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广东维权劳工吴贵军案峰回路转 检方撤诉


维权工人、活动人士声援被起诉的工人代表吴贵军。 (微博图片)

维权工人、活动人士声援被起诉的工人代表吴贵军。 (微博图片)

中国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撤回了对维权工人吴贵军的起诉。这个案子的起诉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区法院的刑事裁定书显示,检方申请撤回起诉的理由是案件证据发生重大变化。辩方律师对这起一波三折的庭审出现有利进展反应谨慎,称检方将以何种方式了结此案尚不明朗,但仍有可能撤销案件,宣布被告人无罪。

41岁的吴贵军得知检方撤诉后称自己的心情“一言难尽”。他表示,一起普通的劳资纠纷会上升到刑事案件的高度,让他感到荒谬。他还表示,将跟律师商量下一步计划,并会考虑就自己因莫须有罪名遭受关押1年零7天而申请国家赔偿。

去年,吴贵军的雇主深圳迪威信家具用品厂因考虑成本逐步迁往其他地方,被遣散的工人要求厂方合理补偿,推举吴贵军代表劳方跟厂方交涉。工人们并举行罢工,到市政府请愿,途中遭遇警方围堵,20余名工人被抓,关押最长者超过5周。工人代表吴贵军被控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被关押一年多之后才获准保释。保释前,他的案子已开庭三次,补充侦查两次,但检方出示的证据和证人证词均无法证明被告“聚众扰乱交通秩序”。

吴贵军的辩护律师庞琨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是他执业多年来最容易做的案子,因为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吴贵军有罪。这位维权律师同时指出,该案也是他接手的最难做的案子,因为有背后的一些力量支撑着这个案子往前走。

他说:“这个案件是我见过的最简单而且最没道理的一个案件,也是最容易的一个案件。但是,对于我来说,也是压力最大的一个案件。虽然今天撤诉,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无罪判决,但是我觉得,在现在的这个体制和环境之下,还是值得肯定的和值得赞许的。”

这位律师认为,这个案子对吴贵军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现在公正的做法是给吴贵军一个无罪判决,让他可以申请得到国家赔偿,只有这样才能彰显正义。”

吴贵军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一案检方虽然撤回起诉,但还没有完全结案。庞琨表示,目前并没有撤销这个案件,也没有宣布不再起诉,还不清楚检察院最后会以什么方式来结这个案子。不过,庞琨指出,检方办案人员在受到各种外界压力下坚守住了没有证据就不该起诉的底线,同时也显示工人依法维权的正当性。

他说:“只要你坚持法律的底线,依法维权,法律不应当来惩罚你们。大家应该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按照既定的方式,用法律的手段,或者用其他的方式,合理合法的手段去维护自己的权利,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主办中国劳工通讯的香港劳工权利组织的成员郭展睿(Geoff Crothall)的话说,看来很明显检方根本没有任何证据,法院如果坚持庭审,作出有罪判决,就会显得很愚蠢。

报道指出,吴贵军是最新一位得到中国当局宽松处理的劳工权益活动人士。近几年来,制造业集中的珠江三角洲一带发生了多起劳资纠纷群体事件,维权工人的集体抗争显示了力量,在各种压力之下艰难地维权,令当局有所忌惮。

金融时报说,吴贵军案被广泛视为考验中国官方对国内日益强大的劳工运动容忍限度的一块试金石。在此之前,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保安孟晗等劳工维权者获得八九个月刑期的轻判,支援广东东莞台资裕元鞋厂罢工工人的活动人士林东获准保释。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学者陆思礼(Stanley Lubman)6月10日在华尔街日报网站发表的博客文章注意到,虽然中国劳工通讯关于吴贵军案的报道重点介绍在较为自由的广东一些事态的发展,但是也预测来自中国其他地方的公民社会组织、媒体和公众的支持将会扩大。文章认为,劳工问题对中国稳定的威胁在持续增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