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能在“这一代”解决挨骂问题?


伴随着中南海高层要“严打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的指示,环球时报周一发表“知识分子”摩罗文章:中国应在这一代解决挨骂问题。这位供职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研究员说:毛泽东解决了挨打问题;邓小平解决了挨饿问题,“咱们”这一代要解决挨骂问题。

*摩罗认为中国挨骂的原因和方面*

摩罗认为,中国挨骂有两个来源:一是西方国家及其“附庸国”对中国的歧视、批评、引导(‘颜色革命’之类),以及引导不成而发出的否定:二是国内一些媒体、官员、知识分子、网络大V以及少数普通国民,对中国社会、国家、政府、文化、经济、风俗、国民性格、政治制度等等层面的批评、抱怨与否定。

这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研究员认为,这两个来源“所仰仗的文化资源”都是“西方文化”。“这种文化以掠夺和奴役为内骨,以私有化为构架”,以民主为游戏,支配全世界的资源、劳力、产品、市场和价格。而“非西方国家,只能做资源、市场提供者和劳工,‘永远臣服’他们 ”。

摩罗说,如果那个国家臣服得不够,他们就用上述文化“给你洗脑”,“说你私有化得不够,市场经济得不够,民主得不够,自由人权的不够。”

*摩罗:中国挨骂是因失去话语权*

摩罗还认为,中国在骂声中被动,是因为失去了话语权。为何失去?因为,中国某种程度上以西方文化为主流文化,放弃了自己的民族文化。“我们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在用国家力量推广西方文化,结果出现了一批天天为西方国家及其资本张目的不良媒体,甚至刻意诽谤与构陷的网络大V。”

不过,摩罗文章没有说明,如何才能解决挨骂问题。摩罗说,挨骂的几个方面包括歧视、批评和否定,但摩罗没有说明,即便成为世界头号强国,如何才能不受少受歧视,如何才能制止或防止别人对你“批评”和“否定”?问题在于,即便是十全十美的人,也无法防止有人批评和否定你。因此,挨骂恐怕是实现共产主义之前无数辈子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网友反驳摩罗*

在新浪微博上,马上有网友对摩罗的观点提出批评。网友大大鱼2012说:没有人是被骂倒的。有用的是解决自己的问题,怪别人骂是没有用的。还有网友说:解决挨骂问题,有两个方面:一是禁止防止别人骂,另一方面是别人骂我,“我自岿然不动”。一个是别人心态,一个是自己心态。解决不了后者,将永远无法解决“挨骂”问题。

网友苏秋的世界说:今晚读报,《中华读书报》有摩罗一篇文章,《经济观察报》有薛兆丰的文章,这二位貌似挨骂不少,于是特地认真地看了看他俩的文章,看完踱步想了想文中的结论,最后在其文章后批了俩字儿:胡扯~ 。

网友喻院长说:很多人私下里都是好人,但是在他扮演社会角色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囧人。其实监狱里那些犯人,他们的家人、朋友肯定也说他们其实是个好人,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每个人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每个人的社会面具是自己戴上去的。所以摩罗挨骂是自找的,就跟章子怡一样。

*傅国涌:摩罗也是苦出身*

网友傅国涌说:摩罗其实是个善良的人,他从农村苦读出身,好不容易到了京城,写过好文章。在私人生活中,他是可以做朋友的。在公共领域,他的见识等于零,所以才会走火入魔,赞美起希特勒。我猜想,一方面他是太想标新立异了,一方面他确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再加上文学想象。我为摩罗悲,他今日痛悔还来得及 。

按照百度百科介绍:摩罗1961年出于江西省都昌县农村,1978年考入九江师专中文系,毕业后在都昌县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12年。1997年获得华东师大文学硕士学位后,在北京印刷学院出版系从事教学工作。2004年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2008年被邀请担任都昌论坛(都昌文苑)版块特别客座教授。现为中国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目前正在从事原始宗教、民俗学、语文教育、文化政治学及人类学的研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