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共官员公示财产试点,专家:视配套论真假


北京公民袁冬、张宝成、马新立等人今年3月底在西单闹市打横幅促官员公开财产(博讯图片)

北京公民袁冬、张宝成、马新立等人今年3月底在西单闹市打横幅促官员公开财产(博讯图片)

中国执政党监察单位星期五说,它将推动一个反贪腐试点计划,要求新提任干部个人事项公开制度,包括个人配偶子女的从业、财产和出国等。

熟悉中国体制的分析人士说,当局愿意回应民间反贪腐呼声值得肯定,不过目前还看不出中共高层是真心要打击腐败或只是虚应故事的权宜之计,必须视配套的措施而定。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29号刊登一篇关于18届三中全会深化改革重大决定的解读文章,对于“如何进一步健全反腐倡廉法规制度体系”的“重大决定”,文章提到,将“推行新提任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从业、财产、出国(境)等有关事项公开制度的试点”,至于如何公布、公布的程度、公布的内容是否公开等细节,文章并没有说明。

分析人士认为,这个试点计划是当局在打击贪腐的做法上踏出了务实的第一步,但打击贪腐离不开系统的政治改革。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兼任教授张博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由于中共领导干部和政府官员贪腐情形严重,社会上多年来一直要求政府加大打击腐败的力度并建立公民监督机制,如今中国官员腐败的程度已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因此从回应民间呼声的角度而言,这个试点计划的确值得肯定。

不过张博树说,当局是否真心打击腐败,外界还要看它是否有配套措施,它也离不开有系统的政治改革。

他说:“从新公布的公示领导干部财产这样的举措,如果我们把它理解成政治改革全盘动作的话,它本来就要求其他方面的配合,比方说,要有一套审核机制,要有一套公开机制,要有一套公民问责和监督机制,使得公示财产的过程不是单一的,它应该结合中国的新闻公开、言论自由,以及另外建立一套更可靠和更透明的权力监督体制。所有这些,如果没有系统性的政治改革是做不到的。”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对美国之音表示,中纪委打算推行干部公示财产,其中仍然暗藏许多玄机,例如只适用于“新提任”干部,已有贪腐行为的官员是否即可大胆贪腐,平安退休?而且只有干部配偶子女的从业、财产、出国等事项必须公开,那么兄弟姐妹、父母也不受限制,漏洞还很多。

程晓农说,中纪委推行公示财产试点不只是在回应社会呼声,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必须约束自己干部的贪腐行为,表现出有意遏止腐败的一种态度。

他说:“实际上它是两手,目的都是为了巩固统治,因为共产党也很清楚,因为这样腐败下去, 一代又一代官员这样拼命的贪, 共产党自己要垮掉的。所以它为了政权要延续下去,它现在是用各种办法都做出来,一方面不许老百姓举报,一方面要官员自律。”

中纪委监察部的网站上关于“着力健全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中说,要推行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公开就业、财产和出国等项目外,也提到要加强报告核查结果的运用和违规惩戒力度、建立健全对国家工作人员配偶子女移居国外的管理制度、制定配偶移居国外的国家工作人员任职岗位管理办法,强化对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的监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