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0 2016年09月27日星期二

日本学者笔下的死城 - 共军包围长春惨案


远藤誉的书《卡子-没有出口的大地》被译成英文,8月中旬已在美国出版(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远藤誉的书《卡子-没有出口的大地》被译成英文,8月中旬已在美国出版(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日本学者远藤誉去年著书揭露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抗战期间与日军勾结的历史纪录后,1984年她在日本出版的《卡子 - 没有出口的大地》一书回顾1948年她在中国长春遭遇共军围城苦难也渐引起国际关注,该书英文版 Japanese Girl at the Siege of Changchun(日本女孩在围城长春)8月已在美国面世,美国智囊机构2049研究所也正邀请她访问华盛顿演讲。

《卡子 - 没有出口的大地》是1941年在中国长春出生的东京福祉大学国际交流中心主任远藤誉教授回顾她在中国历经日本侵华、国共内战、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等波澜万丈的幼年期,尤其是1948年共军包围长春,国共内战的子弹和围城饥荒、逃出尸堆“卡子”,直至她离开中国遭遇身心重创的人生记录。

中文版坎坷

远藤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展示早已被译成中文的《卡子》(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远藤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展示早已被译成中文的《卡子》(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远藤出生在长春市一个开发戒毒药“吉福德禄”并经营“新京制药厂”姓大久保的日本人家,上有哥、姐,后来还有弟、妹。远藤是婚后的夫姓。远藤的父亲大久保先生因成功开发戒毒药,二战后一家被留在中国。1953年远藤随家人回国,30年后她出版了回忆童年时代的书《不合理的彼方》,随后再出版主要回忆长春围城和回国前遭洗脑、批斗苦难的单行本《卡子》。

90年代《卡子》译成了中文,曾任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和上海交大客座教授的远藤,以为能在中国寻得一隅出版天地,但遭遇了几乎所有出版社“过于敏感”的闭门羹。2011年远藤再托一位认识的中共老干部推荐出版该书,这名老干部说,他的亲戚也经历过“卡子”事件,但出版书“还是等段时间吧……估计不会太久”。

急于在有生之年揭露那段历史的远藤焦虑了。2012年9月中国反日运动中,愤青们愤怒高喊“小日本”、“日本鬼子”、“日本狗”刺痛了远藤60年前在中国遭遇的精神旧创。10月1日家里安装了中国央视频道的远藤对央视问“你,幸福吗?”,她悲愤交集,决心在中国大陆以外出版《卡子》中文版,2014年由台湾乐果文化出版社出版。

战乱中求生

1945年日本宣布战败前的8月9日,苏联(俄罗斯前身)对日宣战,日本关东军弃城逃跑,长春陷入不安骚乱,远藤一家被苏军士兵洗劫。1945年11月国军进驻长春后,接管了“新京制药厂”改名为“长春市营第一制药厂”。

1946年4月,共军攻打长春,5岁的远藤因开窗迎夕阳,右臂遭流弹受伤。5月下旬共军撤出长春前,时任中共长春市委书记林枫(建国后任中共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秘书)来找大久保要“吉福德禄”,当大卡车装满“吉福德禄”发车前,尽管双方都知道次日军票将成废纸,但林枫还是给了大久保一摞军票说:“谢谢,你的贡献我们不会忘记”,并在一个布条上写上所属部队、姓名,然后盖上大印交给远藤父亲说:“我们一定要回来,请你等到那时。如果先生去解放区,在那里有什么困难的话,就把这个交给他们看,无论谁都愿意救你”。

1946年7月国民党政府按蒋介石“以德报怨”的政策,开始遣送长春的日本人,大久保则作为少数留用的高级技术人员留下。1947年入秋前,第二批日本人走后,共军围城从停电、停水、截煤气开始。艰苦生活中,远藤臂伤恶化、大嫂病故、侄儿饿死,饥饿令全家从吃酿高粱酒剩的酒糟开始,到吃野菜、榆树叶和树皮,街头上到处可见饿死的尸体和撕吃尸体的狗。

围城造地狱

维生素不足令皮肉溃烂、步履蹒跚,远藤大哥饿死后,期盼林枫回来的大久保决定投奔解放区,临行前小弟再饿死。

1948年9月20日大久保领着最后留在长春的约90名日本人步行抵达“卡子”-共军围城的双重铁丝网之间区域。一行人穿过腐尸、干尸遍地的难民地带,摸黑找到一块尸体较少的地方睡下,次日醒来发现睡在尸骨上,身边就有伸出地面的死人手臂。

一望无际的尸体和难民,近处有啃人骨的成人、把血当奶舔的婴儿……,大久保揣着林枫留下的布条,踉跄摸到铁丝网栅门,与看守的朝鲜籍八路军人交涉放行,却因带了90人不获准。几天后,一行人终于靠大久保的“吉福德禄专利证明书”证明高级技术人员身份,获得放行、逃出卡子、进入解放区。但一家人继续顶着饥寒逃难,远藤鲜活地回忆她逃离围城前后受伤、饥饿、死别、惊恐和逃难途中一家人捡吃瓜瓢中毒的死去活来过程,说明围城是何等震撼了一个7岁孩子的心灵。

拼命揭真相

远藤誉二十世纪90年代初回长春时,在卡子旧址依然可见到当年铁丝网残痕并“照样那么脏”,令她触目惊心(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远藤誉二十世纪90年代初回长春时,在卡子旧址依然可见到当年铁丝网残痕并“照样那么脏”,令她触目惊心(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大部分二战前在中国的日本人都在日本战败前后回到日本,罕见还经历了后来国共内战、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日本人。远藤正因见证了这段历史,希望通过出版《卡子》,提供那段历史真相的记录,她说:“中国于我有养育之恩,我怀着无以名状的悲痛,想播撒真相的种子来建造纪念卡子的墓碑,为牺牲者们镇魂。中国人民也有权了解那段历史真相并记取教训。”远藤为了写《卡子》,90年代采访了一名当年解放长春的共军士兵,该士兵说他看到的长春“路上到处都是尸体,连走路都难,但见不到一个国民党军人,饿死的全是老百姓。”远藤说,共军包围长春切断国军粮食导致国军士气低落,进而倒戈的战略当时是凑效了,但饿死百姓的人数,中国政府称12至15万人;国民党政府的统计为60至65万人;她自己根据1947年长春人口变化等调查,推测是30至35万人,“虽不精准,但母庸质疑多达数十万人”她说。

可是中共不承认围城错误,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与前副统帅林彪的书信中也有“让长春成为死城”的话。远藤指出,中共禁止描写长春围城的小说《雪白血红》发行、逮捕作者张正隆、封杀《卡子》中文版。她说:“中共在革命战争中承诺要拯救于水深火热中的人民、带领大家走向民主和充满光明的未来,所以人民响应号召抛头颅、洒热血,可至今人民中国不见踪影,诺言到哪儿去了?”她说:“我已75岁,时日无多。无论中日,知道围城实情、经历惨剧的人正一天天老去和减少,我等不到中共自己坦白。”

终身右臂留下残疾且身体多病的远藤说:“当然我知道我做的事必要搭上性命,但在中共承认卡子的历史事实前,我要拼尽全力拿出成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