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瘾君子人数创新高 青少年占八成


瘾君子在注射毒品

瘾君子在注射毒品

吸食了第一口毒品,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痛苦与绝望、堕落与沉沦、疾病与死亡接踵而至。在中国,吸食毒品的人数又创新高,其中青少年“瘾君子”就占了八成。专家分析说,中国毒品泛滥的原因主要是监管和宣传力度不够、经费不足,以及中国人信仰缺失导致的内心空虚、追求刺激感。

联合国周二发布的报告显示,亚太地区冰毒的扣押数量在过去五年中暴增四倍。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易制毒化学品生产国之一,是亚太毒品制作和交易的重灾区。

中国禁毒委上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累计登记吸毒者295.5万名,估计实际人数超过1400万名。据西北政法大学禁毒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褚宸舸介绍,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中国历史上的最高值。

中国禁毒困境:中央不给钱 地方不听话

他认为,中国毒品泛滥的原因主要是现行法律制度没有被有力的执行,以及中央下拨的经费非常不足。他说,“从全国来讲的话,经费比如说社区戒毒、社区康复,还有比如说美沙酮这块儿都需要政府来投入一些经费。但是政府在这块儿投入的经费相对要少一些。但是具体的数字我不太清楚,但是总体来讲是比较少一些的。”

按照2007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规定,禁毒工作所需的经费被纳入在各级人民政府的财政预算中。那么,在保证中央拨款的前提下,地方政府对禁毒工作的重视程度就会直接影响到缉毒的成效。褚宸舸认为,加强地方政府各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对毒品问题的重视是当务之急。

他说,“因为这个禁毒委员会实际上是公安部门在主导,所以其他部门参与的这个程度并不是特别的多。所以应该其他的一些部门,比如卫生部门、宣传部门、教育部门、药物的管理部门,这些部门都应该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发动社会上对禁毒有认识有热情的个人、社会组织对禁毒工作的参与。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最年轻的吸毒者不满10

中国的媒体报道,海南省目前发现的年龄最小的吸毒者,仅仅不满10岁。近几年来,十三岁的中学生吸毒已不再是什么新闻。据统计,在中国的吸毒群体中,青少年占了80%。

褚宸舸介绍说,现在毒品种类的多样化是吸引青少年吸食的一个原因。他说,“新型毒品的吸食和娱乐产业伴生在一起,所以青少年吸的就比较多。”

他提到的“新型毒品”实际上是相对于鸦片、海洛因等取材于天然植物而言的合成毒品,为人们所熟知的有冰毒、摇头丸、K粉等。这种毒品是以化学合成为主的一种精神药品,可以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有兴奋或致幻作用。新型毒品的滥用多发生在娱乐场所。

生活空虚的“有闲阶层”也是吸毒主力军

今年年初,浙江省温州市一群50岁左右的退休大妈们进入了人们的视线。据报道,这些大妈们经常聚集在KTV等场所一起吸毒,每次吸毒费用达四五千元人民币。她们在采访中表示,每天生活单调,吸毒是为填补生活空白。她们被抓捕当日的新闻这样写道,“便衣民警刚推开包厢的门,震耳欲聋的音乐扑面而来。昏暗的灯光下,一群人正在疯狂扭动。”

褚宸舸说,“过去我们一般说好像是有钱的阶层,比较富有的阶层。过去就是商人,还有娱乐业的人,还有就是街头的这种小流氓、小混混,这种青少年比较多一些……近年来比如说有一些退休的人员。退休人员他们有点退休金,然后家里也没什么负担,他们自己也搞这个,也在家吸毒。”

同时,身为禁毒主力军的政府官员的吸毒现象也在近几年层出不穷。今年4月,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吸毒被抓事件在网上引发热议。据报道,他在被捕前已经吸食毒品长达三年。而在去年年底,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41名党员因吸毒被开除党籍。

中国官媒《参考消息》5月11日报道援引一位专门代理毒品案件的刑事律师的话说,“吸毒官员的数量可能十分巨大,超出我们的想象。在中国,没有太多人能长期负担毒品开销——一克冰毒在北京需要约800元,在广州大约要400元。在拥有的钱财超过自身需要以及信仰缺失的情况下,一些官员寻求通过毒品缓解工作压力。”

“瘾君子”背后的信仰缺失

这位律师并不是第一个感叹中国“信仰缺失”的人。《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也曾发文称,官员吸毒的背后主因是信仰缺失。褚宸舸也在采访中谈到,“他有了不少钱,但是他缺乏一种信仰,内心比较空虚。这种我觉得跟这种萎靡的、不良的精神状态有一定的关系。”

盖洛普国际调查联盟在2014年调查了世界上56个国家的6万多人,结果显示63%的人说自己是信教者。而在中国,这个数字为7%,也就是将近1亿中国人。那么加上信仰共产主义的不到1亿人,余下的10亿中国人可以说是处于没有信仰的状态。

中国电视主持人白岩松曾在网上发表文章称,“中国人曾经敬畏自然,追求天人合一,尊重教育,懂得适可而止…..从五四运动到文化大革命,所有这一切被摧毁得荡然无存……钱和权,就越来越像是一种信仰。”

除了信仰缺失导致的内心空虚以外,中国对于毒品危害的宣传教育工作不足也是致使人们走上歧途的一大原因。在大小城镇街头,商业广告、明星海报比比皆是,却鲜有介绍毒品危害的内容。

褚宸舸谈到,毒品的预防工作应该是教育部门和卫生部门主管,但是他们目前并没有安排专业的人员来做这个工作。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经费不足,另一方面是重视不够。

他说,“中小学的禁毒教育,包括大学生的禁毒教育,我看全国都做的是不太好……按照国家的规定应该是进课堂,就是专门要有这种禁毒的知识的传授,这种预防的这种知识。但是很多的学校基本上流于形式,就是每年的禁毒日搞一些宣传的展板放在学校里面,往那儿一放就行了。”

他还谈到,实际上,社会上有许多像他一样研究禁毒问题的专家非常愿意参与到一些公益讲座和课程中。问题是,这需要政府各个部门和社会各个层面的重视和协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