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网警公开执法 网民担忧钳制言论


首都网警的微博账号( 网络截图)

首都网警的微博账号( 网络截图)

中国50个省市自治区的网络警察,6月1日起以“网警巡查执法”账号,公开在微博、微信和百度贴吧亮相巡查,对社交媒体进行24小时监控,并接受举报。许多中国网民忧虑,对于缺乏法律标准的网上“不良言论”加以执法,将会进一步钳制和收窄言论自由。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西藏和新疆等省市地的网警星期一开始从多年来的幕后隐身执法走向台前。

中国官媒引述公安部网安局负责人称,网警登场的50个省市都是网民集中、发帖量大、网上活跃度高的地区,未来会在更大范围内推行网警制。他说,目前网警发现“违法信息”后可直接与网民沟通,如有网民不知道信息“不得体,不得当”,网警就会“拍拍肩膀”,提醒注意。

中国官方此前一直没有公布过全国的网警人数。北京的新京报2013年曾经披露说,中国从事网络控制的人数多达200多万人,但其中包括网警、网络舆情师或网络评论员,以及网络内容审查员。

网警现身巡查在中国引发网络热议。一些网民称,现在网上黄赌毒信息太多,毒害青少年,确实需要网警管理。也有人称,目前确实有一种声音,阴谋利用网络让中国乱起来,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与此同时,许多网民质疑网警将暗中删贴合法化、明朗化,针对所谓“不良言行”执法,是要进一步收窄网民言论。

有网民表示,没有公民言论法的出台,怎么依法治言?警察治言岂非笑柄天下。有网民嘲讽说,屏蔽外网还不能让他们感觉安全,这得心虚到什么程度啊? 还有人戏称,这样还不够,以后国内买的键盘应去掉M(民)、ZH(主)、Z(自)、Y(由)这几个键 。

一些网民调侃说,费这个事儿干嘛,把网掐了,走朝鲜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也有网民表示,怕老百姓说,就直接关闭网路,关闭媒体,回到上世纪70年代以前。

有网民批评说,当局打着“清朗网路”的名义,实际是打击言路,因为网路让百姓看清了权力任性。另有网民表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强权只会激起更大的反弹,压制言论自由最终会被历史碾压,就算杀尽天下公鸡,黎明照样会来。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前资深研究员,网络作家杨恒均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网警在网上执法没有问题,但需要依法行事,不能想删就删,想抓就抓。

他说:“网上执法当然可以,没有问题,网上也要规范一下。但一定要有法可依,这个法也要是良法,法律要明确,经过程序制定的。执法的时候,也一定要用法治的标准来要求,不是说随意性的,以违法的方式,或者说不按照法律,说我该是想删就删,想抓就抓。”

中国资深媒体人、前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在当前政府全面加紧管控的大环境下,网警公开巡查,在监督言论方面,就是要消除当局不喜欢的声音。

他说:“所有他不喜欢的东西,他就全部给你消音了。没有标准,他们什么时候有过标准?他不喜欢就是标准,而且都是一级官员一个标准,随心所欲,没有可以跟他们讨论的标准,你也不知道谁作出的决定。他哪有法律?没有法律的。你就讲浦志强,对不对,就发了那几条微博,就是言论。言论就可以治罪。”

自中共领导人习近平2012年十八大上台后,有关当局逐步收窄言论空间。2013年5月起,掀起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关闭了一大批微博账号,抓捕包括大V薛蛮子、“秦火火”等多位网络名人。此外,最高法院与最高检察院公布了“谣言转发500次入罪”的二高司法解释,更是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批评人士认为,打击网络谣言是打压网络上对当局不利言论的借口,担心二高司法解释会遭到滥用,损害言论自由。

目前,被外界严重质疑是网络“因言治罪”的案例,就是广受国际社会关注的维权律师浦志强的案子。曾参与六四民运的浦志强,去年5月4日因参加一个纪念六四25周年的私人研讨会,被警方带走,几天后以涉嫌“寻滋罪”刑拘,6月13日以“寻滋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逮捕,后被加控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的罪名。

今年5月15日,当局以“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罪”和“寻滋罪”起诉浦志强,主要证据是他从2011年7月到2014年5月在网上所发的28条微博,内容是谈论不同的议题。

香港明报援引广州中山大学全媒体研究院副院长张志安教授表示,网络已经与现实生活同步化,不能再区分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网警公开化,释放的信号就是网络不是法外之地,线上线下空间的管理是同一尺度,对网民会有震慑作用。但公众也有权知晓网警执法所依据的法规。网警执法公开透明、公平公正,才能减少网民对“言论能否自由”的疑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