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陈克贵既“认罪”为何不让见 陈光福指必有黑幕


陈克贵(资料照)

陈克贵(资料照)

负责审理陈克贵“故意伤害”案的两位沂南县法官连夜到东师古村给家属送去据称陈克贵所写的不再上诉声明之后,其父陈光福表示,此声明若不是被迫写的,就该让他当面对亲属和律师讲,如果听到他亲口说出真心话,家属上诉程序即可停止。


在网上披露的陈克贵声明的部分文字有这样的话:“我等自己的判决生效后,我一定服从监狱部门的管理,好好改造,争取政府奖励。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做一个守法的公民。”

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星期六对打电话询问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目前情况下,陈克贵写的东西或者录音都不能作为其真实意思的表达。

他说:“应该是我们聘请的律师,或者我见到他,让他亲口说,才能算数。(记者:现在还是不让见吗?)对,还是不让见。”

陈光福是在纽约学习法律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哥。他说,当局既然认为陈克贵已经表态服从判决,就应该允许他见家人和律师,当面说明他的态度,消除家属和公众的疑虑。
应该是我们聘请的律师,或者我见到他,让他亲口说,才能算数。(记者:现在还是不让见吗?)对,还是不让见。

陈光福表示,陈克贵在这份声明中只字未提家属要求他确认同意为他上诉一事,一种可能是他在有意回避这个问题,另一种可能是法院方面没有如实传达家属正在为他上诉的事实。律师认为,沂南县当局蓄意对陈克贵隐瞒真相。

从沂南县城到东师古村,汽车要行驶40多分钟。刑事案件主审法官和审判员带领三名保安赶夜路专程到东师古村村委会将被判刑人员手写的文字材料送交家属,实属罕见。陈光福认为其中必有黑幕。

他指出,在陈克贵案开庭前和宣判后,他作为直系亲属都无法见到办案人员,东师古村党支书前往法院旁听前和返回后都没有告知住在同村的家属,连家人索取判决书这样起码的要求,都是经过律师交涉、指明亲属有权获得判决书的相关法律规定之后,法院才在12月12日予以满足。

11月30日,陈克贵被沂南县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名判刑三年三个月。他曾当庭表示不上诉,顿时引起亲友和舆论强烈质疑。该案宣判第二天,沂南县看守所一名刚获释的狱友带出陈克贵的口信说,他要坚决上诉。隐匿行踪数月的陈克贵妻子刘芳在北京藏身处发出微博表示坚决上诉,并委托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丁锡奎和上海的斯伟江两位律师以正当防卫理由代理上诉。

陈光福(资料照片)

陈光福(资料照片)

陈光福说,他在刘芳的上诉书上加上了自己的名字。他表示,星期一他将去法院继续询问上诉事宜。

近日有中国网友呼吁,12月15日(星期六)晚上9点整,举行网络快闪活动,参加者一起喊出:释放朱承志!释放陈克贵!

朱承志是湖南邵陽人,因关注李旺阳离奇死亡事件而被捕,至今已被关押半年。陈克贵自案发当天地方当局发现被长期软禁的陈光诚逃出村庄后不久被以故意杀人罪逮捕关押至今,与外界隔绝长达近八个月。

沂南县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的消息称,山东省沂南县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30日依法对该县双堠镇营口村二组(原东师古村)村民陈克贵故意伤害一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人陈克贵聘请的二名律师为其进行了辩护。法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陈克贵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消息称,宣判后,被告人陈克贵当庭表示认罪服判不上诉。陈克贵的亲属及当地群众、新闻媒体等近50人参加了旁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