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在质疑声中谨慎推行外资投资改革


(从左到右)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和国务卿克里,中国主席习近平、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和汪洋在第八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2016年6月6日)

(从左到右)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和国务卿克里,中国主席习近平、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和汪洋在第八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2016年6月6日)

预计中国很快将会减少那些被禁止接受外商投资的行业领域的数量。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本周一表示,中国下周将会提交新的“负面清单”,但是有多少领域会被开放尚未确定。

这一议题是本周在北京举行的“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中高层官员所关注的焦点。美国敦促中国削减仅向本国企业开放的投资领域的数额。

新的最后期限

中国没能在去年三月这个其自定的期限前提交清单。这让美方参与者感到失望,他们认为这样的延期会影响两国之间更广泛的贸易投资条约谈判。而在去年九月,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就此达成了共识。

包括李克强总理在内的中国领导人多次强调这份“负面清单”只会对一些敏感行业保留限制。但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近期的经济增长放缓可能会导致当局尽可能地延迟放松对本国企业的保护。

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利查德告诉美国之音,“这可能是朝着正确方向迈进的一小步。相比政治领域,中国更愿意在经济领域加强合作。但是贸易和投资议题也被用作整个谈判过程中讨价还价的筹码。因此,我们还将要观察其结果如何。”

中国主席在周一双边会谈开幕式上表露出对达成一个强有力的投资协议的期望。他说,“我们要共同努力,争取早日达成一个互利双赢的中美双边投资协议,打造双边经贸合作的新亮点。”

然而,谈判官员们等待在对话结束之际才宣布清单这一事实,让一些观察者感到悲观。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弗里曼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斯考特·肯尼迪说,这次谈判是美中两国领导人集中讨论两国关系的时机,但让人失望的是中国没能够提前提交清单。这也让人怀疑战略与经济对话对中国领导层的重要性。

杰克·卢的担忧

除了中国严格的投资法规,美国还担心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一些中国企业以低于市场的价格销售钢铁等产品。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在周一的开幕式上指出,这种行为给全球经济造成了巨大压力。

他说,过剩的产能对全球市场产生的影响是扭曲的,有破环性的。实施相关政策,大幅减少包括钢铁和铝等一系列行业的过剩产能,对国际市场的运行和稳定十分重要。

尽管美国从全球经济的立场来看待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但有观察者称,中国更看重这些行业在提供就业机会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

举例来说,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有超过2500万人口在能源领域工作,这个数字比该领域实际所需的人数要多得多。虽然对这些行业的改革能够提高其竞争力,让他们变得更有效率,但中国政府担心这么做会引起高失业率以及社会动荡等问题。

美国企业对中国向外商投资加大开放的承诺持怀疑态度。过去的经验显示,当地政府通常会推迟实行新政策,或是在中央政府宣布改革之后仍通过制造行政瓶颈来推迟开放。

经济学家埃文斯-普利查德表示,越来越多人对中国加大吸收外资投资的意愿产生怀疑。上海自由贸易区承诺要在更广范围的新领域内接受外资,但外国企业抱怨他们并没有得到平等的市场准入权。

中国可能会考虑放松其在制药业,酒店业和其他没有出现产能过剩的服务行业的投资管控。但是他说,中国还会继续限制外资进入电子通讯业,重工业以及传统产业。

中国对技术的渴求

与此同时,中国觉得有必要吸引更多投资和新技术来升级其工业部门领域,并提高其出口产品的质量。中国政府也致力于通过鼓励全面研发新技术来创造一个“创新型社会”。尽管中国的工业增长速度快,但其研发领域相对薄弱,很大程度上仍依靠对外国技术的进口或者模仿。

分析人士指出,只有扩大对外资投资的开放,才能引进更多外国技术,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开始谨慎地向外资投资开放一些行业。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第八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讲话(2016年6月6日)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第八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讲话(2016年6月6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