说,要原谅任何人,包括原谅自己的敌人。就像当年梵蒂冈的大主教,他被暗杀过,后来他还到监狱里去给(本来)准备杀他的人祈祷,他宽恕、原谅他,这从圣经来讲是符合基督教的原则的。”

*昝爱宗:要原谅宽恕,承担责任是前提*

不过,许多异议人士对柴玲“宽恕”的表态持不同意见。中国独立记者、基督徒异议人士昝爱宗说:“那我作为基督徒我认为,基督徒他一定要有公义的要求,就是至少这件事是体现公义的,是(承认)他们错了,那才能和解,才能原谅他们。基督的爱是让我们爱世人的,是原谅他们的,但前提是你要公义。你如果是不公义的话,你应该受到公义的审判。前提你得要承担这个责任。基督的爱不是无缘无故的,也不是无原则的,原则就是你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刘水:和解之前要公布真相*

中国异议作家刘水对美国之音说,对柴玲的表述感到震惊。他说,宽恕要讲求一个人权原则,也就是施害者不再施害、受害者不再受害,而现在,有关“六四”的真相都还没有公布,档案没有解密,死伤人数和关押人数也不确定,不管是从宗教还是世俗的角度,宽恕犯下暴行的人都说不过去。刘水说,即使柴玲是从个人角度出发原谅这些历史责任人,也是言不由衷。

刘水说: “宽恕不是稀里糊涂,一下抹平,不是这个道理。那么,还有现在的受难者呢?包括‘89六四’屠杀的几千、两千多人吧,受害者呢?人数都没有,更不用说他们的姓名了。”

刘水还说,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公布真相:南非种族和解之前,要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东西德当年统一时,也要公开秘密警察的档案,划清当事人的罪责,进行清算。

*高瑜:邓小平等犯下反人类罪,原谅的权利属于人民*

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的独立记者高瑜因“六四”两次入狱。她对美国之音说:“作为杀人者,作为军队来讲,作为士兵的话是服从命令,但是下令开枪的军人,我认为是不应该。他是罪犯。那更不要说邓小平和李鹏,他们是这次六四屠杀的直接责任人,当然邓小平的责任更重一些,因为邓小平的责任更大。如果没有邓小平拍板,谁也不会杀人:让军队进城、戒严,而且‘4.26社论’那就是完全根据邓小平的言论‘4.25讲话’所起草出来的。但是要起草这一篇社论,是李鹏的主意。”

高瑜说,无论宪法还是党章,邓小平都是违法的;他人为地在党内分出支持动乱暴乱的一派,给赵紫阳设下“家法”,导致赵紫阳被软禁15年零8个月,直到去世。高瑜说,如果当年中共里没有邓小平这样的独裁者,如果按照赵紫阳的民主与法治路线,六四惨案完全可以避免,流血杀人是人为的;即便是党内做出决议,也是错误的决议。

高瑜说,放眼20年前的东欧变革以及现在中东和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凡是要向人民开枪的,绝对是要受到法律的审判:“你看穆巴拉克为什么给他判无期徒刑、终身监禁呢?就是因为埃及的军队当时杀了800个市民。东欧的齐奥塞斯库,由于他采取北京路线、天安门路线,最后他不也是遭到人民起义把他处决了吗?还是共产党内部的军队把他处决的。”

高瑜最后说, 23年了,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独裁者受到审判和处决。邓小平和李鹏在“六四”时无疑犯的是反人类罪,就是撒旦,但现在中国还是一党专制,仍然不向人民认罪。是否原谅他们,这个权利是属于中国人民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