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欧人权对话被批光说不练 贵阳活动人士遭雪藏


贵州人权人士在人民广场。左起:田祖湘、廖双元、糜崇标、陈西、雍志明、小王)(资料照片,来自网络)

贵州人权人士在人民广场。左起:田祖湘、廖双元、糜崇标、陈西、雍志明、小王)(资料照片,来自网络)

中国和欧盟人权对话日前在贵州省贵阳市结束。这次人权对话之前,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批评欧盟姑息中国当局在人权领域的倒退,漠视北京继续关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夫人刘霞等践踏人权案例,致使每年两次的中欧人权对话沦为“空谈”。美国之音了解到,就在这次中欧人权对话举行之际,贵州当局封锁了相关消息,并将当地多名人权活动人士强制带离贵阳软禁,切断外界联系。


*各说各话*

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消息,2013年6月24日至25日,中国-欧盟第32次人权对话在贵州省贵阳市举行。中国外交部国际司司长李军华和欧盟对外行动署东亚事务司司长萨巴蒂尔共同主持对话。双方通报了各自在人权领域取得的新进展,并就国际人权领域合作等问题交换了意见。欧盟代表团在贵州实地考察了一些地方,其中包括一个获得官方认可的教会 -- 贵阳基督教堂。

这则只有几百字的短消息没有提及欧方在会议期间提出的具体意见或个案,但是承认双方有分歧,提到中方“阐明了中国在涉藏、涉疆、司法个案等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强调中国司法机关依法办案,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干涉中国内政。”

中方称,“世界是丰富多彩的,不可能有促进和保护人权的统一标准和模式。” 与此同时,北京方面还要求欧盟“尊重中国的人权发展道路,客观看待中方人权事业发展,以建设性方式妥善处理人权领域的彼此分歧。”

欧盟在6月25日发布的新闻简报表示,欧方在这次人权对话中表达了对中国少数民族和宗教人士人权的关切,并讨论了公民被剥夺自由和受到刑事和行政处罚等问题。欧方还询问中国为批准其在1998年签署的国际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而采取了哪些措施。


第32次中欧人权对话结束的第二天,新疆一个多民族混居的地区发生了骚乱,35个人在骚乱中丧生,这是这个维吾尔自治区四年来最严重的暴力事件。

*负面评价*

这次中欧人权对话开场前夕,总部在美国纽约的国际组织人权观察发布的新闻稿针对这次会议的举办地点提出批评称,第32次中欧人权对话进一步降低了有效而有原则的人权外交门槛,“这是恰恰是中国政府最喜欢的那种对话”:远离中国高级官员,远离国际媒体,而且双方都缺乏对中国的现实状况实施人权保护的雄心壮志。”

人权观察一位发言人批评欧盟没有对中国政府近年来频频发生的强迫失踪、“黑监狱”等违反人权的多项事实提出有力追问,指出欧盟应当与中国最高级别的政府交涉人权问题,而不是便宜行事,进行低级别而又不透明的外交活动。这个人权组织呼吁大幅度整修持续多年但效果不彰的中欧人权对话。

人权观察在新闻稿中指出,中国官员在迫害政府的批评者及其家庭成员方面没有收敛,而获得2012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欧盟领导人在奥斯陆颁奖仪式上似乎连刘晓波的名字都不愿提及。新闻稿说,盲人法律活动家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身患阑尾炎,但一直被剥夺有效的治疗。今年六月,被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弟被以欺诈罪名判处11年重刑。新闻稿说,尽管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多次公开承诺打击腐败,但是3月31日,有4个人在北京一个公共广场拉横幅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而遭到警方拘留。警方还拘留和逮捕了参与同一活动的另外11个人。

*严加监控*

就在这次人权对话开始之前,上海、广州等地的维权活动人士纷纷遭到软禁。中国当局将遭到取缔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住在贵阳地区的廖双元和吴玉琴夫妇以及基层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李任科、徐国庆等人押送外地软禁,同时切断他们与外界的通讯联系。遭判刑10年的贵州人权活动人士陈西的妻子的手机和家中电话全都中断。

吴玉琴女士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和丈夫廖双元24日被国保带到一个山庄度假地,25日晚上才准回家,警方并没有告诉为什么要带他们离开贵阳。

她说:“派出所的人也说不知情嘛。后来才听说的。回来以后,我们去问,才知道是这件事,说是美国有个人权委员会到贵阳来了。所以,他把我们控制了。(记者:不是美国的,是欧盟的。)但是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人被控制。听说这些人也到教会去了。我还是听教会的朋友说的。”

在此之前的所谓六四敏感期,吴玉琴和廖双元曾被异地软禁三个多星期。

吴玉琴说:“被带到一个山庄里。就是软禁嘛。他把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人差不多都控制了。而且这次六四期间他把我们带走25天。5月18号到6月11号,我们才回来。”

吴玉琴表示,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其他主要成员也都在24日和25日这两天被旅游软禁并断网断话。

她说:“廖双元、黄燕明、莫建刚都被限制(自由)了。电话都打不进来。都被派出所带走了。(记者:带到不同地方是吧?)是到不同的地方。他不会让我们会合的。”

从吴玉琴讲述的情况来看,当地普通人、甚至警察也不清楚什么国际会议在贵阳举行,参观教堂的外国人被讹传为来自美国。

她说:“因为他们也讲得很明确,就说是好像是美国的,有一个人权委员会到了贵阳,来看贵阳的教会嘛。所以他们知道,但是也不是了解实际情况的。给我们转述的就这么一句话。(记者:他们是教会的人员?)对对对。”

*电话不通*

陈西的妻子张群选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和在一家医院做护理工作的女儿21日去400公里外的贵州中兴监狱探视陈西,回贵阳后不久就发现手机和家里的座机电话不知为何都打不通了。记者告诉张女士前两天有中欧人权对话在贵阳举行,她才恍然大悟。

她说:“难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样一说我知道了。他们都被带走一天。所以,我的电话三天都没通。”

张女士表示,她的手机服务是中国移动公司提供的,而座机电话由中国电信提供服务,两家公司的客户服务部门都不肯说明中断通讯的原因。

她说:“我打电话问他。我说我没欠费,你为什么不让我电话通。我说,以前陈西在的时候我们的电话都是一个月一个月不通的,你们到底在搞什么,你们违法的。职员他们说,我们查查,我们查查,开始就这样忽悠我们嘛。后来我天天打电话,最后他才说,48小时后我们工作人员给你查是不是系统问题。就骗我吧。”

陈西是2005年成立的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召集人之一。早在1989年北京学运后,陈西因组织民主团体而被判刑三年,1995年又因组织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和要求平反六四而被判刑10年。2011年10月,陈西在参与给被认为在中国一党专政下甘当摆设的八个民主党派送花瓶活动和独立参选区县人大代表之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再次判刑10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