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精彩《财新》和激情《澎湃》能走多远


中国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2010年11月在一次会议上介绍澳大利亚外长陆克文(右)。

中国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2010年11月在一次会议上介绍澳大利亚外长陆克文(右)。

中国的媒体都是党的耳目喉舌。但是,异军突起北京的财新网和上海的澎湃新闻,的确又和其他官媒有所不同。不同在哪里?

*财新网敢为天下先*

财新网的独家报道,往往令中国新闻界同行可望不可即。最近它的一篇独家:广东建筑设计院院长王洪卷入万庆良案就不同凡响。何以见得?因为这篇反贪腐的重头稿,先于新华社和中纪委而发布。可见财新网老总胡舒立的胆识和功力。

也许,广东建筑设计院是个小单位,院长不够上新华社和中纪委打“虎”级别?

但是,从任何角度看,这个单位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单位,因为它涉及全广东所有有关建筑(楼堂馆所)以及所有在地平面上的重大建筑项目的蓝图和建造的具体技术问题。因此,如果说发改委是“上层建筑”那么建筑设计院则是“经济基础”。发改委是“立法”单位,建筑设计院是“司法执法“单位。

广东建筑设计院长,应该是个厅局级单位,院长起码应是省政府任命的副厅局“高干”,到现在为止,广东建筑设计院网站上,院长王洪的名字和图片依然在目。

财新网报道说,中纪委6月宣布市委书记万庆良接受调查后,广东纪委将王洪带走。王洪今年50岁。他1998年34岁时就出任该院副院长。而他“卷入”的万庆良案,万是广州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常委。

*《澎湃》能否“澎湃潮流沸海江”?*

设在上海的澎湃新闻,“横空出世”也一个多月了。周五的澎湃新闻网,头条新闻标题是:福建人念斌蒙冤8年终无罪获释:4次被判死刑,遭刑讯逼供曾咬舌以求自尽。当然,中国包括人民网在内的许多媒体都登载了这一新闻,但是,没有一家媒体将其当头条。

澎湃不仅将这一新闻上了头条,还设立专页,展开讨论。有网友跟帖评论:

故人何言:在我们的司法实践中, 有罪推定还是无罪推定?

值得关注的是,澎湃新闻这条关于福建平潭居民念斌冤案的报道,还登出了念斌出狱后所写的一封感谢信。他在这封信里对父母、律师以及所有帮助过他翻案的朋友表示感谢。他在信中最后说:感谢你们!感谢您,阿爸父!哈利路亚。显然,念斌是个基督徒。

上海外滩上的游人和浦东的高楼,《澎湃新闻》总部在上海(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上海外滩上的游人和浦东的高楼,《澎湃新闻》总部在上海(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国许多媒体都报道了念斌冤案得以翻案的消息,但没有一家登出念斌的原文,只有澎湃例外。

澎湃新闻(the Paper),是总部设在上海的一家“新闻门户网站”,是东方早报的“产物”,今年7月下旬正式上线。有观察人士说:该媒体初期投资3至4亿,部分来自政府,另一部分来自财团。

在中国现在的新闻体制和架构下,澎湃和财新这样的媒体能走多远?

*市场化体制喉舌和时政新闻牌照*

有观察人士评论:澎湃新闻和环球时报同属“市场化体制喉舌”,都是中国高度垄断的体制传媒系统的不同分支。

王超发表在人民网的一篇评论文章说,澎湃不可能走远。“作为国家新闻机构下的网媒,澎湃拥有另外一个被忽视的资源——时政新闻牌照,澎湃其实是垄断资源下的寡头竞争者。”

王超说:传统媒体本质上是国家特许经营的垄断行业。各种报纸和杂志电视台等都是事业单位,必须有新闻出版署的牌照许可。即便号称都市报和新闻集团的,“也绝对是国家控股。”

王超说:拥有牌照的传统媒体并不是真的牛,他们的牛在于垄断了采编权和政府央企等采访资源。目前的生态是,传统媒体掌握全部的时政类、突发、调查、舆论监督类新闻采访权,一些细分领域如财经、IT、体育、娱乐放开给网络媒体。

王超还说:所以突发和时政类的新闻网站都必须转载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等,但放开的垂直领域如财经等已经完全自主,所以这些领域的新闻竞争激烈,水平高,传统媒体已经完全不具有话语权和影响力。

王超的结论是:在时政领域,大部分拥有牌照的传统媒体其实是没有什么作为,澎湃小试牛刀就引来喝彩一片,矬子里面的将军比较好当而已,不是澎湃多牛,而是你很烂。

关键问题是:在对笔杆子和枪杆子“一揽子”“一元化”领导下,在中共高层宣传部门的严密监管下,以领先风气为号召力的新型传媒,到底还有多少夹缝和生存空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