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腐败新潮流:12女官员美容反腐落马


北京市检察机关日前宣布,12名北京女官员涉嫌美容会所贪污案,并称美容腐败成为新潮流。与此同时,中国社科院发布反腐蓝皮书称,中国腐败局势仍然严峻。

据中国《检察日报》12月19日报道,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去年收到一封检举女官员贪污公款做美容的匿名信,之后经过一年的调查,已经陆续侦查结案。揭出的13起涉及美容会所的贪污案中,12名涉案者是北京市局、处级女官员。

*一封匿名信牵出一串女贪官*

被匿名信举报的是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原主席白宏。将近60岁的白宏长期在美容会所高档消费,报销发票多为会议费、培训费、办公用品等,但各类发票都来自一家女子会所。白宏在5年时间里贪污399余万元人民币,用于美容、美体和健身等上百项特色服务。

北京检察机关通过侦查白宏案审查相关会所的账目,发现秘密客户资料,牵出其他案件的线索。这些秘密女客户包括北京财政局业务处处长、中石化、国家某科研所、北京住总集团、华北计算科学研究所等多家单位的女官员。

*反腐又添新利器 美容院里挖贪官*

北京检察院称,美容腐败成为新潮流,部分美容院注册了空壳公司,专门配合官员报销账目。检察院认为,这些女官员美容瘾极大,而美容院作为一个高消费、相对封闭的空间,极易脱离监管,美容腐败极具隐蔽性。

在历年反腐中落马的中国贪官多是男性。不过近年来,人们发现,女贪官的比例在不断上升。12名女官员因美容反腐落马的消息引起中国网民热议,称中国特色又添新内容,增添了“美容反腐”这一新名词。

网友“张振健”说:“继微博,小三后,中国又一反腐腰刀”

网友“总督韦爵爷”说:“男的吃喝嫖赌,女的吃喝购物美容。只是公款,花起来果然酣畅淋漓、快乐无边!”

网友“文哥530”说:“无官不贪,是官场的浅规则”。

北京市12名女官员虽然被称为是“美容反腐”名词的首创者,但在她们之前,已有女官员因爱美爱奢侈品而贪污落马。

据报,辽宁鞍山前国税局局长刘光明曾经到香港做全身各部位整容,先后花费500万元人民币,仅臀部整形费就花了50万;号称LV女王的辽宁抚顺市政府前副秘书长江润黎仅LV手袋就拥有253个。

*贪官没有性别 腐败不分男女*

不过,北京市民高洪明认为,贪官其实没有男女性别之分,女贪官人数少是因为女性官员的级别往往比较低,权力比较小,可人性的贪婪不分男女。

因此,高洪明认为,重要的是要建立起反贪的制度: “反贪官不反产生贪污腐败的制度,不在这上面下功夫,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是他在那个地方,人性的恶就能表露出来,贪污实际上是司空见惯的事。”

*收受美容卡是腐败的初级阶段*

北京维权人士周莉女士认为,男性官员收取例如高尔夫俱乐部或高级会所的会员卡,收受洗澡一类的款待,女性官员收取美容卡、购物卡,这种受贿由来已久。周莉说,这其实是一种很低端的受贿形式,其严重程度远远不及现在流行的收受古董、珠宝一类的保值物品。

周莉认为,就目前中国官员的腐败程度来看,把官员收受个美容卡这类初级阶段的贪腐也都算成腐败,是打苍蝇不打老虎:“现在拿出来作为一种腐败方式,我觉着太瞧不起中国的官员了。”

*反腐蓝皮书:腐败从个体向集团化发展*

就在《检查日报》披露12名北京女官员美容腐败的同一天,中国社科院发布《中国反腐倡廉蓝皮书》。蓝皮书说,当前中国反腐斗争的形势仍然严峻,腐败主体从个体向集团化蔓延,窝案串案较严重。腐败手段从显性向隐性扩展,曲线收钱,迂回敛财、花样翻新。

蓝皮书谈论中国腐败的发展形式时说,腐败的非法所得从短期向长期演变,贪官们既贪图消费享受,又追逐资本占有;腐败的领域也在扩大,从经济政治司法领域,侵染到社会文化教育领域,并出现跨国境“向外型”腐败。

这部反腐蓝皮书还说,由于近来大案要案频发,特别是薄熙来的落马,引发了民众对“一把手”监管难度的关注。此外,蓝皮书在调查时发现,中国民众对腐败现象不仅有“痛感”,而且出现了“麻木感”。

*民众以“麻木感”消除“疼痛感”*

中国在多年的反腐倡廉后,现在要面对腐败程度严重到令国民生出“麻木感”,以消除“痛感”的现实。北京市民高洪明对美国之音说,这证明靠体制内反腐根本无效。

高洪明说,贪污腐败是官员的福利,官员不可能轻易放弃他们的福利。他呼吁中国新领导人不要再搞运动式反腐,而是真正建立起包括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独立监管的反腐体制,否则,十八大后的反腐潮只能像一阵风,不论这阵风是大是小,或长或短,吹过后贪腐照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