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绿色和平:中国大兴煤电,黄河恐断流


2012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宝日希勒露天煤矿堆土场及排水管道 (卢广/绿色和平)

2012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宝日希勒露天煤矿堆土场及排水管道 (卢广/绿色和平)

中国诗人李白在《将进酒》这首诗中说:“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但环保组织警告,黄河这条象征中国历史文化的长河,在中国当局推广的经济政策之下,正面临断流危机。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8月14号发表研究报告《噬水之煤:煤电基地开发与水资源研究》,报告当中指出为了增进经济发展,中国将在第12个五年规划(十二五)当中,兴建16个煤电基地,而当中大部分将位在中国西部地区。

*西部干旱,全国受害,远水救不了近旱*

孙庆伟博士是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也是这份报告的协调员之一。他告诉美国之音,根据现今规划,到十二五末期,中国煤炭的产量会到达39亿吨,比起2011年增加了约7亿吨。而煤电基地需要消耗大量的水,将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极大压力。孙庆伟说:“中国的西部,大家都知道,是干旱缺水的,已经有很严重的环境问题,比如沙漠化的问题。那我们就是担心,这样的煤电基地去建设的话,会消耗大量的水资源,会进一步加剧这样的环境危机。在西部的主要煤电基地,到十二五末,会消耗每年大概99.75亿立方米的水。这是一个保守的估计。”

2012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白音华一号露天煤矿附近放牧的牧民以及退化的草地 (卢广/绿色和平)

2012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白音华一号露天煤矿附近放牧的牧民以及退化的草地 (卢广/绿色和平)

根据绿色和平的统计,这些将被消耗掉的水,相当于四分之一黄河的可分配水量,这些煤电基地每天要用掉的水,相当于北京城区日供水能力的9倍。

孙庆伟说,内蒙、山西、陕西、宁夏等四个省,现有的工业供水能力本就不足以支撑当前的消耗,已经严重排挤其他工业生产或农业生产,以及民众生活所需的用水。目前中国沙漠化的面积大约是38.5万平方公里,如果再加上规划中的煤电基地,缺水以及沙漠化情形将更严重。举内蒙古为例,由煤炭开发带来的缺水和沙漠化现象,使得湿地消失、牧民流离失所的悲剧越演越烈。

而西部干旱,除了直接受害的省份之外,其实整个中国都会受到影响。近年来提出几项调水计画,如南水北调,但这只是治标办法,而且也会对中国其他地区造成影响。孙庆伟博士告诉美国之音:“从全盘来考虑,中国就是一个缺水的国家,人均的水资源占有量只有世界平均的四分之一。就是说,水其实在全国都是不够用的,你从这里调水,那只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你是造成其他地方水资源的紧张,这个是一个通盘考虑。再一个的话,有一些远期的调水计画,现在只是在设想阶段,还没有看到具体实施方案,那么十二五的煤电基地规划,在今后五年内就会实施,所以它是解决不了眼前问题的。”

2012年5月,宁夏宁东煤化工基地污水处理厂处理后排放入河流的黄褐色终水 (卢广/绿色和平)

2012年5月,宁夏宁东煤化工基地污水处理厂处理后排放入河流的黄褐色终水 (卢广/绿色和平)

*黄河恐断流*

这份《噬水之煤》的研究报告也提出担忧,大举兴建煤电基地,过程当中的采矿、火电、煤化工等,将进一步造成地下水资源的过度开采、疏乾以及污染,对草原、森林等生态体系造成破坏,而会加剧黄河等几条重要河流的断流危机。孙庆伟向美国之音说明,1980年代以来兴建的水利设施加强了黄河的调续能力,但隐忧依旧,而十二五的规划将加深危机。孙庆伟博士说:“可是这掩盖不了一个问题,就是黄河流域的水资源是很紧张的,断流只是一个表相,其实它的本质是黄河的水不够用。那我们可以看到,在黄河的中上游,比如说像是甘肃、宁夏、还有内蒙、陕西,这几个省区建设大型煤电基地,主要就是依靠黄河的水。本来黄河的水就已经不够用了,随着他们取用黄河水量的加大,肯定会使的水资源的危机进一步加剧。”

黄河一向被视为孕育中华民族的起源地之一,《汉书》当中更说:“中国川源以百数,莫着于四渎,而(黄)河为宗。”不过近年来由于全球暖化、植被破坏、人口急速增加、环境污染等众多因素,黄河出现断流危机。十二五的煤电规划,将给黄河造成更大的压力。

2012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锡林浩特胜利煤田露天煤矿,以及被煤矿切开的草原 (卢广/绿色和平)

2012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锡林浩特胜利煤田露天煤矿,以及被煤矿切开的草原 (卢广/绿色和平)

*中国需改变经济产业结构*

孙庆伟博士分析,中国产业对煤炭的依赖是70%,远远超出世界平均的30%,而中国经济不断增长,对煤炭的需求也更大,生态环境将承受更多压力。孙庆伟呼吁,需要改变中国的经济产业结构,并且落实中央政府有关于管理水资源的政策。他说:“我们觉得如果真正能落实,必须要求煤炭生产部门做出一些调整,对于现在煤电产业的布局做出真正的调整。再一个就是减少对煤炭的过份依赖。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中国现在能耗这么高,其实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它的单位GDP的能耗非常高,比如说中国现在单位GDP能耗大约是美国的2.5倍,其实节能降耗的空间还是有的。就是说,在保持GDP增长的前提下,我可以调整工业的结构,使得我单位GDP的能耗降低,这样其实会大大降低对煤炭的需求。”

孙庆伟博士告诉美国之音,这份与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以及陆地水循环与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合力著作的《噬水之煤》报告,已经公开发表,他相信相关政府单位已经知道,他也期待这份报告能获得正面的回应。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