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巴黎血案引发中国对言论自由的思考


1月8日,法国查理杂志的支持者手持“我是查理”的标语牌,在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外面举行静坐抗议。

1月8日,法国查理杂志的支持者手持“我是查理”的标语牌,在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外面举行静坐抗议。

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遇袭在世界各地引发大规模声援言论自由的民众示威,同时也引发较小规模的谴责这个漫画杂志的集会,一些穆斯林认为这些漫画亵渎先知。在共产党国家中国,无神论政府对言论实施严格的官方限制,示威活动在那里引发截然不同的反应。

查理周刊在八名编辑人员后遇害后出版的首期刊物已经发行了七百多万份。巨大发行量反映了它所得到的支持,许多人把买一份查理周刊看作是反对让这份刊物闭嘴阴谋的具体行动。

但是一些穆斯林对这家刊物再次以先知穆罕穆迪的漫画作为封面表示愤怒,有些人认为这是亵渎。

这些在言论自由问题上酝酿出的分歧也出现在政府严格控制出版物和互联网的中国。

在中国当局看来,巴黎的袭击行为证明了对新闻出版不加限制的危险。新华社发表的社论断言,“应该对言论自由有所限制”。

社论说:“如果人们在放任 ‘自由’的同时对自己有所限制,并尊重他人,这个世界上的悲剧就会少一些。”

人们当然不会期待中国国家控制的媒体会倡导新闻自由的价值,大赦国际的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认为,新华社的反应也回应了北京有关国家主权的观点。

他说:“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是多样性的,各种宗教和文化都有其核心价值。所以我认为他们所要做的是要强化这种观点,即不同国家和文化都有自己核心价值,其他国家需要尊重。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驳斥外国有关中国严厉限制政治自由的批评,说其他国家无权告诉他们应当如何管理中国的公民。国际特赦组织研究原倪伟平说, 查理周刊事件凸显了中国认为其他国家也有权像他们那样限制言论。

他说,中国把穆斯林对查理周刊漫画的愤怒反应与中国政府拒不接受外国批评联系在一起:“他们的意思是,西方媒体要尊重这样的事实,即在别人看来,对先知穆罕默德的描绘可能令人反感。同时,他们也需要尊重中公共的核心价值观以及这种价值观所牵涉的一切。 ”

中国官方支持的环球时报发表题为“言论自由狂热可能加剧冲突”的社论,批评西方维护言论自由。

社论说,“人们建议法国社会有必要克制,不要再画穆罕默德,防止把追求自由表达变成一种宗教。”环球时报的社论还警告说,不加克制的言论和媒体自由会使欧洲出现更多暴力和冲突。

中国人民大学的国际关系学教授成晓河说,中国的教育制度不重视其他国家公民社会的历史,而中国对言论自由的看法深受到中国政治制度和教育制度的影响。这样就是为什么中国对巴黎恐怖袭击的反应跟其他国家的反应大不一样。

他说:“中国人需要了解巴黎的政治文化,巴黎人享有高度自由,包括言论自由。 我认为一些中国人不知道法国具体的政治文化。法国发生过倡导人权自由的大革命,我认为中国人民的确应当了解这一点。”

鉴于政府的审查制度,衡量中国民众的反应非常困难,但袭击事件后,有人在网上对言论自由表示支持。也有人质疑,为什么他们不能像上星期巴黎百万民众一样,举行游行已示团结,因为北京禁止这类集会。

中国近年也遭受到几次恐怖袭击,当局称发动袭击的组织为反国家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去年,被政府称为“穆斯林恐怖分子”的一批蒙面男子和妇女,在云南省的一个火车站用刀杀害了三十人,许多人将那次袭击称为中国的9/11事件。

研究中国社交媒体问题的作家陆若蘅说,一些网上评论人士渐渐对巴黎袭击事件后出现的大量同情表示反感,他们说,为什么中国的恐怖事件没有得到类似的同情。

陆若蘅说: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也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为什么美国和欧洲没有对中国的受害者大量表示同情。这是不是一种双重标准?随着事件的发展,西方新闻报道中逐渐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反应,这也是中国人的反应,内容也是有关双重标准问题。”

对中国在以穆斯林占多数的新疆地区的政策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新疆发生的恐怖袭击,与其说是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等团体发动的全球恐怖运动的一部分,不如说是对政府强硬政策的反应。

中国政府宣称,数百名新疆维吾尔人试图加入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战斗人员行列。防止中国境内未来发生袭击,依然是北京关注的一个重点,程度超过对保护言论自由、或者举行团结反恐集会的关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