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陈克贵母涉“窝藏罪”被传唤 光诚惹的祸?


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母亲任宗举和妻子刘芳探监时合影。(陈光福提供)

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母亲任宗举和妻子刘芳探监时合影。(陈光福提供)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嫂(陈克贵的母亲)和三哥分别因在陈克贵案中“涉嫌窝藏罪”被沂南县检察院传唤。陈光诚的大哥认为,这是当局对陈光诚及其家人有组织的报复行动的一部分。有分析指出,陈克贵用菜刀砍伤深夜闯入他家施暴的当地政府人员是有前因后果的,其母让儿子出去躲避一下,以免遭到报复,这种即时反应,是人之常情,不能构成窝藏罪。
陈克贵的母亲任宗举星期三晚上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天下午三点多,沂南县检察院两名女性工作人员把她从家中带到双堠镇派出所单独问话做笔录,一个半小时后放回。她告诉美国之音,在她受到检察院传唤之前,陈克贵的三叔陈光军也被县检察院传唤。

*检方传唤 漏记笔录*

任宗举表示,她不识字,当时一名姓吴(音)的女检察官主要询问了陈克贵案发生时和之后的情况,但是检察官用很快速度念给她听的笔录中漏掉了一些重要陈述。

她说:“卧室里有5个人,在那翻东西。我就说,在外屋看打我儿子。我听到声,‘打死他’,我就往外跑。一跑他们就打我,就使棍子打我。她们当时没给我写上。到最后按手印……(当时)我在那吆喝救命,她也没写。到最后她要我按手印,我说我挨了打,我挨了好几棍子,还抓着我头发打。都没给我写上。到最后,才添上说我挨打了。”

*一千块钱 当成物证*

任宗举指出,陈克贵离家后立刻用手机拨打110报案,检察官所说的“窝藏”,涉及她在陈克贵砍伤带领一帮人到她家打人抄家的地方官员后交给儿子的1000块钱。

她说:“说窝藏,说我给我儿子1000块钱让他快跑。我说,我也没让他快跑。我说,这1000块钱是我儿子的,我就给他。她说,是不是叫他跑,不叫他报案。我说,我没不叫他报案。我知道我儿子会报案的,我说。我说,他出去就打110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因为那些人告诉我了。刚两个小时就告诉我了,说我儿已经早打110了。”

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对美国之音表示,这笔钱本来是儿子打工挣来的放在父母家中保管的,当局以这1000块钱为由指控陈克贵的母亲涉嫌窝藏罪,他和家人绝不认可。

他说:“作为亲生骨肉来讲,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让他出去躲一下,这本来就无可厚非。她只是给了克贵1000块钱。这1000块钱本来是克贵放在他妈妈这边的。因为他在外边打工,可以说住的地方并不安全。他稍有结余的时候,让他妈妈给放在家里。当他出事的时候,把本来属于克贵的钱,拿出100块钱让他带着,出去吃、喝,肯定要花费的。即使打110到监狱里边也要有花销的。就因为这1000块钱,说她是窝藏,我们是不认可的。”

*项庄舞剑 意在沛公*

陈光福认为这完全是当局的一种明目张胆的报复行为,是4月18日以来他家受到的一系列暗中骚扰、恐吓和辱骂等打压行动的一部分。他表示,这几天每天都有人在深夜或凌晨往他家院子和房子上投掷死鸡鸭,啤酒瓶和碎石块,村中还出现骂他和正在美国留学的陈光诚和家人卖国求荣之类的小字报,今天凌晨还有人翻墙进入他家,在厨房锅里放了一瓶啤酒,以此作为恐吓。

陈光福认为,这些报复行为跟陈光诚控告曾迫害他们一家的40多名地方官员有关,这些官员还包括现任中共7常委之一、原山东省委负责人张高丽。陈光福把这些事情归因于曾因帮助乡亲反抗暴力计生而遭受牢狱之灾的陈光诚。

他说:“实事求是地说,都是光诚惹的祸。4月18号,我们村全体党员和全体治安联防队员开了会。 在这个会上贯彻了一个主要精神,就是光诚告了40多个官员,说是他有一个40多人的黑名单。应该是这40多人黑名单惹的祸。”

去年年4月26日,陈光诚逃离东师古进入美国大使馆后,当地官员带人深夜翻墙进入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家行凶打砸,陈克贵在遭到棍棒殴打后用菜刀砍伤带队的镇长张健,随后离家报警投案。与张健等人一同闯入陈家的县治安大队协警赵伟臣去年6月被行政拘留5天,治安大队领导就赵伟臣用木棍砸坏陈家电视机向陈光福道歉,并赔偿350元人民币。

*亲亲相隐 罪名难定*

北京律师刘晓原指出,陈克贵案的发生有其特殊原因,而且地方政府有严重过错在先。这位维权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根据他以往办理刑事案件的经验,他认为陈克贵的母亲不构成窝藏罪。

他说:“在(当时)这种情况下,他要离开家里,因为他担心他们(报复),因为政府不是司法机关嘛,不是司法机关的事嘛,怕等下会有更多人来,对他再施以报复行为。他躲避报复行为,我想,他母亲给 他钱 ,要说是窝藏包庇是很难定的。很难定他们是窝藏包庇。那么,在司法实践中,即使子女涉嫌犯罪,父母出于亲情,亲亲相隐嘛。中国古代不是吗?那么在刑法上, 我也办过这类案件,后面不追究家属的所谓窝藏、包庇窝藏罪的。”

去年四月,陈克贵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名抓捕后,他的母亲任宗举和三叔陈光军分别以“窝藏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后以取保候审放回。当局后来将陈克贵的罪名改为故意伤害。同年11月30日,沂南县法院在被告家属为陈克贵聘请的代理律师未获准介入的情况下匆匆将陈克贵判刑36个月。虽然陈克贵当庭表示认罪不上诉,但其家属和陈光诚认为陈克贵在狱中受到当局胁迫,这个案子属于正当防卫。

沂南县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的消息称,该县人民法院于依法对村民陈克贵故意伤害一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人陈克贵聘请的二名律师为其进行了辩护。法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陈克贵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消息称,宣判后,被告人陈克贵当庭表示认罪服判不上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