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人口贩子、强制遣返,脱北女性在华受煎熬


2016年11月1日,三名朝鲜“脱北”女性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传统基金会”讲述她们逃难韩国而被迫与中国的子女分离的故事。

2016年11月1日,三名朝鲜“脱北”女性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传统基金会”讲述她们逃难韩国而被迫与中国的子女分离的故事。

“脱北者”是指因为生活贫苦的窘境或是对外部自由的渴望而冒险以非正常的渠道离开祖国的朝鲜人。近年来,有关“脱北者”的故事不断,少不了悲惨与离奇。而专程前来美国的金正雅(音译)一行人,希望人们关注的,是她们同时作为一名“脱北者”和一名母亲所面对的痛苦与无奈。11月1日,她们在华盛顿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人口贩卖

金正雅出生在朝鲜,小时候被亲生母亲抛弃,两次被收养。她说,她在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候,想到的是自己以后一定不会这样残忍地对待孩子。

她说: “可悲的是,我最终还是成为了像我母亲一样的坏妈妈。我最终抛弃了我那在中国的孩子。”

她在逃离朝鲜时被人口贩子拐卖,被迫嫁给中国东北的一个农民。当时的她已经怀孕,为了让生下的孩子避免被遣送回朝鲜,她把女儿登记在中国丈夫的户口下。后来的两年多时间里,由于一直生活在可能被中国政府发现并遣送回朝鲜的恐惧中,金正雅只好甩下孩子,只身逃往韩国寻求庇护。显然,她的情况十分普遍。

金正雅说,脱北者中80%都是女性,其中60%都遭遇过人口贩卖,或是被迫与自己的孩子分离。

位于韩国首尔的“韩国国家统一研究所”(Korea Institute for National Unification)2015年发布的白皮书中指出,脱北者的确切数据很难统计,不过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特兰•罗宾森(Courtland Robinson)教授估计,中国东三省地区有朝鲜脱北者约6800名,而其中的朝鲜女性生下的孩子则逾7800名。

金正雅说,从朝鲜逃亡的女性通常会成为人口贩子的目标。这些人身无分文、举目无亲,为了生存,被迫嫁给当地的中国男性。她说,她们就像商品一样,被买卖,甚至被虐待。

黄玄真(音译)1998年在丈夫去世后,为了年纪尚小的女儿,她来到中朝边境的市场上卖东西养家糊口,却被一对夫妇欺骗,卖到了中国。由于她三番四次试图逃跑,这家兄弟几人轮流打她,勉强幸存下来。

她说,她在泰国逃难期间遇到的很多朝鲜女性比她的经历更加凄惨。不过,黄玄真表示,许多逃到韩国的脱北者选择藏起这段被买卖、被虐待的经历,因为她们感到极度的羞耻。

因此,金正雅创建了非营利组织“团结妈妈”(Tongil Mom),近百名成员希望发声表达她们的诉求,吸引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

强制遣返

也有像李永熙(音)这样稍稍幸运一些的。她在1997年决定逃离朝鲜。她说那时候的朝鲜,还有很多人因为食不果腹而死去,但是与此同时她满眼所见的是腐败的官僚,因此她选择出走。

李永熙的母亲帮她联系到了中国东北的亲戚。她说,那时候她只要想到要在一个新的环境里与亲戚们一起生活,就兴奋不已。

到了中国,李永熙花钱买了假的身份证,也遇见了一个中国男人,结婚生子。

即便如此,她那带口音的、不流利的普通话出卖了她,被警察抓了起来,面临被遣返的风险。虽然亲戚们筹款一万元,贿赂当地官员,把她保了出来,但受了震惊的她因为害怕,还是决定逃往韩国,无奈地留下了四岁大的儿子。

中国政府视进入国境的脱北者为非法的“经济移民”,而非“难民”,一旦发现,则遣送回朝鲜。据一些脱北者描述,这些“变节者”回到朝鲜则被羁押,面临监禁、苦役和惩罚,家属也有连带责任。

金正雅称,不论是像黄玄真那样备受虐待,还是像李永熙一样家庭和谐,在中国的脱北女性都生活在随时面临“强制遣返”的恐惧之中。她说,她们别无选择,只能想方设法前往韩国,寻求政治庇护,而这也就意味着她们与儿女的分离。

她说:“很显然,受害人不仅仅是我们这些脱北的母亲们,中国公民也是受害者。我们孩子的父亲是中国人,孩子也就是中国公民,这些父亲也是受害者,因为他们的妻子都被抓了,不在家了。”

她向中国政府发出呼吁说: “我们并不要中国政府给我们公民身份,或是登记户口,只是希望他们把这些母亲们作为特殊情况,不要把我们作为逮捕或是遣返的对象,这样我们才能留下照顾孩子。不要打破了母亲与孩子之间的纽带。”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