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网络观察:女人-男人怒吼


一些当地政府支持和怂恿的人在曾家镇冯建梅丈夫邓吉元的家门口打出巨幅标语(彭远文新浪微博)

一些当地政府支持和怂恿的人在曾家镇冯建梅丈夫邓吉元的家门口打出巨幅标语(彭远文新浪微博)

陕西镇坪县妇女冯建梅7个半月大的胎儿被强行打掉,冯建梅满脸疲乏和悲痛地躺在简陋的病床上,旁边摆放着四肢俱全、眉目清秀的胎儿的照片,在中国和国际间引起震惊。

然而,就在世人依然没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就在冯建梅及其家人依然悲痛得柔肠寸断的时候,镇坪县本星期一再度传来更加令人震惊、更加离奇的消息,显示了当今中国当局正在有意无意地挑战基本的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和人性的底线。

*更加震惊、更加离奇*

显然是一些当地政府支持和怂恿的人在曾家镇冯建梅丈夫邓吉元的家门口打出巨幅标语:“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

消息传来,中国网民纷纷通过社交媒体做出愤怒反应。

“彭远文 : 这是今年除了那张强制堕胎的照片,最让我愤怒的照片。今天,在镇坪县曾家镇有人打出这样的横幅:痛打卖国贼,赶出曾家镇。--就因为接受了外媒采访,邓家人就成"卖国贼"了?何等龌龊下流的人才会想出干这样的事?!”(新浪微博)

邓吉元被如此形容为应当受到痛打的“卖国贼”,是因为他的家人就冯建梅被强制堕胎的问题接受了外国媒体的采访。对政府当局或政府当局所怂恿的人的这种荒谬绝伦的说法,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纷纷发出愤怒而又无可奈何的抨击。

“江河冰: 如果实实在在的事情,接受外媒采访就是卖国,那么请问我们的政府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应该讲的都是假话吧,如果是真话,不也是卖国了吗?什么地方的政府搞得让人发笑!”(滕讯微博)

“鲍灿:政府的帽子似乎戴的不合适,农民能向外媒透露什么,国家机密,不可能,叛国,显然也不是。挂上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无非是误导一些不理性公众,利用他们拔掉自己的眼中钉。”(滕讯微博)

“张鸣:陕西被强制引产的妇女的家人,见了一回外国记者,就成了卖国贼,要被驱逐出境。原来,老百姓卖国这么容易?他卖掉了这个国家家什么东西呢?面子?这面子到底是哪个丢的呢?谁给人家7个月的孩子做了引产?”(滕讯微博)

*女人怒吼,男人怒吼*

残忍到荒唐的消息传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主编、《亚洲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袁莉放下了主编和作家的架子,发出了女人的怒吼:

“ 前些日子他们重新定义了残忍,今天又重新定义了荒诞。谁能告诉我,黑暗可以有多黑,有多暗?”(新浪微博)

律师张凯则放下律师的架子,发出了男人的怒吼:

“镇坪案还没有结束,我就接到几十封信或电话。故事一个比一个凄惨。甚至有九个月已经到了预产期的孩子被活活剁掉。心情无比沉重,一个对待婴儿都如此残忍的国家,真的会文明起来吗?强制计生可以搞了这么几十年,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男人太不男人了。任凭政府的手在自己女人身上耍流氓。”(新浪微博)

在千百万人的悲愤怒吼中,冯建梅的小姑子邓吉彩通过新浪微博发出微弱但不失个人尊严、不失人性尊严的声音,对政府当局和政府当局怂恿的流氓发出灵魂的拷问:

“只因为我们接受了德国记者的采访,他们就来了那么多人,骂我们卖国贼,我们是卑微的小民不懂大道理,可我们都有良心吧,你们也是人,你们也有家庭,也有孩子,可你们的良心在哪里,你们做人的底线在哪里?是谁养活的你们?”

针对当局的人的所谓“卖国”的说法,网民“Pat就是我”说:

“在中国,爱国主义早就不是什么流氓最后的避难所了,而是土匪们的特权。”

*谋杀的定义*

许多人看到冯建梅和死去的胎儿的照片,纷纷指责陕西计划生育当局是在公然进行谋杀。

从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对“谋杀”的法律定义来看,谋财害命属于标准的谋杀。

陕西地方当局杀死冯建梅已经可以成活的健康胎儿,只是因为她家人没有来得及缴纳政府当局强行非法索取的资金--典型的谋财害命,典型的谋杀。

对于中国网民和国际社会普遍发出的“谋杀”谴责和指控,陕西当局和中国中央政府没有做出正面回应。但中国当局承认,陕西镇坪的做法属于“违规”。

*对付陈光诚的故伎重演?*

陕西镇坪的冯建梅及其家人的遭遇,令人不能不想起山东临沂的陈光诚。陈光诚因为力图通过法律途径阻止山东临沂当局谋杀胎儿的做法,得罪了地方当局。

当局先是承认临沂的做法违规,然后再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判刑四年半。陈光诚出狱之后,当局再调派几十个流氓打手昼夜把他和家人围困在家,并时常对他们残暴殴打,直到陈光诚在今年4月下旬冒险逃出,并在支持者的帮助下逃入美国驻华使馆。

中国网民通过新浪微博从陕西镇坪传来的最新消息是:

“邓飞:......陕西镇坪事件暴露中国野蛮计生,国际侧目,令陕西极为尴尬。据前线记者介绍,当地政府安排人在(冯建梅丈夫)邓吉元家门口打出标语:‘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现在,邓家每人都被跟踪,有家不能回。可以预见的是,这事还会出大事。”

“徐潜川 :...... 昨天下午,我回到镇坪县城时,欲和邓家妹妹邓吉彩见面。结果,吉彩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政府的男男女女跟在身后。最后没办法,我只好打一辆车,让吉彩在路上跳上去,才能见上。不独吉彩,其他邓家冯家亲属,人人都被盯梢。吉彩说,“原来我们家这么伟大(重要)。”

陕西镇坪当局是否会重演山东临沂当局的故伎?北京中央政府这一次是否还会选择放任地方当局在国际媒体和中国公众的睽睽目光之下肆意胡作非为?黑暗可以有多黑,有多暗?残忍在中国的底线在哪里?荒谬在中国究竟会荒谬到什么程度?

全世界在观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