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澳议员:中国要为伊朗核问题引发战争负责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四刊登评论文章,指伊朗核问题如果无法妥善解决,可能引发新一轮战争,而北京必须负起部分责任。不过有中国学者对此抱有不同看法。

华尔街日报这篇评论文章是由澳大利亚国会议员,也是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麦克尔·丹比所撰写的。文章中说,伊朗核问题可能引爆新的区域战争有几个原因。

第一是伊朗坚决发展核武的野心,第二就是国际社会对阻止伊朗核项目的无能为力。丹比指出,还有第三个原因,也是经常被各界忽略的,那就是北京必须为此负起责任。

*中国崛起为世界强国之一*

文章中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强国之一,在联合国安理会握有重要的否决权。但遗憾的是,北京并没有因此成为负责任的全球领导国家,与其他强权共同努力,化解可能的战争。相反的,北京利用新获得的权力使得战争变为更加可能。

丹比在文章中指出,中国对伊朗的态度从中国内部的政治情势可以看出端倪。中国人民期待生活水平不断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愿意容忍中共政权的独裁统治。

而中国政府为了确保经济持续发展,重要的一环就是要保障能源供应不受影响。丹比表示,澳大利亚作为世界重要的煤矿和天然气出口国,也因此受到中国高度重视。但中国最需要的还是石油,而澳大利亚无法供应。

*中国为确保能源利益与伊朗交好*

丹比表示,中国当局大可以从国际市场上采购石油,但共产党领导人不希望将能源的需求完全放在他们不信任的自由市场上。因此,包括苏丹、伊朗等石油输出国,特别是与西方交恶的国家,就成为北京示好的对象。

丹比表示,苏丹、伊朗等国家因为与西方不和,所以特别需要北京的保护和友谊。中国目前有近百分之10的石油来自于苏丹,百分之15是由伊朗进口。也因此北京对西方国家新一轮的制裁伊朗方案持反对立场。

*楚树龙:西方指责不符事实*

对此,北京清华大学战略研究所教授楚树龙表示,西方国家的指责并不符合事实。


“中国是对石油能源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很多人不了解具体情况。中国石油从海外进口有百分之八九十是从国际市场上购买的,不是从中国哪个公司在国外开采的,所以虽然中国对海外石油的依赖越来越大,但并不表示中国对某个国家的石油依赖越来越大。”

*新华网:美伊和解才是根本之道*

中国新华网也在上个月发表题目为“请勿错会中国善意”的文章说,“伊朗问题的核心是美伊之间的敌对。美伊和解才是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根本出路,中国绝不构成障碍。”

文章中还强调“经济利益不是中国在伊朗核问题上采取目前立场的唯一动机。”文章还指出,在美、中、俄、英、法、德六国里,中国对制裁伊朗采取审慎态度或许是少数,“但就整个国际社会而言,中国为世界和平仗义执言,不曾也不会孤立。”

不过澳大利亚国会议员丹比在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说,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决心要发展核武器,并且多次威胁以色列。如果国际社会无法遏制伊朗发展核武器,以色列政府可能会被迫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区域战争一触即发。

文章指出,如果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案无法通过,从而开启了一场危险战争,那么中国将担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