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新的国家保密法遭国际人权组织批评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4月29日通过了重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评论人士认为,这部新法有进步也有退步,特别是该法加紧对互联网控制的条款受到了广泛批评。

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定于10月1日开始实施。这是对1989年5月以来实施的保密法进行的修订,该法的通过立即引起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

*中国人权:新法目的是控制言论自由*

中国人权指责新保密法的目的是阻止并控制中国的言论自由。中国人权说:“新法的条文明确将中国的互联网与公共信息网络公司作为监控对象,保留了国家秘密宽泛的定义,以及模糊不清的执法措施等。实际上,修订后的保密法是当局行之多年的各种监控惩罚手段之外,再包裹上一层追补的法律外衣而已。”

*记者无国界:针对异议人士和记者的新武器*

保护记者权益的国际组织--记者无国界的新媒体事务主管露西.莫里隆女士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在该法的28条款中要求互联网以及信息公司的运营商给予合作。她说,这是当局在已经拥有的武器库里添加了一个新武器,同时向中国网民发出一个新的警告,要他们自觉进行自我审查。

莫里隆说:“我们把这项修订法案看成是当局为控制互联网上的新闻与信息使用的一项新工具。实际上这些公司已经就有关国家机密的事务在跟当局合作。我们关注的是,政府是要这些公司做更多的事情,还是要把已经在实行的东西写成文字。不过明确的是,所谓泄漏国家机密的指控早已经常被利于来对付持不同政见者和记者等。”

*记者程翔:新法有进步也有退步*

新加坡海峡时报中国问题首席记者程翔2006年曾被中国当局控以间谍罪,被判处5年徒刑。2008年2月程翔获假释回到香港。

程翔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新的国家保密法有进步的地方,也有退步的地方。他说,进步是中国首次对保密文件,甚至绝密文件规定了解密期限,这就让中国民众有机会了解中共当局过去的决策过程与细节,如果切实执行,可以揭开一些历史谜团。程翔认为,这是与国际接轨的重要一步,在法律上保障了公众可以扣问历史的权力。

与此同时,程翔指出,新的保密法并没有堵塞旧法的漏洞,那就是,当局没有事先标明哪些资料属于国家机密,中国当局的一贯做法是,事后再定哪些材料是国家机密。令人奇怪的是,当局不给那些没有妥善管理这些被他们事后定为机密的人定罪,反而给那些使用这些材料的人定罪。

*谁应为国家秘密的泄漏担罪名?*

程翔说,这种不合理的做法令很多人无端遭受牢狱之灾,他是如此,四川作家谭作人也是如此。谭作人在汶川地震后收集豆腐渣工程的资料,后来这些资料被检查机关定为国家机密,谭作人因此被控以泄漏国家机密罪的罪名。

程翔与其它观察人士的观点一致,认为新的国家保密法第28条款是法律的倒退。他说,该条款竟然赋予互联网与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公司等商业经营者权力,去识别、确定哪些是国家机密。

程翔说:“经营者本身不是专业的保密单位,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去判断某一条信息是不是机密,或者是属于哪一条的机密。运作起来,就会像雅虎一样,要向当局提供一些敏感信息的来源或者是传播的具体情况。这样做,即是强加给经营者一种非常重的责任,也对互联网的使用者造成严重的危险。”

美国互联网公司雅虎因为向中国当局提供了记者师涛的用户资料,导致中国当局指控师涛犯有泄漏国家机密罪,判处十年徒刑。雅虎公司为此在华盛顿向美国国会道歉,向师涛的母亲高琴声鞠躬道歉。

*学者章立凡:立法精神的不公,法制的倒退*

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认为,新的保护国家机密法的出台说明中国法制的倒退,当局对资讯的流动与获得、言论公开、民众知情权等方面增加了限制。

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说,新的国家保密法出台显示,互联网已经改变了中国信息走向。中国过去是,官员的级别越高,对机密或者敏感信息的掌握就越多。但是互联网颠覆了传统的信息传递走向,这令当局头疼不已,因此出台新法,加以控制。

他说:“虽然说设置了那么多的过滤词和绿坝等这样的东西,但事实上这样的攻防都是相互消长的,那就是你有盾牌,我就有矛,总是不断地有办法来破。现在这样做我想就是要定一个规矩,定一个法,这个法就是不许你传播,即使你有这个技术也不许你传播。”

章立凡说,此法的酝酿过程并不长,讨论范围也不大,没有经过广泛征求意见的过程。他说,比起其它善法来,此法出台的速度很快:“一些善法很难出台,比如说新闻法已经酝酿了有20多年了,但是新闻法始终不能出台,但是这类限制言论自由,实际上有可能违宪的法规就出台得非常快。”

章立凡说,一些专家在讨论过程中提出反对意见,他们认为,国家保密法针对的对象应当是掌握国家机密的公职人员、官员,而不应当针对百姓,学者或者新闻记者。他认为,新的保护国家机密保护法的立法精神不公正,没有限制官员作恶,反而限制老百姓讲真相。

*保密局官员:新形势新情况新问题需要新立法*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4月29日以144票赞成、3票反对,3票弃权通过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中国国家保密局副局长杜永胜在星期四的记者会上表示,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特别是信息化建设快速推进,和民主法制建设的不断发展,出现了新情况新问题,因此需要对现行法律进行修改完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