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教徒群体抗争 浙江当局暂不拆十字架


聚集在浙江温州三江教堂前反对拆迁的信众。(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图片)

聚集在浙江温州三江教堂前反对拆迁的信众。(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图片)

面临当地政府强拆的中国浙江温州市三江教堂和教堂主建筑的十字架在教会抗议之后目前暂时得以保全。但是有教友表示,三江教堂目前的处境并不满意。有分析认为,三江教堂事件凸显了中国政府对民间宗教力量日渐强大的担忧。
当局在浙江温州三江教堂刷写的“拆”字。(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图片)

当局在浙江温州三江教堂刷写的“拆”字。(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图片)


温州市政府强拆三江教堂事件4月4日出现转机,总部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发布消息说,政府部门跟三江教堂经过协商,三江教堂暂时不拆。也有消息说,教堂的十字架和主堂不拆,而主堂后面的附属楼清明三天小长假期间虽然不拆,但三天后上班再做商量。据了解情况的教友说,三江教堂所在的永嘉县政府要求教会自行拆除附属楼。政府认为这座建筑面积超过事先批准的标准。

此前,当地政府4月3日通知三江教堂,教堂建筑违规,十字架太高,构成“严重安全威胁。” 三江教堂属当地的迁建项目。在遭到教友拒绝之后,当地政府威胁要动用警力强行拆除。

三江教堂事件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华盛顿邮报》4月4日的一篇博客文章就是关于这个教堂的。文章说,三江教堂建筑去年完工时,曾被当地政府做为样板工程。

对于当地政府暂缓拆除三江教堂主建筑的决定,一位姓陈的同工表示不满意。他4月7日对美国之音说,当局为什么要以超标名义拆楼,他们“搞不懂”。

记者:“信众对政府现在这个暂时的决定是不是满意?”
陈:“不满意”。
记者:“为什么不满意呢?”
陈:“为什么不满意?现在他还说要谈判,还要自己拆后面的附属,拆两层。本来它那个是山地,都是石头。他们拿过去审批好的,现在怎么又变成了农保地了?石头山,整个山都是石头,怎么变成了农保田呢?这个我们搞不懂。”

陈是邻县瑞安的教友,到永嘉县声援过三江教堂。现在已经回到瑞安。他告诉记者,他听永嘉的教友说当地政府还抓了三江教堂的教友。他说:“抓了教徒,这是事实。我下午听说要把他放回来。叫人去领回来。” 被列入拆迁目标教堂的十字架。(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图片)

被列入拆迁目标教堂的十字架。(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图片)


4月4日是温州当地政府强拆三江教堂的最后期限。数千名各地基督徒当天聚集三江教堂,祈祷守护,显示民间宗教力量的强大。

《华邮》的博客文章引当地一位教会领袖的话说,在跟政府的协商过程中,对方更关心的是教堂建筑上的十字架。有报道说,浙江省某共产党高官视察时发现浙江各地的十字架太多,教堂太多。除三江教堂之外,浙江已经有几处教堂被告知拆除建筑顶上的十字架。

十字架是基督教教堂的标志,有分析人士说,浙江政府以安全为由,要教堂拆除十字架,这显示当局对民间宗教力量的戒备心理以及对宗教自由的随时打压。

《华盛顿邮报》博文提到,三江教会是在政府登记的基督教会,但不隶属于受到政府严密监控的三自爱国教会。

“对华援助协会”创始人傅希秋同一天对美国之音说,近十年来,强拆教堂在中国时有发生,但那基本是针对地下教会。傅希秋说,从去年开始,得到政府承认的基督教会也面临强拆。比如河南南乐县三自爱国教会和三江教会,都属于在政府登记的教会。

傅希秋指出,连所谓政府承认的教会都面临打压,显示宗教自由在中国面临空前的恶化。

他说:“对(在)官方已经注册过的,甚至是(担任)县政协委员和三自教会领袖的教会进行打压。这说明了一个很严重的状况,就是说中国目前的宗教自由出现了空前的恶化。”

傅希秋说,如果说中国的家庭教会不受政府约束,属于政府所说的“非法教会”,现在由政府承认的教会也受到打压,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