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拟立法实行网络实名制 剑指何方?


全国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步入北京人大会堂

全国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步入北京人大会堂

中国全国人大拟立法推行网络后台实名制。中共十八大后中国掀起网络反贪浪潮,贪官人人自危,此时当局拟实行网络实名制,被视为是中国当局与网民之间的监督与反监督,威慑与反威慑。

全国人大常委会12月24日审议《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草案》,规定要对网络用户实行后台身份实名制,但发帖可以穿马甲。

*官方:意在打击网络犯罪*

人大常委会政工委副主任李飞在做有关说明时说,在公民维护个人信息安全,有关主管部门在查处侵害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等违法犯罪活动中,由于个人信息没有登记或登记虚假,导致违法活动成本低,取证、查证难。

当局准备立法收紧对网络的控制日前已见端倪。人民日报、新华社和光明日报等官媒近来不断发文,强调“网络不是法外之地”,称网络犯罪、网络欺诈、垃圾信息、黑客攻击、侵犯个人隐私和网络恐怖主义等网络犯罪形式不断出现,已经发展到严重影响国家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安全的程度,因此要以法律规范网络生活。

*刘晓原:有害信息的标准谁来定?*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刘晓原说,现在当局拟立法实行网络实名制管理,可是,规范网民言论权利的标准在哪里?所谓侵犯个人隐私的底线在哪里?谁来规定哪些信息属于合法,哪些信息属于非法?

刘晓原律师对美国之音说,如果当局把这些标准都握在自己手里,那么网络实名制的有关法律就会成为限制言论自由、信息自由的恶法:“现在我们更多地看到的是对权力的限制,又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标准就在他们手里。他们认为,你这个不能说,你说了,就抓。没有标准可能他们会认为最好(最方便)执法了。”

*华颇:贪官级别越高,当局心里越慌*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说,自从重庆官员雷政富因淫秽视频曝光而63小时迅速倒台后,网络反腐势头越烧越旺。但在现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和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遭网络举报后,特别是在中共18届政治局委员李建国这样的高官被举报后,显然引起了中共高层的恐慌。

他说:“共产党的高官人人自危,不知道哪天网络上就爆出自己的负面消息,因为中共腐败非常严重,习近平说,打铁还要自身硬,但是有几个能说自己做到自身硬的?恐怕是少数,谁的身上都不干净。所以这样反腐发下去,会对中共执政的根本造成很大冲击。”

华颇评论说,中共担心,微博反腐将颠覆中共一贯的“党来管党”的原则,多年来,对中共官员不论奖惩还是提升,一直都是组织说了算,但最近以来中共发现,网民正在争夺对其干部的生杀大权。

华颇说,中共当局绝不能允许这种局面的发展,因此,中国当局拟立法实行网络实名制对网络进行整饬。

*章立凡:无论实名匿名 网民都在裸奔*

中国著名历史学家章立凡是有着十多年网龄的资深网民。在网络潜水8年后,章立凡于2005年自动放弃匿名权,主动选择实名上网。

他在《网络裸奔自白书》中说,选择实名上网,只是对既成事实的追认。无论实名匿名,网民都在裸奔。所谓既成事实是,当局用重金开发的网络监控系统可以让上网的人隐私毕露,无所遁形,想查谁发了什么帖子,随时可以从虚幻的网络空间追至现实世界。

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说,现在当局要立法实行网络实名制,不过是对网民的一种威慑,明白地告诉网民,老大哥在看着你。

*网民:人人都有麦克风,个个都是通讯社*

中国网民对全国人大拟立法实行网络实名制议论纷纷。持支持立场的网民说,网络欺诈和虚假网站使网络支付不安全,加强网络信息保护迫在眉睫。

网友“雪山望月”说,“人人都是自媒体,人人都有话语权,但不能让谣言在网络上满天飞,网络信息安全需要立法规范!”

持批评立场的网友则认为,立法使用“信息保护”这一模棱两可之词,把个人信息保护与信息内容管制混为一谈,实则是算计网民,进行心理暗示,实行网上禁言。

网友“自由独角兽”说:“权力没有制约的当下,权力对互联网大谈法治,只要有点常识的人,你信吗?如果有一丁点诚意,就先把你们的财产公布了吧!”

网友“时代凯撒”说:“不急着反腐,却急着封锁互联网,这种怪事只有在天朝才有吧。”

*中国官员“两个凡是”的升级版*

中国资深网民章立凡说,早在1995年就提出的官员财产公示至今仍遭顽强抵抗,迟迟不能出台,而网络实名制提出不过两三年,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实施,现在全国人大更是要立法实行网络实名制,体现了新的“两个凡是”。

他说:“凡是对官员有利的就迅速推行,凡是对官员不利的就长期搁置。我们看到,新闻法搁置了多少年,阳光法案搁置了多少年,像这一类打压言论自由的就迅速地实行。”

全国人大常委会政工委副主任李飞以国际上的一些网络管理做法,为中国拟实行网络实名制辩护。他说,实行网络身份管理是很多国家的通行做法,很多国家都是通过立法,要求电话、手机的用户在办理上网手续时提供身份证明。

*韩国网络实名制实验--完败*

韩国是最早实行网络实名制的国家。韩国人金宰贤为金融时报撰文介绍韩国网络实名制时说,韩国于2007年7月开始实施网络实名制,旨在减少网上的语言暴力、名誉损坏、虚假信息传播和不正常的人肉搜索。

但实行实名制后,韩国不仅没有如愿以偿,结果恰恰南辕北辙,致使韩国各大网站成了黑客的主要攻击对象。他说,2011年7月,韩国发生前所未有的信息外泄事件,约3500万名用户信息外泄,泄露的用户信息非常详尽,有用户名、姓名、生日、电话号码、地址、加密密码和身份证号码,几乎涉及所有的韩国网民。

金宰贤的文章说,韩国民间团体和专家认为,互联网实名制是网站遭到黑客攻击的根本原因,因为韩国网站以实名制为由,注册收集并保管用户的诸多个人信息,从而成为黑客袭击目标。

韩国首尔大学一位教师的研究发现,实行互联网实名制后,诽谤跟帖从13.9% 降到12.2%,只减少了1.7%,但是,网络论坛的平均参与者从2585人减至737人,跌了71%,网络实名制导致的“自我审查”阻碍了网上沟通与网民的议政热情。

在韩国民间组织的推动下,韩国的网络实名制出现了松动,韩国网民正在等待宪法裁决,是否要废除互联网实名制。

金宰贤则以纽约时报一篇报道韩国网络实名制文章的话作为他文章的结论:“韩国的经验证明,实名制是劣等政策”。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