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陈克贵案快闪开庭 亲属猝不及防被拒旁听


陈克贵(右)与陈光诚的合影(资料照)

陈克贵(右)与陈光诚的合影(资料照)

盲人活动人士 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被控故意伤害罪的案子当地时间今天(11月30日)下午两点在沂南县人民法院开庭。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上午近11点时告诉美国之音,他15分钟前突然接到沂南县当局给陈克贵指定的法律援助代理人王海军的电话,说陈克贵的案子当天下午开庭。此外,他没有得到有关此案开庭日期的任何通知。

当天下午5点40分左右,在沂南县法院对面路旁苦等了约4个钟头的陈光福对打电话询问情况的美国之音记者说,刚刚有几辆警车闪着警灯离开法院,像是庭审结束了,但是他不知道庭审结果。他表示,他要在那里再等等看。

在北京的人权活动人士胡佳下午1点40分左右发推说,陈光福来到法院,政府指定的律师宋奎远告知他,法院的案卷中将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和母亲任宗举列为法庭设定的证人,因此不允许他们夫妇旁听。胡佳的推特留言表示,陈光福严词反驳政府指定的傀儡律师宋奎远,不接受所谓陈克贵案件“证人”的指定,然后进入法院内找法庭交涉,要求作为直系亲属旁听。

下午1点30分左右,美国之音记者拨打陈光福手机,有语音提示说正在通话。1点45分至55分几次再拨,语音提示都说已关机。2点50分,终于拨通。陈光福对记者证实了胡佳推特所说的情况。他表示,他和妻子任宗举正在法院对面路旁等候消息,法院不准他们进去旁听,理由是他们夫妇已被列为证人,但是并没有传唤他们上庭作证。记者问到此次审判是否是公开审理时,陈光福苦笑了一下说,这是个“笑话”。

3点42分,仍在法院对面等候的陈光福表示,还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也没有看到有人从法庭出来。4点12分,他对打电话询问的美国之音记者说,看样子庭审还没结束,有十几个貌似悠闲的人晃来晃去,稍远的地方有更多人在那游荡。对于有没有同情者前去围观的问题,陈光福表示,关注此案的网友或支持者如果过来,看来不大可能接近县法院。

长期关注陈光诚一家遭遇、曾参与营救护送陈光诚出逃的南京维权人士何培荣(网名珍珠 或 pearlher)跟胡佳等活动人士发动山东网友前往沂南县法院围观,声援被告人陈克贵。

当天稍早前,陈光福无奈地对美国之音表示,今天刚好是他父亲去世10周年祭日,家人正在忙着上坟祭拜,看来当局很会选日子。他说,他将争取在开庭时赶到法院,但不知道能否被准许入内旁听。被问到对法院方面没按规定及时通知家人作何感想时,陈光福表示,这是在“耍流氓”。

陈光福是陈光诚的大哥。今年4月26日,他被怀疑协助陈光诚逃离被严密看守的家乡东师古村,当局将他从家中抓走。当天夜里,他儿子陈克贵在家中遭到翻墙闯入的一伙持棍棒者殴打行凶,其间用菜刀砍伤几人,其中包括镇长张健。张健伤愈后升任县财政局副局长,据传曾声言报复陈家。

今年6月下旬,与张健带领的那伙人一同闯入陈家的县治安大队协警赵伟臣行政拘留5天,治安大队领导就赵伟臣用木棍砸坏陈家电视机向陈光福道歉,并赔偿350元人民币。陈光福指出,当时那木棍是用来殴打陈克贵的,陈克贵一闪,刚好打到电视机。

沂南县当局最初以故意杀人罪名逮捕并起诉陈克贵,几个月后将罪名改为故意伤害。

陈光诚三天前与美国之音记者通话时表示,他一直在关注陈克贵的案子。当时他说,此案仍无进展。

陈光诚因帮助家乡民众反抗暴力推行一胎化政策的地方官府而遭到当局以维稳为名的长期迫害。他逃出非法囚禁后曾多次在接受美国之音多采访时表示,是一伙地痞流氓在张健带领下到住在同村的他大哥陈光福家,翻墙闯入抓人打人,致使憨厚老实的陈克贵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自卫。陈光诚表示,从他和家人所遭受的种种非法对待的情况来看,在无法无天的沂南县司法机关,陈克贵无法得到公正审判。他期盼媒体和广大中国网友给予这一案件更多关注。

陈光诚在逃离家乡东师古村后不久就在一个秘密录制的视频中向中国总理温家宝提出三项要求,其中包括北京中央政府派人彻底调查地方官员对他和家人实施迫害的罪行,以及保证他和因为他的案子而受牵连的亲人的安全。

陈光诚逃离东师古以后辗转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避难。稍后在美中两国政府协议安排下住进北京朝阳医院治疗伤病。他住院后在首次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披露,已经向中国政府委派去探望他的官员反映了地方政府胡作非为、长期迫害他和家人的情况。他说,对方表态称如确有其事,将依法处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