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经济能否跳好“十三舞”?


北京人民大会堂

北京人民大会堂

中国官媒近日对即将推出的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做了高调宣传,将新领导层在“新常态”下规划的中国经济发展蓝图与实现习近平的“中国梦”捆绑宣传。官媒的宣传虽然令一首宣传神曲“十三五”爆红网络,但真正需要关注的,则是习近平在揽权后的接下来五年里,是否有意愿和决心实施必要的改革,推动中国经济成功实现转型。

“要了解中国的下一步,你最好关注十三五。(十三舞?那是什么舞?)第十三个五年计划。”

这首迅速窜红网络的中国宣传神曲,目的是要让更多人关注“十三五”规划,关注在习大大的领导下中国政府,如何在民众的参与下,为今后五年描绘出一幅宏伟的发展蓝图。官媒新华社在其Twitter上发布这段视频时,中共即将召开十八届五中全会。而此次会议最重要的议题就是讨论和发布第十三个“五年计划”。

即将进入第十三个五年计划之际,中国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经历了夏季股市动荡后,如何在增长减速之时,推动必要的改革,让经济转向更可持续的增长模式,从全球投资者到中国观察人士,都希望能从“五中全会”和“十三五”中了解,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中国政府会制定什么样的经济目标和政策方针。

冗长的“十三五”规划报告尚未发布,不过官媒已经披露了其大致框架。10月26日中国十八届五中全会开幕当日,人民日报署名“任仲平”的文章“十三五”规划称作“本届中央领导集体主持编制并完整实施的一个五年规划,将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向更高发展阶段迈进的艰难跃升,将是迎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第一个百年目标’的最后冲刺,也是跋涉在民族复兴之路上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关键一程。”

和唱给外国人听的“十三五”不一样的是,“任仲平”说这个五年规划的编制者是“本届中央领导集体”,而“民族复兴之路”则显露出习氏印记。

中新网周五的一篇文章将“十三五”总结为一个中心、两个短板、三种“新姿态”、六个必须和十大领域。一个中心指的是“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十大领域则是习近平今年5月27日在浙江开会讲话时所说的“保持经济增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推动创新驱动发展、加快农业现代化步伐、改革体制机制、推动协调发展、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扶贫开发”等。

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对美国之音谈及“十三五”时,称习近平所说的“十大领域”并无新意。

他说:“这些从九五规划、八五规划开始就一直在说了。要是我去写‘十三五’规划的话,我也会把这些放到前边的。因为很多关于改革、调结构、调整、增长方式这些话,坦率讲越来越变成一些套话,大家谁都可以去说。但是很遗憾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是有口无心的。”

中国领导人一直在谈论或承诺推动经济改革和结构调整,但避讳公开谈及改革面临的强大阻力。

目前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任教的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近日在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和平基金会谈论中国经济再平衡时,强调了政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他说:“这是关键所在,因为30年来,中国的饼越摊越大,涨了10到11个百分点。家庭所占份额在缩小,其他部门则在扩张。那基本上就是国有部门。虽然国有部门通常由国家拥有,实际上被领导阶层和家族控制着,也就是所谓的既得利益。每个人都明白,但是不能说。”

佩蒂斯说,几乎所有重大的改革举措其实做的都是同一件事,就是让财富从政府流向家庭。他说,并非当局不知道该怎么做,症结在于政治上的阻力。

佩蒂斯所言的财富转移,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核心问题,即家庭应该掌握更多财富,而非国有部门,这样才能带动消费,进而转向以消费为推动力的增长模式。

佩蒂斯说,对他而言,中国改革的关键在于私有化的进程,因而需要关注的是,当局今后一年会在这方面采取什么改革举措。

他说:“我希望2016年能看到朝资产私有化方面走出坚实的步伐,或利用这个过程偿付债务,那样会间接有助于家庭部门;或者通过财富转移,直接为家庭部门提供帮助。”

而推动这些必要改革的关键,并不在于如何规划,而在于是否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和政治勇气去推进。

华尔街日报26日的一篇报道谈及习近平时说,说一些中共党内人士说,习近平对经济的重视程度不够,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推进其国内政治议程,尤其是反腐行动上;而习的支持者则认为,他在改革方面仍然面临强大的阻力,这些阻力来自那些从现状中获得既得利益的企业界和政界人士,这些势力强大的人中包括一些退休领导人。

佩蒂斯在此前所说的场合被问及反腐与改革的关系时说,了解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中共的领导人需要集中权力,才能够在那样的政治环境中推动改革。

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习近平发动反腐运动持有这种看法。但他在其他方面表现出的强硬的控制手段,则和这些人希望看到的习作为改革者的形象截然不同。

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说,那些认为习近平反腐揽权是为推动改革铺路的人想法过于天真。他认为,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本,是和权力集中对立的权力制衡。

陈志武说:“现在唯一的办法,要真正实现这些目标的话,包括国有企业改革,真正地往市场化,往民营化的方向改革,要能够实现的话,必须要进行根本性的体制改革、政治改革。尤其是权力制衡结构如果不能真正做到位的话,最后这些意愿的表达就不能成为现实。”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