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自定为“发展中国家”不利其全球治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不久在中国海南的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全球治理机制有待进一步的完善,中国愿意做出努力。但是,有专家表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仍将自己定位成“发展中国家”,这不利于中国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有效作用。为了完善全球治理机制,中国和美国都应该成为更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不久在博鳌亚洲论坛会晤来自联合国的代表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拉加德时表示,世界仍然不稳定,发展问题突出,他本人以及中国愿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发展做出更多的努力。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中国政治与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甘思德表示,中国将自己认同为“发展中国家”不利于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

他说:“这样的一种认同,会影响一个国家对某些政策的制定。WTO有很多有关关税的条款,根据各国的经济水平,制定减少关税的时间表等。第二个原因是,如果你说你是发展中国家,总体来说,你希望得到某种特别的待遇。我的看法是,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我们需要特别待遇。中国说,我们是大国,但是我们人口众多,我们的人均收入很低等。走出北京,你就会发现这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我们怎么可能尽快减少我们的二氧化碳的排放, 我们的人民怎么能够支付这么高的价格, 我认为,这造成了更低的期待。”

甘思德和他的团队三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中国和全球治理的问题。他认为, 随着中国对全球经济管理的进一步参与以及与各国政府的进一步合作与接触,中国正一步步从“制度的跟随者”向“政策制定者”发展。

甘思德的合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何帆说, 中国的确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是,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发展中国家,这是在衡量中国在全球治理上的角色时必须考虑的另一个方面。

他说:“你可以把国家分成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但是,我们同时也有大国家和小国家之分。 不管是发展中的大国还是发达的大国,他们有共同的利益。 挪威是一个发达国家,但是我相信,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共同利益要远远多于美国与挪威的共同利益。”

他补充说,中国是新兴的大国,与其相似的还有“金砖国家”的其他成员,如何和这些国家相处对美国构成新的挑战。

甘思德说,从贸易、投资以及金融等方面来说,目前的全球治理几乎陷入停滞状态:多哈回合谈判在慢慢等死,WTO成员国希望达成协议的意愿与日递减; G20 的作用昙花一现;各种自由贸易区正在兴起;各国的货币扩张政策也在盛行。

他说:“我们的看法是, 中国和美国都需要成为更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

2005年 9月,时任美国常务副国务卿的佐利克呼吁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希望中国不仅能够履行对WTO和其他国际组织的承诺,更能在这些国际组织中发挥有效的领导作用。

甘思德说,美国和中国应该合作,共同完善全球治理。为了更好地合作,两国首先应该解决好各自国内问题,比如中国的贫富差距,美国的财政赤字问题等;双边关系上,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都应该参加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 以加强战略对话的深度。从区域关系来说,对一些区域组织的建立应该慢行。

他说:“美国现在集中精力尽快结束跨太平伙伴关系的谈判,本来有 12个国家参与谈判,现在日本也加入了,但是不包括中国。很多APEC成员国也不在内。同时,中国和ASEAN国家也在谈判,这样亚太地区的经济就会出现重大分裂, 不仅是贸易和投资的方式会改变。我们和许多企业界人士会谈,他们不喜欢这样的不确定性。这样的分散的状态令人担忧。现在已经有354个自由贸易区, 这很有可能损害经济的发展。

甘思德说,多边关系上, 美国应该为中国2020年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制定路线图。OECD被认为是富裕国家的俱乐部,但是,应该变成重要国家的俱乐部。

在投资问题上,中国社科院的何帆呼吁建立一种“世界投资组织”来管理全球的对外直接投资。
他说:“在贸易问题上,你有世界贸易组织。在国际货币和金融方面,你有国际货币资金组织,虽然不是非常有效,但是你仍然有这些国际机构,但是在投资方面,什么都没有。也许我们应该从头做起,建立一个管理国际投资的机构。”

何帆说,因为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大国,不仅是对外直接投资的目的地,他们自己也变成了新的投资者。就中美两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来说,美国应该更加开放,接纳中国的投资,帮助美国就业机会的增长。而中国则应该开放金融、保险、教育、医疗等服务领域。

在金融管理方面,何帆说,各国应该调整经常账户,使之趋于平衡。美国不应该纠缠中国的人民币汇率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如何管理国际热钱的流动,特别是短期国际热钱的流动, 目前并没有任何制度来管理国际资本的流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