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学者:中国正爆发一场“光棍危机”


中国农民工在北京一家商店附近休息(2008年10月)

中国农民工在北京一家商店附近休息(2008年10月)

中国因严格执行一胎化生育政策和“重男轻女传宗接代”之民俗影响而导致男女比例失调,引起当局担忧和国际社会诟病,有媒体说:中国当局正努力改变这种形象。中国有关当局开始采取行动,不许人们随便鉴定胎儿性别、不许选择性堕胎。有专家说:不是“两非”而是政策严重失误而引发这个后遗症。

中国性别失衡有多严重

新华社(5月6日)报道说,“我国是世界上出生人口性别结构结构失衡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波及人口最多的国家。”

有鉴于此,中国卫生计生委等相关单位在全国展开整治“两非”行动,即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新华社说,本次专项行动将加大对医疗卫生、计划生育技术服务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从事“两非”行为的查处力度,严肃查处“黑诊所”和游医等从事“两非”的行为,严肃查处“两非”中介;以及加强可用于胎儿性别鉴定器械和终止妊娠药品的监管。

在广州妇产医院,一位女性抱着孩子

在广州妇产医院,一位女性抱着孩子

去年,中国新生儿性别比为116比100,即每出生100个女婴就有116个男婴出生。山东领导曾说:中国有些地方这个比例达到120比100。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标准,人类自然出生人口性别比例为105比100。联合国人口基金2012年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出于性别选择目的人工终止妊娠导致中国在2010年少出生2400万女婴。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显示,0-4岁人口的性别比达到120比100。

易富贤:中国将现光棍危机,四千万男人找不到老婆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研究员、中国人口学专家、《大国空巢》一书的作者易富贤表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人口性别比例失衡问题。他对美国之音说:“80年代、90年代初期出生的人口刚刚到达结婚年龄,所以中国的光棍危机现在才开始爆发出来。中国今后将会有大约4000万男人找不到老婆,这对整个社会的稳定是有很大冲击的。”

新华社的报道说,“‘两非’行为是导致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直接原因。”而专家认为,“两非”只是一种现象,人口性别失衡主要是政策问题。美国专家易富贤表示,人口性别比例失衡的唯一原因是中国的一胎化政策,当人们只能生一个孩子的时候,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生男孩。

他说:“美国盖洛普公司从1941年到2011年一共进行了十次调查,如果每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的话,美国人都是一面倒地选择生男孩,选择生男孩的比例为40%,只有27%选择生女孩。尤其是美国的男性,54%的18-49岁美国男性选择要男孩,只有19%选择要女孩。所以中国人偏爱男孩的思想并不比美国强烈。”

重男轻女传宗接代观导致性别失衡

路透社报道说,和许多亚洲国家一样,中国有重男轻女和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这加剧了人口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数据显示,虽然亚洲许多国家的人口性比比例较西方国家高,但在没有实行一胎化政策的国家和地区中,韩国为110比100,印度为108比100,新加坡和香港同为107比100。

《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表示,2005年-2013年中国有“剩女现象”,比如在2010年,虽然27岁和25岁的男性人口均多余女性,但27岁的男性人口要少于25岁的女性人口。但从2014年开始,中国的“光棍危机”将开始全面爆发,如不对现在政策加以调整,到2050年,中国光棍人数将达到4000万,即年龄在25-60岁的男性人口超过年龄在23-58岁的女性人口4000万。研究发现,大规模人口性别比例失调会导致反社会和暴力行为的上升。

今年1月,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通知,要求加强打击防控采血鉴定胎儿性别行为。通知说,近年来,一些非法机构和个人在网上开展业务,有专人上门或选择隐蔽地方为孕妇抽取静脉血样,然后用冷藏器贮存送往境外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山东省省长郭树清甚至在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出生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调,一些地方超过120比100。”他在报告中提出要通过改进计划生育管理体制来治理性别比严重失衡问题。

瑞洁:彻底废除坏政策才能解决性别失衡问题

美国关注中国妇女权益的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的创办人兼主席瑞洁和陈光诚参加VOA卫视节目(2013年1月30日)

美国关注中国妇女权益的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的创办人兼主席瑞洁和陈光诚参加VOA卫视节目(2013年1月30日)

美国关注中国妇女权益的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Women’s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的创办人兼主席瑞洁(Reggie Littlejohn)表示,中国政府现在采取行动打击“双非”显然是开始意识到人口性别比例失衡的严重后果,但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唯有彻底废除一胎化政策。她说:“任何对一胎化政策的修补、调整或者是改革都是不够的,这个政策需要被彻底废除,也就是说妇女可以完全不受限制地选择她们想要孕育几个孩子。”

《大国空巢》的作者易富贤认为,在一胎化政策下中国政府直接参与堕胎酿成中国民众对胎儿生命的漠视,这进一步加剧了中国性别选择性堕胎。他说:“在中国,政府参与摧杀生命,政府强制堕胎。政府本来应该是保护胎儿权利的,应该限制堕胎的。连政府都参与堕胎的话,那老百姓他就更不当回事了。政府都参与堕胎,那老百姓想生个男孩,把女孩堕掉,那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觉得很正常。这是整个生命伦理体系的问题。”

据易富贤推算,1990年-2012年,中国累计选择性堕女胎2100万。仅2010年一年,中国就发生堕胎636万例,堕胎率为千分之460。在北京,2010年共出生11.6万新生儿,堕胎却高达21.1万,堕胎率高达千分之1812。他说,一个国家对堕胎的立场显示这个国家对生命的态度和这个民族的文明程度。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