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三鹿毒奶粉案两名犯人被处决


中国处决了三鹿毒奶粉案的两名主要犯人,他们的罪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三鹿毒奶粉导致至少6名幼儿死亡,30多万儿童因食用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而患上泌尿系统疾病。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11月24日对三鹿毒奶粉案的刑事犯罪案犯张玉军、耿金平执行死刑。

该法院今年1月判决,认定张玉军生产、销售搀入三聚氰胺的蛋白粉,犯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从事鲜奶收购和销售的耿金平被认定向鲜奶中搀入含有三聚氰胺的蛋白粉,犯有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

*毒奶粉事件给中国造成的巨大伤害*

北京法律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郝劲松对美国之音说,根据中国刑法规定,对极大危害公共安全的人最高刑罚是死刑,不过,管理者也负有很多法律责任。

郝劲松说:“背后的管理者也有很多的法律责任,而不仅仅是两个农民最后被判处死刑,实际上三鹿奶粉案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和创伤不是判处两个农民死刑就可以弥补得了的。”

中国2008年曝光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导致三鹿集团破产,21名公司高官和中间商被判刑,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被判无期徒刑。虽然三鹿毒奶粉事件是一系列中国食品安全事件中的一起,但毒奶粉给中国儿童健康造成的巨大伤害,给中国产品在国际间的声誉造成损害被视为是空前的。

一直致力于帮助毒奶粉受害儿童的法律工作者林峥说,对于那些受害幼儿家庭来说,他们并不关心谁被处死,更关心政府到底如何赔偿他们。

*北京一些法院开始受理毒奶粉赔偿案*

去年9月份毒奶粉事件爆发后,中国各省地方法院拒绝受理毒奶粉索赔案,称等候政府统一赔偿规定。中国政府后对毒奶粉受害者推出了赔偿方案,但很多家长并不满意,认为赔偿太少,要求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

林峥说,今年已经有一些法院开始受理毒奶粉案:“去年开始,民事案件推进的比较慢,但是从今年4、5月份开始,陆续有一些民事的、请求赔偿的,包括受害者家属他们已经可以在法院立案了,就是已经进入了民事法律程序。”

虽然目前受理的法院仅仅集中在北京地区,但林峥认为,这是一个开端,如果全国各地毒奶粉受害家庭都能够获得充分足够的法律协助,各地法院都会逐渐允许毒奶粉赔偿案进入法律程序。

深圳作家赵达功认为中国政府看起来有所让步。他说,其原因很简单,如果不解决结石宝宝的赔偿问题,这将永远是当局的一块心病。

*何以谢罪天下--两颗中间商人头*

不过,赵达功说,中国的权力仍然大于法律,当局往往找一、两个人象征性地处理一下,以平民愤。而权力仍然无法无天。

赵达功认为,比起被处死的这两个人,权大于法给社会造成的危害要大得多:“你枪毙什么人,他违法了,那是法律的问题,但是我们所追求的不是你枪毙人的问题,而是结石宝宝家庭受害者应该得到合理赔偿,应该有一个申诉的地方。受害者现在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而且最近又把赵连海给抓起来了,就是结石宝宝代表,维权人物。”

三鹿毒奶粉受害幼儿的父亲赵连海去年在互联网上建立起“结石宝宝网站”,以帮助其他毒奶粉受害者家庭。另外,由多名法律工作者组成的维权组织--公盟法律研究中心今年7月遭当局罚款并取缔。公盟曾代理多起维权案,其中包括毒奶粉受害者案、胡佳案、孙玉娇案和四川豆腐渣工程案等敏感案件。

关键词:三鹿毒奶粉,法院, 处决,张玉军,耿金平,三聚氰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