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产能过剩债务缠身 中国僵尸企业引国内外担忧


河北省唐山曹妃甸港的一名码头工人等待把钢筋装上货轮。(2012年2月20日)

河北省唐山曹妃甸港的一名码头工人等待把钢筋装上货轮。(2012年2月20日)

代表在华欧洲企业的中国欧盟商会2月22日发布的新报告很直接地指出中国自2009年来愈发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中国政府已经将关闭债务缠身的“僵尸”企业设为2016年的首要关键政策之一,然而,这份报告质疑北京方面是否能够将失败企业“逐出”市场,并解决债务和失业等问题。

僵尸企业难倒

中国欧盟商会的报告称,就在中国经济增幅跌至近年来最低,政府挣扎着进行产业改革之际,各地方政府官员出于自满情绪、地方保护主义以及自己的仕途,依旧执着于追求数字的增长,缺乏动力关闭失败的企业,同时当地银行与环保监管人员对此态度也十分缓和。

该组织主席武特克(Jorg Wuttke)说:“中国总是在诱导产业扩大,这个体系滋长产能过剩。”

《华盛顿邮报》22日的报道称,中国的国有重工业在经济飞速增长的几年间靠着借贷和投资“摆阔”,发展太过头、太迅猛。

中国欧盟商会认为,2009年经济危机后,中国经济复苏,并以两位数的高增长率像火箭一般发展,决策者们的自满态度阻碍他们看到问题的本质。

欧盟中国商会的报告指出,现在,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供给远远大于需求。然而,这些在还贷压力下挣扎的“僵尸”工厂并没有关门大吉,而是靠着经济和银行系统高额的资金维系着。

随着资本不断外流,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武特克说,中国已经没有能力继续靠花钱来解决这个问题。

债务问题严重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博士同样认为,债务问题是当务之急。

他说:“债务的问题在于,负责任的公司不会想要继续扩大生意,因为他们想要偿还贷款,那就意味着没有经济增长了。而愿意继续扩张的只有那些不负责的公司,他们不断地需要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借债。”

2月15日,中国银监会发布得数据显示,2015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27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季度末增加了88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67%,较上季度末上升了0.08个百分点。

即使如此,史剑道博士仍旧怀疑这个数字比实际情况要低。

他说:“挑战就在这里。中国真正要做的是清理掉那些烂公司,然而政府不想这么做。”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武特克指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就是“地方保护主义”。《华盛顿邮报》称,地方政府过于依赖主要产业为其提供的税收收入,特别是像“钢城”唐山这样由一种或两种产业主导的城市。

经济改革无动静

产能过剩的这个问题之严重,已经让政府内部的一些人也为之忧心。《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在华商人通常不愿意公开批评中国,但武特克却直言中国改革不力。他说,习近平的改革重点目前是党和军队以及反腐,而不是经济。《华邮》的报道援引武特克的话说,共产党领导层内部也有许多人为经济改革的步调之慢而感到懊恼,有一位高层官员甚至“几乎恳求”他发布第二份关于产能过剩的报告,来吸引人们对此的关注。

武特克说:“有时候他们需要外部的声音来传递内部的意见。”

央行反加大贷款力度

上周,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1月份中国的银行拿出2.51万亿元贷款来支援步伐放缓的中国经济,这个数字达到历史之最。早在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为了提振经济,银行提供的高额贷款也比这少,为1.89万亿元。

央行称,这次的贷款中,最大的部分为企业和政府机构的长期借贷,总额为1.06万亿元。路透社报道说,虽然经济学者有时推测,中国信贷数据的大起大落跟投机活动有关,但最新的数据似乎暗示实体经济对贷款有稳健需求。

然而,史剑道博士对此存疑。他说,与美国企业研究所有合作的《中国黄皮书》(China Beige Book)对2000多家中国企业进行调研,最惊人的结果之一就是他们没有对贷款的需求。

史剑道博士说:“这些企业不想要借贷,他们看不到借贷的价值所在,他们已经有太多债务在身,并没有对贷款的足够需求。”

他认为,央行发布的数据只是决策者的愿景,他们希望经济更加强劲,从而带来更多借贷的需求。

中国的产能过剩和债务问题对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影响深远。武特克说,产能过剩使中国出口的钢铁价格低廉,而这可能导致欧洲等地出现更严重的失业问题。

数千名欧盟各国钢铁工人曾于2月15日在布鲁塞尔示威,抗议中国倾销钢铁。

中国欧盟商会负责人武特克为中国政府自身对此问题的认识不充分而担忧。《华盛顿邮报》援引他的话说:“如果政府就是问题的一部分,那政府怎么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